您的位置 : 果然发小说网 > 小说库 > 耽美 > 我的伴读不可以有秘密

更新时间:2019-01-22 14:07:15

我的伴读不可以有秘密 已完结

我的伴读不可以有秘密

来源:落初文学 作者:镜灵犀 分类:耽美 主角:陈星河许流云

主角是陈星河许流云的小说是《我的伴读不可以有秘密》,它的作者是镜灵犀所编写的耽美小说类型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奇怪的金鸟、地下的蛇宫、诡异的双胞胎、变成人类的布娃娃...即将到来的末日、入侵人间的未知生物,种种异象背后,究竟隐藏着什么秘密?攻受爆表的武力值,带我们纵横地下墓穴机关、打翻怪物狗头神秘可怜的攻和暴...展开

本书标签: 民国小说 种田小说

精彩章节试读:

我的伴读不可以有秘密 第四章 循环四面体 免费试读

陈星河说:“这里的其他地方。好像都没有文字。”银发男人点了点头,无论是在海边的**店、浮屠塔的一层,哪里都没有任何文字的提示。就连严禁进入的告示牌也是用图画的。

阿云说:“这里的人,不被允许使用文字。”陈星河笑道:“我看这样挺好的,这里的人生活的多快乐啊。”

阿云摸着书架,忽然看到一本叫《世界》的书,书是普通的畅销书装帧,很容易被忽略掉。他把书抽出来,里面第一章第一页写着:“在这个世界里,远离镜子。”接下来的几页画着各种各样的镜子,底下有注释,有穿衣镜、老花镜等等。第二章的题目写道:“不要试图接近镜子。”

接下来好几页都是各种故事,讲述不同的人试图靠近镜子惨死的结局。第三章叫:“小心有人心怀不轨”接下来就是介绍各种用镜子照射仇人的案件和防范手段。最后一章的题目是“通向地狱的大门”镜子是通向地狱的大门,要焚毁所有的镜子。里面画了地狱中的凄惨景象,那里的人们被文字和知识所淹没,每天辛勤背题,疲惫不堪。人们脑子里面一片,短短的一生很少能有休息的时刻。

陈星河指着周围的壁画说道:“阿云,这壁画好奇怪啊。这里夜晚来临的时候,究竟会发生什么?”

阴影贴在阿云脖子上,让他浑身发凉。三角体的房间里,三面墙壁上的都画着古怪的壁画。线条非常幼稚简单,能依稀分辨画的是什么。第一面墙壁上画着深沉的黑夜,夜空中有几点星星。第二面墙壁上画着正午,金色的太阳大大的悬挂在上空,一对男女在下面交合。第三面墙壁则画着一半黑夜、一半白天,中间产生了暗红色的地带,好像两者在慢慢交汇。

阿云说:“暗红色?难道暗示着日夜交汇的时候会血流成河?”陈星河也瞪大了眼睛看着壁画,摇头道:“我看不可能,外面的人生活的那么快乐。”

阿云两人在地下室一无所获,除了诡异的镜子预言之外,没有找到其他有实质帮助的东西。陈星河说道:“如果是镜子,那水面是不是也算镜子?我现在出去看看!”

陈星河走了上去,阿云想到上面的无尽之海层层叠叠,浪花翻涌,很难成为镜子。不过让陈星河检查一下也好,他则留在地下大厅翻找着。忽然,好像有一阵风吹来,地下大厅里面的所有灯在一瞬间熄灭了。

阿云警惕的看着四周,眼前一片漆黑,书架的缝隙里面不知道有什么东西。他侧耳听着,一点动静也没有。忽然一个人咚咚的跑下来,气喘吁吁的说:“不好了不好了,阿云,外面。外面不见了。”

来人正是陈星河,阿云奇怪道:“什么是‘外面不见了?’”陈星河拉着他说:“你上去看看就知道了。”

浮屠塔的外面已经彻底天黑了,诡异的情形出现在了这里。原本还在的海滩、海水,甚至是那些刚刚还在嬉闹玩耍的人们全都不见了。

就是不见了,彻底在这个世界人间蒸发了一样。四周是孤零零的荒野,海洋变成了无边无际的巨大深洞。只有那个白色金字塔,安静的立在悬崖边缘,好像是一个图腾。

原来是热海的地方是巨大看不见边际、也看不到底的深坑,深坑边缘隐约能看见各种白骨,周围一片死寂,好像回到了最初的洪荒年代。陈星河摸着边缘的土,皱眉道:“这是地下的化石层。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

陈星河想顺着深坑的边缘爬下去,阿云拦住了他,自己走到了深坑边上。他脖子上的阴影似乎在滑动,许流云把阴影扯出一小段放在了深坑边上,阴影自动的拉长,牢牢的攀附着深坑边缘。他扯着阴影爬了下去,深坑非常深,完全看不见底。

阴影微微扭动,十分牢固的吸附在岸上。这应该就是白天的海洋,不知道为什么,到了夜里所有的东西都蒸发不见了。阿云爬了很久,深坑壁上出现了一个圆圆的东西,他伸手一摸,触感冰凉,原来是镶嵌在里面的头骨,两个黑洞洞的大眼睛直视着许流云。

阴影长长的垂下来,好像是一条细细的绳子。阿云忽然看到崖壁上镶嵌着无数细碎、闪光的东西,在夜色下暗暗沉沉的。许流云凑近,原来是几片从崖壁上倾泻下来的瀑布。暗沉的夜色里瀑布静静的流淌,隐约映照出许流云的长发。阿云意识到这里就是他要找的镜子门,刚想伸出手去,忽然,他感到身边有一阵怪异的风掠过。他迅速抽出长剑,崖壁上爬过来一个长毛的怪物,黑暗中看不清它是什么动物,它的动作十分迅捷,无声无息,好像已经埋伏很久了。它转眼间就到了许流云身旁,一爪子抓破了许流云的肩膀。

鲜血从阿云肩膀上流下来,他架起长剑和它缠斗在一起,让人感到毛骨悚然的是,这个浑身长满毛的怪物,竟然有着人的眼睛。那是一双有智慧的眼睛。

阿云分身乏术,挥舞着长剑击退一个一个扑上来的怪物。

剑风好像冰一样凛冽,这些怪物的动作极快,十分矫健的贴在崖壁上弹跳着。它们擅长用爪子进行攻击,尖锐的利爪一碰到人的血肉之躯,就会刮下一大片皮肉。

阿云的肩膀流着鲜血,他贴在崖壁上,阴影之绳直晃,好像快承受不住这么多的重量了。怪物好像在交流着一样,它们放弃了进攻阿云,踩着他的头,一个一个攀到了绳子上面。阿云猛地挥剑,把一个怪物挑到了深坑之中,但是后面的怪物接二连三的调过来。阿云忽然腰间一软,被几只怪物一起从绳子上挤了下去!

阿云从半空中往下坠去,眼看就要摔到深深的海底。忽然悬在空中的阴影之绳也消失了,一片阴影瞬间出现在许流云腰间,带着他飞回了地面。

没人看得清阴影是怎么瞬移过来的,只能感到一阵阴冷的风呼啸而过。深坑中的无数长毛怪失去了支撑,一阵尖锐刺耳的叫声响起,长毛怪又顺着崖壁滚回了坑底。

阿云被摔倒了岸上,一个长毛怪已经爬到了悬崖边缘,试探着想爬上来。陈星河吓了一跳:“哇,阿云,你怎么带了垃圾上来?”他用力的一脚飞踢,长毛怪咕噜噜的滚了下去。

阴影重新蔓延到阿云修长的脖颈上,阿云肩膀上受了伤,难受至极的扭动着脖子和肩膀。无奈那片阴影好像是诅咒一样,紧紧的缚着他。许流云深吸了一口气,说道:“先回浮屠塔里。”

第二天天一亮,大海、人们和沙地又重新出现了,浮屠塔里也有人进来了。那人是一个三十多岁的大叔,戴着草帽、穿着拖鞋,手中提着一袋子小螃蟹,一个小女孩骑在他的脖子上。

大叔把小女孩放到地上,笑眯眯的说道:“你们不是这儿的人吧?”阿云说:“您就是这儿的族长?这到底是什么地方?”

大叔点头笑道:“这里是无尽海。”陈星河说:“这海夜里到哪里去了?”大叔说:“这里只是意识的世界,是假的,所有人、所有事物都是幻觉。”陈星河:“那你也是幻觉吗?”

大叔笑道:“哈哈,我当然不是了,我和你们一样,是从‘外边’来的人。”大叔看着小女孩的背影,若有所思的说道:“怎么能回去,我也不知道。不过我看过前人留下的文献,据说找到有镜子的地方就能回去。”

阿云忍不住说道:“我们带你一起走。”大叔愣了一下,笑道:“为什么要走?哈哈,我的老婆孩子都在这里啊,我还是这儿的族长,大家都要依靠我呢。”阿云说:“你不是说这儿都是幻觉?”大叔说:“额,前人的记载是那么说的,不过我自己也分不清了。如果是幻觉的话,还能生下真的孩子,那不也和真实的没区别吗?我在现实中只是一个出租车司机,没家没室,哪有在这儿好啊。太阳落下之后,我们会暂时失去意识,到了天亮,一切又是新的开始。”

最后,族长给了他们两套潜水服,告别了两人。两人在浮屠塔里等到了天黑,这个塔似乎像是一块浮出水面的冰,在黑暗来临的时候不会被淹没。

夕阳下的人们还像以往一样懒散的生活着,海水浅到透明,时常能看到男女躺在纱帐的船里做着快乐的事情,岸边的小孩子无忧无虑的玩着沙子。到了天黑,夕阳慢慢收尽最后一抹余晖,这些人都停下自己手中做的事,留恋不舍互相的拥抱、亲吻,有的安静的闭上了眼睛,有的注视着远处的霞光。

四周的气氛诡异得神圣,片刻,嘈杂的人声和海浪消失了,一切归于沉寂。

阿云两人沉入了海水中,他依照先前的记号,很快找到了瀑布门。陈星河忽然停在了那里,一动不动。

陈星河不再往前游,而是用手抓着一缕水草,摆了摆手,接着指了指上面。阿云看出他的意思,他是想留在这里。阿云也觉得躺在日光下的船上睡觉很舒服,这里的海面从来没有风暴,永远像天堂一样平静。但是他有更要紧的事情要办,想到就恨得牙痒痒。

阿云不再管他,一挥手,径自游了进去。陈星河踌躇了一会儿,竟然飘了上去,回到了海面上。阿云独自顺着通道往上游去,很快看到了水面。他从水里猛地钻出来,湿淋淋的银色长发贴在头上。他环顾四周,认出这里是怀远市城郊的一条河。

他从河里湿淋淋的爬上来,看着树林、高速公路和奔驰而过的车辆,有一种不真切的感觉。他望着平静的河水,用手搅了搅,河水很浅,里面满是城市垃圾,通道早已消失了,陈星河也不见了。

阿云脱下湿透了的黑色长袍拿在手里,他几次想拦下出租车,都没有停下的。月亮照着笔直的高速公路,许流云顺着路边走了很久,终于回到了怀远城区。

阿云脖颈上的阴影凉入骨髓,几乎让他窒息。他拖着疲惫的身体,终于看到了他家所在的街道。怀远的街道错综复杂,是会动的立体迷宫。他拐过巷子口,看见有人正在街边卖着酸梅汤。

阿云过去买了一杯,又在旁边吃了一点花生充饥,忽然他停下了动作。阿云意识到了一个可怕的问题。他竟然想不起来酸梅汤的味道了。

他又喝了一口酸梅汤,酸梅汤是一点味道也没有的。他咬了一口花生又吐了出来,不仅是酸梅汤,花生和其他的食物也都是没有任何味道。

阿云想,是自己的味觉在海水中泡了太长时间,以至于失灵了吗?

他付给了老板钱,接着回到了家中。家里的一切还和走之前一样,窗子开着,茶几上放着新鲜的水果。阿云看见一个人正坐在那里看电视。

电视里正播放着新闻。阿云一步一步走过去,新闻里的女主持人正拿着稿子,她的笑容甜美,嘴唇一张一合。接着转到了现场直播的画面,阿云啪的忽然关了电视。电视的画面看上去虽然正常,可是女主持人一直在说着一些毫无意义的乱码,根本没有播报新闻!

看电视的那人正襟危坐,阿云轻轻推了他一下:“明珠?”被他一推,那人抬头冲他温柔和善的笑了一下。

阿云摇了摇头,明珠是不可能有这样的表情的。他意识到他仍然是在海市蜃楼当中,这个海市甚至模仿了他所在的地方、他身边的人。他想到了这个世界的关键,匆匆跑到二楼的洗手间,可是里面所有的镜子全部都不翼而飞。

整个房间里没有一个能够反光的东西,就连关上的电视机,也暗沉沉的没有一丝光线。阿云走了出去,他疲惫的在大街上寻找着能充当镜子的东西。水是浑浊不堪的、所有的窗户都是磨砂的、好像专门为了让人找不到可以反光的东西一样,就连眼镜店卖的也都是隐形眼镜。

阿云盯着那些花花绿绿的隐形眼镜,忽然想到了什么。他对一旁的店员笑了一下,露出两个好看的小梨涡。店员愣住了,阿云用手捧住对方的头,店员惊吓到:“干什么!!”

阿云说:“对,就这样,睁大眼睛!”店员惊恐的瞪大了眼睛,长长的假睫毛扑闪着。阿云希望她的眼睛是能够反光的,可是里面却戴着棕色的美瞳,什么也看不见。

他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店员拿着扫把把他赶了出去,一边骂道:“干什么啊,啊。”阿云在心里就没有把这个奇怪世界的人当,此刻被狼狈的被扫了一头的灰。这个世界的人,真的是幻觉吗?连人情冷暖都设计的这样逼真。

他转身回到家里,沙发上的那人果然还在。他跑到那人身边,气喘吁吁的说道:“你睁大眼睛看我。”

那人温柔的笑了笑,听话的睁大眼睛看着阿云。在他眼睛里出现了阿云银白色头发的倒影,阿云脸的轮廓也越来越真实,最后映出了阿云的琥珀色眼珠。那琥珀色眼珠里面,又像镜子一样映出了那人的黑色瞳仁,形成了一个无限循环的通道。

阿云觉得脑袋一晕,再定睛过来的时候,他出现在了一个奇怪的地方。

这里是一个满是镜子的世界。四面体的高大房间里贴满了无数的小镜子,空间被拓宽到了无限大的地步。

这个房间没有任何的门和窗,只有正中间悬浮着一个发光的箱子。

箱子轻轻的转动着,一闪一闪发出金色的光芒。

阿云走到箱子旁边,轻轻用手拨动了一下。箱子上面戴着一把四位数的密码锁。看来,这个世界的秘密就藏在这个箱子当中了。阿云想了想,输入了今天的日期、夜晚来临的时间等等,全都不对。

他有轻微的幽闭恐惧症,在这个完全密闭的三角房间里面,他感到一阵阵呼吸不畅。阴影从他的脖子上滑到手臂上,阿云想愤怒的甩掉,可是却感到了来自阴影的阴森凉意,让他瞬间情形了一下。他注意到这个奇怪的房间,这里很多东西都是这样的金字塔四面体,这究竟代表着什么呢?甚至在不同的世界里,金字塔四面体都是十分关键的建筑。

他心头一凛,走到密码旁边,输入了0618这个数字,箱子啪的打开了。

里面滚落出一样东西。

原来,这些所有的金字塔建筑都符合黄金分割比,底边与高的比例刚好是这个神秘的数字0.618。

箱子里面出现了一个三棱锥模型,模型飞快的旋转起来,最后掉落在了地面上。其中一个面碰触到了地面镜子上,玻璃模型和镜子相融合,房间慢慢消失了。

阿云眼前一花,再睁开眼睛时,发现周围是无边的大海,他又回到了无尽之海旁边。

这是怎么回事,转了一圈,又回到了刚才那个世界吗?还是这是另一个“无尽之海”阿云看着远方熟悉的浮屠之塔,忽然一个人从后面拍了拍他的肩膀。

阿云转过头来,几乎没有认出眼前这个人就是陈星河。他**着上半身,带着大草帽,身边揽着一男一女,三人亲密的贴在一起,一齐滋溜溜的吸着椰子汁。

陈星河笑道:“阿云,你又改变注意,想回来啦?哈哈哈,来给你椰子汁,刚劈开的。”

阿云的眼睛是琥珀色的,几乎透明的存在。这个世界里充满了谜团和意外,而他的眼里满是宁静,却又深藏着无数内敛的精光,尤其是一转动的时候,像极了最深远的秘密。他定定的看着陈星河,说道:“这里是一个死循环,根本出不去。”

阿云简单梳理了一下海市蜃楼里面的奇怪状况,其中最关键的就是“镜子”只有找到有镜子的地方才能离开所在的世界。

在最开始他们看见海市蜃楼的时候,其实已经来到了第一个位面世界,那时的天空澄明如镜,形成了世界的入口。第二个世界就是这里了,无尽之海,他从瀑布当中离开了。来到了第三个世界,也就是假的怀远市。最后来到了第四个世界,那个满是镜子的神秘房间。

阿云说道:“这个世界就像是一个金字塔四面体一样。”他指着远处的浮屠塔,说道:“无论我们怎么走,都只是在四面体的各个面上穿梭而已。”

陈星河心不在焉的听着,他说:“阿云,要不你也留在这里吧,在这里多快活自在啊。”

陈星河认定他自己本身就是外星人,他对外面的世界毫无归属感。

阿云已经两天没合眼了,此刻被阴影压的几乎弯了腰,他没办法,拖着阴影爬上一条船,想先休息片刻。夕阳照着波光粼粼的海面,金色的光线在上面笼罩。船里布置着柔软的纱帐、白色的枕头,一旁插着柠檬水和紫色小花。

银发的男子面容安详,一只洁白的手臂搭在眼睛上微微遮着阳光。这里的海面永远风平浪静,这里的人们也永远年轻健壮。

世界的秘密·完

陈星河正在一旁快乐的左拥右抱,一旁的女子浓情蜜意的挽着他的胳膊,说道:“阿星,你能不能今晚不要再进塔里面了?既然我们相爱,我们为什么不能一起睡觉?”男子光裸着紧实的身体,也懒洋洋的笑着点头。

这里的恋人们把在晚上一起失去意识看成是热恋的标志,没有人会愿意让自己的爱人晚上孤零零的进入到浮屠塔里,孤独的度过漫漫长夜。陈星河还没有完全接受这里的风俗,笑道:“啊,你们不觉得晚上会消失很恐怖么?”

女人摸着他,说道:“那种感觉就像是睡着了一样啊,在一个安全、没人打扰的地方安心沉睡。难得你不觉得夜晚很恐怖吗?浮屠之塔是我们的,只有犯了重大罪行的人,才会被关到里面承受夜晚的黑暗。而且。晚上的时候还会有从深坑里爬上来的人会袭击罪人,很危险的,一不小心,你也会被拉下去的。”

陈星河被她说动了,打算今晚就留在船上和他们一起消失。他用温热的海水泼醒另一条船上熟睡的阿云,说道:“阿云,今晚也别去塔里面了。”

女人忍不住用手摸了摸阿云闪着淡淡光芒的银发,说道:“你的容貌真是十分特别。”

阿云刚要说什么,忽然,他眼前的女人在阳光下慢慢的融化了,好像泡沫一样破裂了。

接着,周围的一切都扭曲变形,无数金色的光芒涌了上来,海水铺天盖地的翻涌而起,把小船、软枕全部打。

阿云并没有感到身上的湿意,他似乎被水扑了一下,再睁开眼睛的时候,又回到了那座金色的荧光桥上。

不一样的是,天空中挂着圆圆的月亮,而周围的森林里面还在沙沙作响。

一起从世界里跌落出来的还有陈星河和族长,族长一脸懵逼的看着这里。

桥上还站着一个陌生的男子,他穿着咒文繁复的长衫,手上戴着手镯,胸前戴着泪珠形状的吊坠。可怕的是,他的脸上全是金色的咒文,眉眼十分麻木,看上去有些瘆人。男子一挥手,阿云身上的阴影立刻消失了。

陈星河神情复杂的看着这人,敢怒不敢言。族长崩溃道:“你是谁啊??!你做了什么?我女儿还在里面呢,放我回去!”

咒文男子阴冷的看了他一眼,扔掉了手中捏死的虫子,族长张口结舌的看着这个可怕的人。原来海市蜃楼幻境的形成,是由于‘鬼虫之角’鬼虫之角是一种专门寄生在虫子身上的东西,好像两个角一样,可以附在任何虫子身上。鬼虫之角从其他生物身上吸取它们的分泌物,当人们看到被附身生物的眼睛时,就会被吸引进去。所谓‘海市蜃楼’中的天堂,只不过是一个小小夕阳之足眼皮里的一小块细胞而已。到了夜晚,世界消失的时候,也就是小虫子闭上眼睛睡觉的时候。

咒文男子只是捏死了这个小小的一个虫子,但是却了整整一个世界。无数荧光虫还在半空中悬浮,同样上面也摇晃着数不清的寄生之角。

阿云看清那人,新仇旧恨叠加在心头,他走过去重重的推了他的头一下,怒气冲冲的说:“***,你吧?”

两人站在桥上吵了起来,一言不合之后,银发男子拿出透明长剑,周围剑风呼啸,两人缠斗在了一起。

族长快哭了,跪在桥上捶着荧光虫哭道:“女儿!我的女儿、老婆!还我老婆!”陈星河忙扶住了了他,惊恐道:“小心!别再打了,桥,桥要断了。”

荧光虫组成的长桥此刻像秋千一样晃荡了起来,许多小虫纷纷飞走了。几人根本听不进去,桥在月光下轰然碎开了,无数金光的虫子分散到天空中,在不远处重新架起了一座桥。

这边的几人失去了支撑,从半空中跌落下去,掉进了冰冷的山湖里,只留下了几串气泡。

热海:在这个琥珀星球上,分布在热带,温度较高,水质清澈透明,属于和冰海相对的海域。

猜你喜欢

  1. 穿越小说
  2. 重生小说
  3. 玄幻小说
  4. 奇幻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