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果然发小说网 > 小说库 > 仙侠 > 取次花丛懒回顾

更新时间:2019-03-01 17:25:27

取次花丛懒回顾 连载中

取次花丛懒回顾

来源:掌中云 作者:水流长 分类:仙侠 主角:花晓轩辕澈

主角是花晓轩辕澈的小说是《取次花丛懒回顾》,它的作者是水流长所编写的仙侠类型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待我长发及腰,你归来可好?此身意逍遥,怎料世事萧萧。暮野秋风遇,晨雪白头老。寒剑默听奔雷,长枪独守空壕。醉卧荒野君莫笑,一夜微霜白鬓角。似此星辰非昨夜,为谁风露立中宵。……………………上古黄帝嫡系后代...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取次花丛懒回顾 第十五章 恶人还有恶人磨1 免费试读

太阳渐渐落山了,各个车上的姑娘小倌们开始下来放风了,每个车上人数不等,衣香鬓影间,尽是欢声笑语。

花晓趴着车窗道:“你看他们身上的那些衣服,可见也是分了三六九等。”

轩辕澈没兴趣看这些东西,他道:“最多还差三天应该就可以出了这沙漠了。”

花晓来了兴趣:“那到安西都护府还需要多久?”

轩辕澈道:“出了沙漠,快马加鞭两天的路程。”

花晓点点头:“看来我们走的时候还需要带匹马啊。”

轩辕澈扶额,这姑娘真真是个对付恶人的好手。

风吹起了漫天的黄沙,夕阳成了个鸡蛋黄,摇摇晃晃的挂在天上,一不小心就会掉下来的样子。花晓无聊的趴着车窗往外看,同花把头拱进来,看到了主人正无语望天,它也有样学样,端坐在车门口盯着夕阳,思考着狗生。

那蔡姬总会挑时候气氛,她挑开车帘,露出一双盈盈的笑目。因为两顿掺了沙砾的蚕豆,花晓对这欺软怕硬的当真没了好感,也没搭理她,趴在窗上继续思考人生。

蔡姬对着轩辕澈笑道:“凤公子夫妻二人可真是我见过最识抬举的了,不吵不闹的。”

轩辕澈二人俱都没搭理她。

蔡姬当真有气度,继续笑道:“这不吵不闹的有两种,一种呢是真想通了,还有一种呢,就是憋了劲儿的准备一举逃走的。”

花晓心道:你个坏娘们,还真是通吃,把夫妻俩都弄了进来也真是够恶心的。

轩辕澈好心情的回了句:“所来何事?”

蔡姬笑道:“凤公子何必这幅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模样。我呢,来此是给你送衣服来的,今天那小丫鬟桃儿才告诉我说你那衣服后背都破的不成了样子。”

轩辕澈不答,花晓赶紧笑道:“那多谢蔡大家了。”说着,把衣服接了过去。是件净净的白色儒袍,广袖宽袍,质地上乘。

蔡姬道:“凤夫人还是赶紧帮你夫君换上吧,不然我可就叫他人来了。”

花晓不出声,也不动,示意蔡姬出去。蔡姬哂笑了一声,转身出了去。

花晓扔给轩辕澈:“你自己换,麻利点。”

轩辕澈红着个脸换好了衣服,这边花晓把他脱下来的衣服抱到了一堆,那边蔡姬就挑开了帘子,笑道:“快扶出来我看看。”却是对身边的小奴说的。

那小奴瘦瘦小小的,眉角眼梢都带着一股机灵气,唉了一声,爬上了车子,就要将轩辕澈扶起。轩辕澈哪受过这种屈辱,愣是不配合,那小奴劲儿小,扶不起来,回头看蔡姬。

蔡姬笑:“你扶不起来这郎君,还扶不起来他妻子幺,把她扶到最后的那辆车里去。”

小奴得令,就要去扶花晓,花晓道:“解药都吃了,我可不用你扶,还是我扶我丈夫吧。”

蔡姬甩着帕子转过了身,花晓扶着轩辕澈出了车子,暗赞自己能屈能伸,这真是个让人不爽的优点。

漫天的风沙,他宽袍广袖的站在风里,自成了一股子风流,目光悠长,如渊如峙,有种无所畏惧的睿智与坦然。

那白色的缎子看上去就象是一汪水,散发着柔滑的光,淡了他不易察觉的餍气。

周围围过来好多人,蔡姬拍着手,笑的开怀,看样子也是被惊艳到了。她笑道:“要生孩子就该找这种男人生,最起码生出来就比别人漂亮。”

有女子的帕子扔了过来,那些香风熏的花晓头晕,轩辕澈睨了众人一眼,跟花晓道:“扶我上去。”

花晓麻利的扶他上了车,门前有恶犬,众不敢上前,蔡姬笑着道:“都散了吧。”甩着帕子一扭一扭的离开了。

花晓:“恼了没?”

轩辕澈摇了摇头:“我还不至于如此胸襟。”

花晓点头:“但是我恼了啊。”说着,往软榻上一倚,跟没骨头似的瘫坐在矮几前,道:“我当宝贝疙瘩的大澈子,竟被当猴儿看了,看我怎么倒腾他们。”

轩辕澈道:“你要不想在这待了,咱们今晚就截了她的物资,自己上路。”

花晓摆摆手:“明天吧,我今天还想好好睡一觉。”

睡到半夜的时候,突然听见同花吠了起来,花晓二人俱都醒了过来,感觉有东西从车窗扔了进来,摸起来看是颗大个的沙砾。花晓说了句德语叫停了同花,撩开车窗,果见白天的小奴儿蹲在车窗下,小小的一团,瘦弱又可怜。

花晓还没说话,那小童已抬起了头,亮晶晶的眼睛在暗淡的灯火里像两只星星,她用手指在沙上一字一字写到“蔡姬欲把夫人赠与王强”用脚平了字迹,钻进车底下爬走了。

轩辕澈:“写的什么?”

花晓老老实实道:“蔡姬欲把夫人赠与王强。”

轩辕澈噗嗤笑了:“这帮有眼无珠的还真会我耐力。”

花晓道:“谁能想到你是轩辕澈,还带着个女的穿了个沙漠。不是他们有眼无珠,是他们戏文看少了,想象力不够。”

说着,道:“可别跟这种人怄气,赶紧睡吧。”

花晓这个人,记仇又护短,啥事都能说出大道理,就是说服不了自己。

又是崭新的一天,花晓又吃了顿沙拌蚕豆,安安静静的坐了大半天,眼看晚饭的点要到了,花晓道:“呆会儿你去砸了一半他们的物资,孬好不能让他们的日子太舒心了,再挑匹最好的马,水一定要多带。”

轩辕澈点头:“我刚来到这队伍的时候就不想在这呆了,就等着你示下了。”

花晓哈哈笑:“我怎么就没想发现你这么强的厌反情绪。咦,你故意惹恼了那蔡姬让给我换了那沙拌蚕豆,是不是也存了心的让我早点走?”

轩辕澈很有种的说道:“当然不是,你想想,我的不还是你的,哪次你没肉吃?我怎么会想着算计你?”

花晓怀疑的去看他,轩辕澈坦坦荡荡的跟她对视,花晓噗嗤一声笑出了声:“别装了啊,你那弯弯道儿多得是,我都视而不见了。”

轩辕澈失了气势,柔道:“想我铮铮男儿,怎么会想呆在这么个地方。我当初就是为了那点药才留在这儿的,快让我看看你手腕怎么样了?”

花晓把胳膊递给他,轩辕澈捧了她的手腕,细细的看伤口。

小丫鬟挑了帘子进来,看此光景,把花晓那碗蚕豆重重的放到了矮几上,喝道:“没羞没躁的,夫人还是赶紧吃饭吧。”

花晓慢条斯理的抽出了手,捧起碗认认真真的吃了起来。

大概是蔡姬怕白天把人晒黑了,只允许那些姑娘小倌儿们太阳落了山后出来放放风。他二人吃得慢,外面有人陆陆续续走出车厢开始三五一群聚在一起了。

眼看矮几上的碗碗盘盘中所剩无几了,花晓手里的陶碗成流线型直接抛到了车厢外,那小丫鬟还没回过来神,花晓一脚就把她踢倒在了车厢里,手往矮几上一划拉,有的溅出了车厢外,有的落在了车厢里,车厢里外锅碗瓢盆乒乒乓乓。

众人听到声响纷纷往这边走来,花晓摸着匕首就要往车厢外钻,轩辕澈拉住她:“我来吧。”

花晓一甩手:“杀鸡焉用宰牛刀,你去备货就行了。”

那小丫鬟要爬起来,花晓一脚又给踹回了原地。

她拿着匕首下了车,打眼见昨天扔帕子的男都到了眼前,索性没素质到底,冲到他们身边见一个就对胳膊划拉一个,那匕首本就削铁如泥,轻轻一划,那胳膊上就破了个口子,往外冒血,众人尖叫着四散北逃。

蔡姬正卧在软榻上闭目养神,就听到了尖叫声,赶忙睁开眼,还没询问,那小奴就掀了车帘来禀报道:“主子,那女人得了失心疯,正在拿着匕首四处伤人。”

蔡姬闻听是花晓在作乱,又恢复了平静,道:“左右不过是个女人,我还以为遇着什么大灾大难了呢。那王强一行都是吗,不知道去逮了她。”

她想了想,还是施施然的下了车,这一下车,才知道花晓这女的有多能作。

王强一行在花晓刚去伤人的时候就去阻止了,奈何打头的王强批头就受了防狼器的攻击,这会儿趴在沙里,比谁叫的都惨,周围众人见了也纷纷缓了脚步。

蔡姬咬着牙上前:“我说花氏,你作死也不看看地方?我好心收留你们夫妻,给你吃喝,你今天竟然给我来这一出”

花晓嗤笑了一声:就没见过你这么不要脸的。虽说我对**这个行当一向不齿,却多有同情怜悯,谁家好好的姑娘愿意去做妓子?

可你这婊姐中的魁首,听说在你十五岁那年,你还是个清倌儿,你父的风波稍平,有故旧去赎你还家,可你已经习惯了宝马香车一掷千金的生活,也无心多思早死的,竟他幺的甘愿**。

这不,清倌儿变成了红倌儿,妖言媚行,年老色衰,看着就叫人倒尽胃口。

花晓的口才还是很好的,直说的蔡姬掐着帕子的手掐出了血。

那蔡姬道:“好,好,好,我原就看你不顺,今儿索性做了个了断,你们都是死人吗?把这小**给我就地办了,就当着她丈夫的面,这种女的,怎么配有那样的丈夫。”

轩辕澈听不下去了,抬脚就走出了车厢,花晓看向轩辕澈道:“你该干嘛干嘛去,这小娘们今天是我的,看我不治死她。”

蔡姬看到轩辕澈行动自如的出了车厢,心知有变,隧道:“你们一半去抓那男的,一半去抓那女的。”

猜你喜欢

  1. 穿越小说
  2. 重生小说
  3. 玄幻小说
  4. 奇幻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