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果然发小说网 > 小说库 > 武侠 > 大雪之后

更新时间:2019-01-22 14:07:18

大雪之后 已完结

大雪之后

来源:微小宝 作者:鱼香豆腐 分类:武侠 主角:温良徐念凉

主人公叫温良徐念凉的书名叫《大雪之后》,它的作者是鱼香豆腐最新写的一本武侠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波澜壮阔的凉莽之战落下帷幕,南疆铁骑开进了太安城,六国再无复国志,天下再也不怨徐,北莽远遁,离阳江山已现盛世之兆。一个少侠从富春江畔走来,结伴青梅竹马的刁蛮郡主,拐带书生太子,背着前辈的剑,替老爹再走...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大雪之后 第十一章 首日三局 免费试读

四人闲聊拌嘴间,张春霖已经领着东岳剑池众人赶来。

“王生!”单饵衣快步脱离队伍来到王生身边,显然二人甚是熟稔。

温良等人这才看到李懿白一行,东岳剑池对这次刀剑之争显得很重视,当代宗主与年青一代中最负盛名的单饵衣都到场了,一群青葱年华的少年剑客显得生气勃发,但一如剑池现状,没有老辈的一品高手坐镇,有些底气不足。徐念凉难得守住郡主脾气,对着东越剑池众人规规矩矩行了礼。

李懿白一愣,随即领着师弟师妹微笑着还礼,北凉徐家与东越剑池,自宋念卿马背十四剑问剑洛阳起,柴青山战死塞外,两家瓜葛愈来愈深,相交远不止点头,但此时也只能点头罢了。

也正因为自宋念卿为朝廷效死,柴青山更是不顾警告出现在了拒北城外,东越剑池便再没人佩戴锦鲤袋,如今的刑部百般刁难剑池,在十大宗门的排序上屡屡羞辱,甚至连那无关痛痒的公子榜首,也不愿给当代宗主李懿白。

“刀尖之争,你可要落场?”王生笑着。

“才不。”

“那为何到此?”

“我有三柄新剑,问你,问吴雾山,杀吴朝夕。”单饵衣伸出三根手指,语出惊人。

“好狂的小妮子。”吕云长冷笑道,“要不你这三招我都给你接了算了。”

单饵衣冷哼一声背过身去,“无礼且无趣,亏得你不练剑,不然羞煞我辈剑士。”

吕云长正要发作,王生抢着说道:“择日不如撞日,我先领走我那一剑。”

单饵衣摸了摸剑匣,咧嘴一笑,“走着!”说罢,两人便联袂快速走出了山庄,留下满头黑线的吕云长和还没反应过来的众人。

等旁观的人回过神来,刚刚跟着剑池队伍挪进来的人潮便分出好些,吵着要去看两位女剑仙比剑。

温良远远就看见人流之中一人负剑,逆潮而来,令他不可思议的是,此人吐纳之间,剑意之悠远更在自己之上,暗暗腹叽,“的年叔不是说气数尽归朝廷么,怎么还是怪物辈出。”那剑客走到东越剑池队伍前,一脸疑惑地开口:“我媳妇儿怎么没来?”

杀意,从李懿白到年纪最小的小师弟,剑池队伍里每一个男人都迸发出滔天杀意。

“这么凶干什么!”那剑客连退两步,摆了摆手,朝队伍里张望了一下,“真没来呀,媳妇没来我就回去了。”说完真就转身就走。

“咦!”不光是刚转身的剑客,温良和吕云长也感受到了两股清冽的剑气,一股二人熟悉之极,自然是剑痴王生,另一股则另天下人都耳目一新,是东岳剑池为人津津乐道的新剑,那剑客便屁颠屁颠地朝对决的方向跑了过去。

“吕三,他是?”温良询。

“生气楼,吴朝夕。”吕云长答道,“竺煌的关门弟子,天分有多高,人品就有多差。”

“比起你如何?”

吕云长白了他一眼,“我看你小子是真改好好拾掇拾掇了。”

温良缩了缩脖子,急忙转移话题,“呀,刚才单饵衣不是说要杀他么?”

“能杀早杀了。”吕云长随口一说。

“呃呃呃”引来李懿白一阵干咳。吕云长不以为意,不避讳剑池弟子如刀般的眼光抬脚朝庄外走去,剑池众人则反向进庄收拾整顿。

正当人群就要散去,远处春神湖上,原本静谧如镜的湖水如银瓶乍破,湖中剑气恣意纵横,激起几十米高的浪来,人们遥遥看见两人分开,像是对了一剑。靠近些这人,退到岸边楼顶一角,右手持剑,一袭锦衣飘摆,长身而立。

“哈哈哈哈,竺疯子,这些年都过到狗身上去了。”

远端那人,踩在湖面上,手提一根四尺长的青竹杆,遥指岸上的剑士,轻佻的嘲笑响遍山庄。

激起的湖水方才飘落,如雨瓢泼,水雾之中那手持竹竿的剑客再动,侧身于大雨之中,右手作拔剑之状,“再教你一剑!”喝罢,一剑挥出,剑气仿若宽得漫无边际,从雨中汹涌而来。

“技术活!”温良由衷赞道,拍了拍身旁眉头紧锁的吕云长,“任重道远啊。”

吕云长竟也没有反驳,紧握住腰间刀柄,“舍师父之外,再也没见过如此浩荡的天象风采了。”

面对漫天剑意,竺煌一脚蹬塌脚下雕楼,树剑身前迎了上去,虽是将境界提升到了巅峰,仍然被那道仿佛没有边际的剑意逼退数里,还没来得及换过气,只见抬头又是一剑,剑气到达之时,如大毫写“剑”将要收笔之际,其势万钧!竺煌尽力又挡,再退十里…

“啧啧,吴小子经历拒北城之战,养霸道剑意,又枯坐冢中十年,而今由术入道矣。”庄外官道上,一个长髯中年男子抬头看罢湖中光景,抚着美髯对身旁两人解说道。

“哼哼,按照那小子打人一招损人一句的脾性,那人没被打死都被烦死了。”嗤笑的那人身高九尺,看着得有三百来斤如一座小山一般,将另外一个着黑衣束衣女子衬托得更为娇小。

“袁师兄,你确定我有一天能打过这样的剑仙人物?”那女子一脸艳羡地盯着天上,不自信地开口。

“他在你这个年纪啊,还不如你呢。”那长髯男子先是出声安慰道,随即又打了一棍,“畏首畏尾,如何练得好枪?”

“哦。”女子低下头小声应了一句。

那胖子向女孩做了个鬼脸,正要提醒二人继续赶路,只见官道右侧停了一辆简陋的马车,车旁立着个书生和他的婢女,二人像是等候多时。

“见过褚将军,袁将军,哦,还有孙姑娘。”那书生向三人作了一辑,身后那女子也端正地施了个万福。

胖子眉头不由一绉,因为那书生抬头之际,他发现他是个瞎子!那瞎子向路旁溪边一挥袖,褚禄山顺着看过去,是一张桌子和一炉正在咕嘟的沸水。

“陆先生这些日子让赵构费了这么老些周章,逼褚某到此地,到底所为何事?”褚禄山还礼,和袁左宗一起走向那茶桌。

婢扶着自家先生来到桌边,等三人坐定,便开始就着沸水烹起茶来。

陆诩端起茶杯,闻了闻茶香,会心一笑,轻轻呷了一口,“《茶经》云,春神湖水,姥山毛峰,果然绝配,古人诚不欺我。”

“有事说事!”褚禄山不去品杯中香茗,也不照顾陆诩的好兴致,很是煞风景。

“三件事。”陆诩放下茶杯,婢女立刻又舀上一杯,“第一件,离阳江湖尚未大定,游隼各位还请提起精神,通力保护二位主子。”

“不消你废话。”褚禄山吹了吹茶,仰头喝尽。

“第二件,私事。”陆诩“看”向褚禄山,“我和陛下打赌清凉山人便是褚都护,今日将军为我赢了陛下一座琅琊山,陆诩答应,可帮将军做件事。”

褚禄山哭笑不得,“陆先生好雅兴。如若先生输了,输予皇帝陛下什么呢?”

“能值当一座琅琊山,还是陆诩周身所有,褚将军认为是什么?”

“明白了,不过一条命罢了。”褚禄山冷冷地说道,心中不由警惕这书生三分,“第三件?”

“还是私事。”陆诩仿佛能察觉到褚禄山的表情,笑着说道,“黄先生点评春秋谋士,元先生得子六十四,纳兰先生得子六十七,听闻王爷曾效仿黄先生给听潮阁李义山落子七十一枚,与陆诩评价相当。”

褚禄山眉头再次锁住,这等清凉山秘事,北凉文官武将知道的人都寥寥无几,赵构是如何得知?

“烦劳褚将军带话给王爷,王爷在这襄樊城输瞎子十局棋,只付了九局的账,还有一局赌钱,陆诩请王爷日后为陆诩落一回子,以此来为自己盖棺定论。”

见褚禄山久久不说话,陆诩言语有些急切,“陆诩一生,不争权柄,不争名利,就想争这么一点气,请王爷成全!陆某也一定记将军这个人情!”婢女许久不见自家先生情绪有如此波动,竟然恨恨地睕了一眼世人口中令婴儿止啼的褚禄山。

“我把话带到便是。”褚禄山看着陆诩紧握茶杯的手,不由不说道。忽而像是想起什么事情,“我有一事,你立刻可还我人情,陈芝豹…那厮,如今在哪儿?”

“一入陆地神仙便可隐匿于世间,不展现天象以上的修为便不会交感天地,即便是望气士也不可察其行踪。”陆诩摇了摇头。

“咳咳。”袁左宗干咳两声,重重踩了褚禄山一脚。

“哦,对了,顾剑棠?”褚禄山恍然大悟。

“同理,如今钦天监里全是些南郭先生,袁将军见谅。”陆诩歉然一笑。

褚禄山细细喝了一口茶,“这样吧,手谈一局算你替我做了半件。”说罢搓了搓手,“我褚禄山不才,一百三十手之内杀小年大龙,收官之前可与二郡主平分秋色,早就闻京城之中虽国手如云,但执黑白之道牛耳的乃是陆先生,今天也想见识见识陆先生手劲。”

猜你喜欢

  1. 穿越小说
  2. 重生小说
  3. 玄幻小说
  4. 奇幻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