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果然发小说网 > 小说库 > 恐怖 > 填命

更新时间:2019-01-22 14:07:29

填命 连载中

填命

来源:花生小说 作者:鬼手七 分类:恐怖 主角:小福张静娃

热门小说《填命》是鬼手七最新写的一本恐怖类小说,主角小福张静娃,书中主要讲述了:都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我为家里续福填命,回来之后家人视我如鬼神……...展开

本书标签: 江湖恩怨小说

精彩章节试读:

填命 填命第6章 大花猫 免费试读

对方没有回答,只是迈开步子慢慢的向我走来,身子很轻盈,仿佛怕脚踩出什么动静一样小心翼翼。

本就距离不远,没两步就到我跟前,将脸凑了过来,隔着白布我看不太清楚,只是觉得她的脸很小,而且有很多皱纹,看起来年纪不小了,她的嘴里发出咯咯咯的笑声,听的我毛骨悚然。

因为害怕我使劲的往后撤,白布飘动,我从白布的缝隙中看到了她的一双脚,她穿着一双红色绣花鞋,而且脚很小,还不如我的手掌大,脚尖点着地,仿佛踩不实一样。

就在这时,她忽然伸出手抓了我一下,可能因为隔着白布,她没抓住我,但是她的手指甲却刮到了我的脸,很长的手指甲,还带尖,刮得我的脸生疼。

一把没抓到我,她发出很不爽的叫声,却没再来抓我,而周围却刮起了一阵阴风。

这阵风来的突然,而且很猛烈,将白布吹起,我连忙抓住白布边不让白布飞走。

白布确实被我紧紧的攥在手里,然而我头上的拿道黄符却禁不住这么大风吹,直接飘离了,在黄符飘立的瞬间,这老太太再次桀桀怪笑,伸出手“刺啦”一声就将白布给撕开了。

我的头从白布那里漏了出来,我已经被吓破胆了,根本没勇气去看老太太长什么样子,面对这些我直接闭上了眼睛。

没错,我在等死!

我就感觉到脸上湿漉漉的,仿佛有一根舌头在舔我的脸颊,很难受,寒意从背脊分两路,一个上头,冒出一身冷汗,一个向下,直逼菊花,为之一紧,全身的汗毛都炸立。

恐惧来的太强烈,强烈到已经让我失去了理智,我大声一叫,猛地站了起来,睁开眼睛看准了大门就埋头往外跑。

我刚跑出门口,忽然撞到了什么,不自觉的跌坐在地上,对面也传来“哎呦”一声,这才看清楚我居然撞到了正往回赶的小仙姑。

“你要死啊,慌慌张张的整啥呢?”小仙姑从地上站起来,揉着**,“不是让你别出来吗,你着急忙慌的找死啊?”

“我…”我一时有些语塞,指着后面说,“有鬼!”

可是我回头的时候,发现刚才还差点要我命的老太太不见了,堂前的灯光恢复了原来的亮度,周围除了撕开的白布散落在地上,其他并没有什么异常。

还好小仙姑不是一般人,就问我咋回事。

我就把遇到老太太的是说了一遍,她一听惊讶的叫道:“你说黄符被吹走了,你居然还动?”

“不动我还等着被弄死啊?”我擦擦脑门子的汗反。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的意思是你居然还有能力动,你该不会还是童子吧?”

“是不是童子我不知道,但我是**。”说这话的时候我脸皮子有些发烫,二十三四岁的人了,还是**说出去确实丢人。

后来我才知道,童子的定义就是**,很多人觉得童子是不是要连手枪都没打过,不是的,那都不算。

不过小仙姑没太在意这些细节,点头说难怪了,“童子身身上的阳气旺,就算撞了清风烟魂也有反抗的能力,如果不是,在刚才的那种情况估计都动不了。”

“你抓住那东西了?”我回过神来问她。

“没有,狡猾得很,而且道行不低,有些年头了,不过问题不大,我再找机会收拾它,保证它不会再害你和你们家人。”

说这话她身体也有些虚弱,显然刚才也没讨到多少好,这么说估计也就是让我别担心,照她这么说,我和我家人的命全系在这不满二十的小姑娘手上了。

别看她年龄不大,似乎经常办这种事,让我收拾一下继续守灵,我就一片接着一片的烧纸,香炉上的香终于烧得均匀而又缓慢,我这心里也踏实了不少。

我就问她,爷爷当年到底惹了什么东西了?是清风吗?

小仙姑依旧没有明确的回答我,而是说:“那东西其实不是清风,清风烟魂是指有了道行的鬼仙,那东西既不是清风,也不是老仙。”

“那是什么?”我的好奇心被勾了起来。

“这东西不太好定义,算是一个野仙,但又有清风烟魂的特点。”她好像被这个问题绕住了,也开始纠结这东西是什么,就不理我,居然又自己一个人自言自语,仿佛对着空气在问什么,又恍然大悟的样子,自己就找地方休息去了。

我忽然觉得把自己的命交到她的手里,有些不保险啊。

第二天天还没大亮,老宅的大门就被人推开了,我一晚上没睡精神有些萎靡,意识都有些模糊,就看到一个人影,够搂着身材,看不太清楚是谁,他向我这边走来,他走的很慢,身体还一颤一颤的。

一股寒意从我的菊花直接攀到头顶,冷汗刷的一下就冒了出来,该不会又是什么脏东西吧?壮着胆子喊你是谁啊?

“添福,我是爸!”黑影回话了。

这声音我太熟悉了,绝对是我爸没错,我连忙走过去,发现确实是我爸,只是他和之前的样子变化很大,老了很多,脸上出现了很多老人斑,头发变得花白,清瘦了。

最奇怪的是他嘴唇下翻,嘴角不断的抽出,一只手像爪一样收拢,另一只手拄着拐杖,每走一步都颤颤巍巍的。

我问爸,这是咋了?

我爸说话有些费劲,但还是开口解释:“去年你走了,我就中风了,差点就瘫了,听说你回来了,我就过来找你。”

我看着我爸的样子,才五十来岁的人却成了风烛残年的老头,心里特别不是滋味,我还在为我爸那天晚上留我的话而感动。

他难得过来一趟,大概是年纪大了,心里对诅咒之类的东西反倒没有那么惧怕,这些年他都没好好孝顺过爷爷,此刻见到我爷爷的遗体,眼眶上闪着泪花,想要去触碰爷爷,但是最后却止住了。

我想他是怕诅咒再次殃及到家人吧。

“添福啊,晚上没好好睡吧,走跟爸回家。”我爸拉着我的手说。

点头同意,昨晚上确实没睡,困得要命,叫上小仙姑一起回家。

到了家门口,我哥站在门口拦着,我哥说爷爷临走前说了,千万比让我进屋,会出大事的。我爸气得举起拐杖要打,我妈就出来拦着。

这时候小仙姑说了,“老爷子的方法确实能躲避一时,但终归是治标不治本,要想家里安生,就得把这劳什子诅咒给破了,你们放心的把他放进去,剩下的事交给我。”

我哥他们这才把我放进去,其实我不想死乞白赖的回家,主要是因为让我爸安心一点,而且老宅确实有些恐怖,就算是大白天我都不敢随便待着。

何况我已经把事情挑明了,到现在他们依旧没有再说半句,我已经确定了。

有时候我也知道,我挺不要脸的,这事说出去我一点理都没有,可是我依旧还是这么做了。

果然他们没有再拦着我。

进家门我先去看了看奶奶,奶奶的身体比一年前差了很多,已经不能自己下床了,吃饭拉屎都要我妈伺候着,加上我爸身体也不好,我妈也挺操劳的。

而且家里的经济压力都只能靠我哥,这一年来日子过得紧紧巴巴的。

日子远没有以前好过,我也看在眼里,心里又有些愧疚了,但我不知道自己这一年干啥去了,咋一点印象都没有,难道我遇到了什么时空穿梭了?

这么说起来,填命那天晚上的事情,我的记忆模糊,很多细节想不起来,似乎真的过了很久一样。

进了奶奶的屋,屋子里面采光不是特别好,早上的太阳射的比较斜,基本上很少有光线进来,所以感觉有些阴冷。

我奶奶躺在床上,眼睛似乎也花了,听到有人进来,就问是谁,我小声加了一声奶奶,“我是小福啊!”

“小福回来了,外面的工作累不累,咋过年都没回来?”

奶奶一直不知道填命的事,所以我也不可能说破,“过年的时候活比较忙,我就没回来。”

奶奶说一会话就累了,闭上眼睛要再眯一会,我离开的时候扫了一眼炕里边,那只神奇的大花猫果然盘卧在里面,最奇怪的是这大花猫似乎长大了不少,窝在里面一大盘,跟成年小狼狗大小,差不多有半米多长。

在我看它的时候,它也正好抬眼皮子看我,我有种错觉,这大花猫似乎对着我笑。

它也就看我一眼就继续趴着打盹,我也恍如眼花了一般,不自觉的摇了摇头出去了。

吃了点我妈准备的早饭就趴床上睡了。

迷迷糊糊之间,我听到一声猫叫,这叫声不大,却很清晰,我睁开眼睛,发现才一点来钟,大夏天的中午头吃了饭都在睡觉,我起来上了趟厕所,又听到一声猫叫。

我以为声音是从奶奶房间传出来的,但仔细一听居然是我哥的房间传来的,我就觉得奇怪,这猫大中午的不睡觉怎么跑到我哥房间里面去了。

我走到我哥屋的窗户跟前,窗帘没拉上,透过玻璃里面可以看得很清楚。

里面嫂子和虎子在午睡,我哥没在,床旁边站着那只大花猫,发出喵叫声,但嫂子和虎子似乎睡的挺死的,这么叫都没醒。

大花猫跳到床边,扭头盯着虎子,再次叫唤了一声,身体展开,像个豹子一样,两个爪子往前伸,身子向下撑,像是伸懒腰一样,爪子正好比划在虎子头顶,加上尾巴的长度已经超过了虎子的身高。

伸完懒腰,它又开始张嘴,对着虎子露出凶狠的牙齿…

猜你喜欢

  1. 穿越小说
  2. 重生小说
  3. 玄幻小说
  4. 奇幻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