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果然发小说网 > 小说库 > 武侠 > 厨神赘婿

更新时间:2019-05-13 18:41:49

厨神赘婿 连载中

厨神赘婿

来源:掌读520 作者:绅士的鸭子 分类:武侠 主角:陈苟李明箐

主角叫陈苟李明箐的书名叫《厨神赘婿》,这本小说的作者是绅士的鸭子所编写的武侠类型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他是君子避之则吉的厨子,他是世人鄙夷唾弃的赘婿,他是文人雅士看不起的武夫,但他有一身真本事,无论是下厨打架还是宠老婆。陈苟背着铁锅来到繁华荟萃的江宁城,仗剑纵横快意恩仇,要把这浩然天下搅个天翻地覆!(...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厨神赘婿 第18章 所托非人 免费试读

夏行舟最爱用**二字骂人,或许在他眼中,天下人除了他,全都是**,甚至还包括坐在龙椅上的那位。在他看来,把他贬官发配,根本就是**才会做的愚蠢行为。

夏行舟是极其务实的人,冷静得近乎冷血,现实得不近人情,为了与陈苟合作以求再起的机会,他可以放下身段极尽谄媚之态,可当陈苟失去利用价值,他亦可以毫不犹豫地放弃陈苟,甚至不用过脑本能地作出决定。

夏行舟确实不欠陈苟什么,没有理由为了陈苟与霍清风交恶,可就算他真的欠了陈苟,只要于自身有利,他要出卖陈苟也不会有任何心理负担。

正如夏行舟在长江江畔说的那番话,他只在乎里子,不管那些虚的。

“再如此下去,或许霍清风便能想到此事与老夫有所牵连,不自量力要把老夫与你这小子一并铲除。老夫不怕那小子,但终究是个麻烦。你们快走吧,再不走,就莫怪老夫无情了。”夏行舟漠然地说道。

夏行舟逐客令刚下,陈苟立刻感觉到一股无形的压力,不断地把他往外推移,令他不得剑相抗!

那一股看不见摸不着的力量,并非所谓的威势造成的心理作用,而是一种真实存在的刚劲。

夏行舟读书的目的虽然立心不良,但很显然,他读了这么多年书,可不是白读的。

见陈苟苦苦挣扎,夏行舟饶有趣味地说道:“呵呵,才两天不见,不仅修为进境神速,还收服了两把灵器,老夫也不得不对你另眼相看了。”

只是夏行舟嘴巴上是这么说,却完全没有稍微留手,反而是加大了力度。

陈苟内心火急火燎,后脚跟已经退到了门槛,再退一步,就会连人带剑再加上唐牛一起摔出去。

此时,陈苟突然急中生智,大声呼喊道:“先生若决意见死不救,学生固然可怨可恨,但先生也会蒙受巨大的损失,甚至引为一生之憾,到咽气的时候都不得释怀、死不瞑目。”

“臭小子,你才死不瞑目!”夏行舟破口大骂,但不断增大的压力却骤然停止增长,维持在一个陈苟勉强能够坚持的水平,很显然,他确实是对陈苟的话产生了兴趣。

陈苟很机灵地察觉到了这一点,接着说道:先生愿意帮助学生对付霍清风,想必是料到陛下已经回心转意,希望重新起用先生。

此时陛下所欠缺的,是一个下台的台阶,与及向群臣和天下百姓交代的理由,而大贪官霍清风则是陛下的台阶,先生的踏脚石。

夏行舟玩味地笑道:很聪明,洞察力也不错,确实是个不可多得的可造之材。

只不过,老夫二十四岁以文科进士走上仕途,直接或间接参与的大举不下十次,上届大举还是老夫作为主考。

老夫见过那么多惊才艳艳之辈,其中有的人英年早逝,老夫甚至不会皱一下眉头,为何你这小子翘掉,老夫要引为一生之憾?

陈苟神情肃然一脸正经地说道:“因为只有学生像先生那般卑鄙下流、寡廉薄耻、奸诈狡猾、不仁不义…”

“好了,够了,这里就省略五百字吧!”夏行舟对陈苟的辱骂似乎一点儿也不生气,甚至不以为耻反以为荣,嘿嘿地怪笑了两声,又:“小子有什么话不妨直说。”

陈苟心头一喜,乘胜追击道:这世上聪明人很多,却只有学生与先生是一丘之貉,也只有学生愿意与先生狼狈为奸!

黑水川战败,五万大好男儿尽丧,先生以大局为重主动承担,但先生的子侄却因此而疏远先生,门生故旧亦对先生避之则吉,主动划清界线。这荒园陋室,学生只怕是第一个客人。

如今朝堂之上,尽是**和糊涂虫,先生再起,自然能还朝政一片晴朗,可是,先生百年之后怎么办?那时候恐怕又会变回如今乌烟瘴气的样子。

学生身死,先生之所以会引以为憾死不瞑目,那是因为,愿意继承先生的衣钵,又有能力把先生的学说思想发扬光大的,世上唯学生一人矣!

“一溜嘴说了这么多四字词语,小子很熟练嘛,你还敢说自己讨厌读书人?”夏行舟打趣道。

“学生厌恶的是满口仁义却虚伪**的读书人。读书只是一个获取知识的手段,学生不仅不反对读书,相反的还愿意跟着先生好好读书,免得以后对付那些伪君子时,吃了没文化的亏。”陈苟恭谨道。

“小子,你**起来的样子,果然有老夫当年的几分风范。”夏行舟说罢,似乎回忆起少时是如何意气风发,又当即吟了两句诗:“平生豪气何安在,壮志未酬已白首!”

夏行舟明白,他真的是老了,就算能再得仁宗重用,恐怕也主政不了多少年,也确实是时候找个继承人了。

上次夏行舟对陈苟说了很多好话,但那不过是敷衍的场面话,而这一次,他是真的被陈苟说动了。

“这荒园陋室为师呆够了,这场闹剧也该收场了。”夏行舟拍了拍陈苟的肩膀,道:“在陛下的旨意到达之前,为师便到李府享福吧。”

“学生与内子自当好好侍奉先生。”

夏行舟头也不回说走就走,陈苟也背着唐牛跟随离开,三人走出荒园时,白头鹰和黑豹还在不远处暗中观察。

夏行舟突然停下了脚步,说道:“为师生平最讨厌三种人,一是沽名钓誉,二是假仁假义,第三种也是最最讨厌的一种,便是妇人之仁。”

陈苟感觉情况不太妙,试探着:“先生的意思是…”

“落草为寇,入伙时还需投名状,你要拜师,怎么也得给点束脩礼吧?”夏行舟说着便伸手指向白头鹰和黑豹躲藏的地方,淡淡地说道:“为师要的束脩礼,便是他们的人头。”

陈苟为难地说道:“学生并非妇人之仁不愿动手,可学生修为低微,是真的打不过他们啊!”

“二对一,两人修为境界还都比你高,确实是太过苛求。”

夏行舟话音未落,黑豹突然身体僵直,从躲藏的树上摔了下来,口鼻皆有鲜血渗出。

“如果连这等也干不掉,为师要你这个学生有何用?”夏行舟对陈苟训完话,又朝白头鹰呼唤道:“你们二人先前不敢出手,想必是被这小子装腔作势唬住了吧?不妨与你说,这小子只有练气境,若是你能把掉,老夫饶你不死!”

夏行舟说罢,**地笑了,朝陈苟露出一嘴黄牙。

猜你喜欢

  1. 穿越小说
  2. 重生小说
  3. 玄幻小说
  4. 奇幻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