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果然发小说网 > 小说库 > 仙侠 > 新壶中天

更新时间:2019-05-20 16:41:32

新壶中天 连载中

新壶中天

来源:书丛网 作者:亲吻指尖 分类:仙侠 主角:陈元九洛秋灵

主角是陈元九洛秋灵的小说叫做《新壶中天》,这本小说的作者是亲吻指尖写的一本武侠仙侠类型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一壶一世界,一桃一轮回。一符一生死,一念一层天。我陈元九,愿用毕生精力,斩尽天下一切妖邪!...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新壶中天 第2章一溪桃源命 免费试读

雄鸡一叫天下白!

不多长时间,随着山间的山鸡鸟鸣,月沉西落,东方开始发白。

陈元九有些茫然的站起身来,望着四周静谧的一切,鸟语花香,一片祥和,就如同昨夜的一切都只是梦一般。

高头大马举荐茂才是梦。

父母双亡惨遭灭门是梦。

妖魔邪灵虎视眈眈是梦。

神秘仙人屡次搭救也是梦。

可自己为什么在这里?

终南山去过!

华山去过!

泰山去过!

蜀山去过!

青城山去过!

武夷山过去!

罗浮山去过!

这里是哪里,他自己也说不上来,只知道应该是当年的三楚之地。如果昨天夜晚他所遭遇的不是梦,那么以那么多的妖魔邪灵显世,此地一定不凡!

那青衣道人说各人有各人的缘法,他不是自己的师父,还说自己在二十岁那年有奇遇,难道自己要等到二十岁?

不!

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

陈元九望着升腾而起的朝阳,望着那高耸入云的孤峰,心中不由的充满了力量,正所谓血海深仇不可不报,即便是历尽千辛万苦,也要学的神仙道术,报仇雪恨!

整理一下自己的行装,攥紧了手中的长剑,陈元九踏出了自从离家寻访神仙之后最为坚定的一步!

或许是有赖于昨夜那神秘仙人的一击,这一路走来,陈元九的路走得异常顺畅,除了地形的阻碍,竟然没有太多的其他事故,要是放在其他的洞天福地,没有九死一生,又何尝能登上峰顶!

即便是能登上峰顶,陈元九一介凡人又能发现什么?

可这里不一样!

随着愈行愈远,陈元九忽然发现,这一处的山谷之中,竟然多是桃树,甚至有不少的桃树都有合抱粗细,仔细观来,至少也是数百年的树龄。

山谷中间的小溪流带着无尽的桃花花瓣,顺流而下,甚至是陈元九所呼吸的空气之中都满是桃花的香气。

这般美丽的地方,陈元九也是第一次见!

再往前走,旁边竟然再无任何其他的树种,全部都是桃树,百年树龄的桃花愈发的粗壮,而桃树林也愈发的浓密,甚至有些地方都需要攀附或者匍匐而过。

地上的草木无一不是郁郁葱葱,地上也全然是洁净如洗,桃花花瓣一层层的铺在地上,犹如是一片桃花的世界!

这一刻,陈元九想起的便是昨夜,那神秘仙人一手的漫天桃花花瓣飞舞,在世人眼中柔弱的花瓣竟成了击杀妖魔邪灵的利器。

无尽的桃花瓣,代表的是什么?

陈元九想想就激动。

无尽的动力支撑着他继续往前走。随着这山谷地势越来越高,那山谷之间的溪水也逐渐变得小了起来,直到最后,变成了一线天!

犹若是一座大山被人一剑劈开一般,只能容一人侧身经过。

溪水就是从这里面流出来的,陈元九想都没有想,直接就走了进去!因为那溪水之中依旧有很多的桃花花瓣,甚至把溪水浸染的微微有几分桃红。

这种情形下,他如何不进?

复行,又复行,甚至为了进入其中,陈元九丢弃了长剑,舍弃了行囊,孤身一人继续前进。

甚至都不知道走了多久,终于当前方那一线光明逐渐变亮的时候,陈元九笑了!

功夫不负有心人!

衣衫褴褛的走进这一处绝谷之中,陈元九有些惊呆了。桃树,桃树,还是桃树,无数的桃树,无数的桃花,还有那一茬茬的桃子,甚至陈元九都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进了王母娘蟠桃园!

直到他看到一座小木屋。

此地如此灵异,那里一定有仙人…

陈元九抱着笃定的心态,试探了几次,终于还是用颤巍巍的手指敲响了木门,只是许久,未有人应声。

陈元九又叫了几声,依旧无人应答,无奈的只好推门进去,去发现正中央案几之上供奉着一副青衣道人的背影古画,看着煞是眼熟。

案几之上只有一枚玉简,恭恭敬敬的对着那青衣背影三拜之后,陈元九正要拿起那玉简,却发现那玉简已然化为一道白光,投射到他的眼前。

那是什么?

陈元九有些紧张的睁大眼睛想要看清这玉简的变化,却什么都没有发现,而当他闭眼的瞬间却又看到一团盈盈白光!

闭上眼,细细体会。

那是一套剑法,虽然简单的只有两招,刺与劈,但这不是最为另陈元九感到意外的。

那玉简的最后却说这剑诀乃是需要血祭,每斩杀一个生灵,其心头上的那一点真灵精血就会被剑体所吸收,一方面强化剑体,另一方面也产生剑芒,剑芒愈盛,威力越大!

最后说,如果血祭的生灵够多,便能一剑斩断苍穹。

学还是不学?

学了,便和那魔头有何区别?

不学,如何才能报仇雪恨?

陈元九陷入到深深的沉思!

许久之后,陈元九还是下定决心要修习此法,毕竟,这是他离想象中的神仙道法最近的一次,虽然或许是一些邪门歪道,但,只要能斩杀那魔头,即便是他身坠九幽,又有何妨!

陈元九坚定了下来,开始继续体会那玉简白光之中的法诀。

“刺”陈元九的神识中,玉简上出现了一个刺洞和劈痕来。

只有简简单单的一个刺洞,不知道多久的时光竟然没有消磨掉什么,还保留着最初的那一丝丝的剑意!

最纯粹的力量,最纯净的意念,深入其中,就似乎是全世界只剩下一个点,那就是对方刺来的剑尖!

许久之后,陈元九才恍然从那剑意之中摆脱出来,再去看那刺洞却发现,只是一个简简单单的刺洞,没有任何的神异之处。

这愈发的让陈元九感到一阵阵的后怕!

如果不是对方没有恶意,怕是自己绝对会在这里变成一具枯骨!

再去看那劈,却发现只有一道劈痕明显,裂为两块的空间,一望之下同样沉浸其中,陈元九也发现这一道痕迹之中那一往无前的精神,以及毫无畏惧的决绝!

剑乃王者之道,本不擅长争斗,可一旦势若危卵之时,真的君子是敢于舍生取义!

这剑法定然不凡,不然也不会仅仅以剑意传道。

陈元九折枝为剑,开始沉心于这两招剑式中,渴饮朝露,饥食鲜桃,混混然不知其岁月。

当他从那山谷之中走出来的时候,他才发现,自己留在外面的行囊竟然早就已经腐朽,至于长剑更是锈迹斑斑。

多久?

陈元九不知道。

取出行囊之中的钱财,再次配上锈迹斑斑的长剑,陈元九犹如野人一般的下了山。

就在他走向山下之时,一个青衣的身影逐渐的在那桃林的边缘缓缓的显出人影,嘴漏浅笑。

“小师弟啊,小师弟,你真觉得师兄的东西好拿?”

“你真觉得师兄会这么简单的放过你?”

“呵呵…”

“知道么,师兄最喜欢的就是你这一腔热血了!”

“千羽,你等着,我这就回去,为咱俩讨一个公道…”

“哈哈哈哈…”

山下河边一城,不大,却是清秀无比。城门书写“武陵”二字!

“小二,住店!”

陈元九把满是锈迹的长剑往案板上一砸,大声的说道,“赶紧准备热水,还去准备一身衣服…”

小二有点目瞪口呆的看这眼前这个“野人”如果不是知道他们的店开在城里,是不可能有真的野人来袭,他甚至都要直接喊救命!

接过陈元九递过来的铜钱,小二很是利索的跟陈元九开好了房间,甚至还特别交代了布置好浴桶!

“三年了…”

当沐浴更衣之后,陈元九来到二楼,望着夕阳西下的小城,竟然有种说不出的落寞!

三年来,他踏遍了九州无数的地方,寻找仙人,修习神仙道术,却一无所获。

这三年来,他所经历的事情都一一出现在他的眼前,犹如就在刚刚发生过一般。他知道,这三年,他变了,变得阴郁,变得沉默,甚至他自己都能感觉自己的身子也跟着变得冷漠了几分。

只是,除了那套奇怪而至简的剑术外,自己依旧一无所获!

难道这血海深仇就这么算了?

蹉跎了一千多个日日夜夜,到底得到了什么?

值得么?

陈元九端起酒杯,苦涩的一饮而尽!

酒入愁肠,化作伤心剑!

酒不知道喝了多少,陈元九趴在桌子上,呆呆的看这街头集市上的人纷纷开始收起摊子,离去。

他们都有可以回家,可自己的家在哪里?家人又在哪里?

忽然,他看到街头拐角处的一个白须老头,手持“悬壶济世”的布幡,那布幡上悬挂一葫芦。

此时集市上人已散尽,那老头对着那葫芦念念有词,最后纵身一跳,竟然跳入到葫芦口内!

一个人,身材虽然不高大,却也绝不是一个葫芦就能装得下!

可就这么一跳,竟然跳到了葫芦里!

何其怪异!

“小二…”

陈元九支撑起自己迷迷糊糊的脑袋,一指街角的布幡,醉意朦胧的,“那是做什么的啊?”

“哦,那个啊!”小二看了一眼布幡,笑着说道,“好叫客官知道,那是活神仙的地方,那活神仙姓谁名谁,无人知晓,只是知道这活神仙啊,算命极准,而且还通晓医术,有人求药,便从葫芦里倒出一丸,一吃见效,神异的很呢?”

“哦…”

“活神仙?”

陈元九有些不信,沉吟着说道。如果世间真的有活神仙,那为什么自己没有遇到?自己辛辛苦苦,行遍天下,为的不就是拜见仙人,求得神仙道术么?

结果呢?

都是假的!

似乎是看出了陈元九那不信的表情,店小二撇撇嘴,很是认真的说道,“这位客官,您还别不信,要知道这活神仙可真的是灵验啊,您要是真不信,明日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活神仙,灵验不灵验,最终还不是自己要去验证?

明日…

去…

陈元九不胜酒力,便昏沉沉的陷入到沉睡之中。

翌日,日上三竿,暖洋洋的阳光透过窗户洒落在陈元九的身上,温暖的感觉,一如当年母亲的怀抱,让陈元九久久的不想起身。

许久之后,陈元九起身,梳洗,一脸从容的走出客栈,来到街头,坐在旁边望着那一个个或是求算命的,或是求药的人,默然不语。

只是,有一点,无论对方是什么病,那青衣道人都是从葫芦里倒出一颗药丸,就似乎是神丹一般包治百病!

至于算命的,在陈元九看来,不过是骗人的小把戏而已,这种小城市里人本身就没多少,只要都认识熟悉,家长里短的,什么事不传的哪里都能听到?

“小伙子,你过来…”

直到薄暮夕照,街头上再次空无一人时,那白须老头突然开口。陈元九一楞,指着自己的鼻子,“是叫我么?”

“嗯。”白须老头点点头,淡然的说道,“我看你在这里看了很久,不知道可有什么疑惑想求一卦?”

陈元九站起身,走到他对面,不知道为什么,看到这个老头,他竟然有种熟悉的感觉,就似乎是在哪里见过。但仔细想想,却又怎么都想不起来。

“我信奉我命由我不由天,不信什么算命的?”陈元九很是淡然的说道。

“呵呵,是么?”

老头只是从容的一笑,缓缓的说道,“那你的命从何来?”

“你的父母非血亲父母,兄姊又无血缘关系,凭空而生,你的命不由天,由谁?”

十七岁前事事如意,一帆风顺,十七岁之后,人生坎坷,悲欢离合…

“这命真的由你不由天么?”

陈元九一楞!

他命从来都不是在他不在天的!大多数时间,危机关头,大部分都是有神秘仙人所救,难道他知道?

想到这里,陈元九急忙抬头看向这个所谓的活神仙,却发现对方正饶有兴致的看着自己!

他竟然知道!

这是陈元九的第一反应!

他是谁?

“你是叫陈元九吧,今年二十岁,三年前,父母兄长全家老小都是因你而死吧。这么多年,你一直寻找可以报仇雪恨的办法,可是没有寻到…”

他竟然真的知道,他怎么做到的?

“你,你…”

陈元九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是什么好,就这么呆呆的看这着老者,却发现,自己越看越熟悉,就似乎是自己与他生活过很长时间,却没有一点的记忆。

白须老头就这么安静的看着他,似乎是静待他恢复平静,之后才淡淡的说道,“知道么,陈漱白,我等这一天已经等了二十年,我这里有一桩大造化欲赠送于你,怎么样?”

“陈漱白?不,我叫陈元九!”

陈元九虽然疑惑,但竟在这一瞬间想起了当初那一树桃树下,青衣道人曾今说的话,自己二十岁的时候会有一桩大机缘…

活神仙却哈哈大笑起来,指着陈元九的眉心说道,“有什么区别么?”

手指晃动,最后一指那挂在布幡上的葫芦,陈元九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竟然就随着活神仙的手指移动,最终一跳,身影消失在那葫芦口!

只有那一个书写着“悬壶济世”的布幡在街角,随风摇曳,还有那老头的话语萦绕在陈元九的耳边。

“记住,要去那桃花最深处…”

猜你喜欢

  1. 穿越小说
  2. 重生小说
  3. 玄幻小说
  4. 奇幻小说
  • 神仙妖精小说
    神仙妖精小说

    果然发小说网神仙妖精小说专题频道为您推荐最好看的神仙妖精小说大全,打造神仙妖精小说排行榜,您可以方便的进行神仙妖精小说免费阅读。看神仙妖精小说,就上果然发小说网。

  • 铁血战兵
    铁血战兵

    作者:铮铮铁骨

    军事

  • 荒星路
    荒星路

    作者:小眼聚神光

    武侠

  • 逆向驶爱
    逆向驶爱

    作者:冉冉花开

    耽美

  • 墨生武道
    墨生武道

    作者:巴力西普

    武侠

  • 江湖神拳
    江湖神拳

    作者:江湖神拳

    武侠

  • 兰妃传
    兰妃传

    作者:忆紫嫣

    历史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