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果然发小说网 > 小说库 > 科幻 > 末世里的好男人

更新时间:2019-09-02 12:50:56

末世里的好男人 连载中

末世里的好男人

来源:落初文学 作者:杀生到 分类:科幻 主角:江入云吴妄

主人公叫江入云吴妄的小说是《末世里的好男人》,是作者杀生到写的一本科幻风格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什么!吃软饭?不存在的,我只是末世里的一个好男人...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末世里的好男人 主角:江入云吴妄 1 免费试读

时间,夜晚十点多......

地点,一条狭窄的小巷。

人物,江入云。

雨夜,昏黄的路灯下只有他扶着路灯柱子踉跄而行......

细看,他的雨衣上有摔跤过的痕迹,泥水在雨衣上飞溅出一身泥点子。

终于还是走不动了,江入云不管不顾的往两边地上一坐,靠着灯柱轻轻喘息着。

“干脆别叫淬体生灵法了,改叫软绵绵,我也正好改个名,姓江,名阮,字绵绵,江绵绵!”

江入云哀怨一叹,感觉自己拿起二胡马上就能拉出一首让人潸然泪下的二泉映月。

“大概没有哪个修士传承是刚传了一点就断电的,倒霉的人果然还是做什么都倒霉。”江入云想休息一下恢复力气,开始被淬体生灵法改造的身体软绵绵的,根本使不上力,站有都些站不起来了。

江入云是个D丝富二代,为什么说是D丝富二代呢?

因为他的爸爸白手起家,初中前过的还是小老百姓的生活,当生意越做越大时,家里也从经济适用房换成了一栋别墅,江入云便也跟着转职成了富二代,但不称职的富二代江入云却仍然怀念他以前住的那三室一厅的小狗窝。

大概因为住小狗窝的时候是他前半生里最快乐的日子,有爸爸宽慰的笑容,有妈***关心唠叨声。不像现在,在新家过的像个寄人篱下的外人,互相之间貌合神离生疏客气,还要经常面对父亲的偏袒,继母的冷脸,以及对其他人来说懂事贴心同父异母弟弟扔给自己的黑锅。

江入云平时不招猫逗狗也不招蜂引蝶,更不抽烟喝酒,偶尔还会做点好事,只有一点不好,他特别倒霉。考试丢准考证,逢年过节出门走一圈必丢钱,在学校枫林小路上走一圈,头上都能被路过的鸟儿空投上一坨黄金□□,那准头,同学都惊呆了。

下个楼莫名其妙滚下楼梯,偶尔跑一次步都能整的韧带拉伤,别人用东西好好的,轮到他用东西就坏掉,害的他再也不敢用别人的什么东西,总之就是小倒霉接连不断,什么事到了他这里,就没有顺心过。

三年前江入云偶然得到一块玉牌,得到玉牌之后,江入云就突然不再倒霉了,有时候玉牌在夜里还会发出汝白色淡淡的光,神奇、不科学且不符合常理。可惜玉牌后来在一次意外中碎成两半,再也不发光了。

江父虽然和江母离婚,但在物质上并不亏待江入云,让他有足够的钱财去折腾,他疯狂的收集起相关的古董玉器和古籍,一直希望能再找到和玉牌一样神奇的物品和传说中的修道法门,怎奈破铜烂铁他收集了不少,就是没找到和玉牌同样的东西。

这次江入云来到H市就是因为有位有些名气的道长他说找到了祖师爷留下的宝物,他在山上道观捐了五千块香油钱把宝物拿到手,下山让人鉴定一看,什么宝物,不过就是一个破铜锁片!

人傻钱多冤大头江入云当时就一拳头砸上去,却被铜锁片割破了手,回来的一路上他就开始手足无力,身体越来越软,脑中时不时出现一些陌生记忆,是什么据说能改善修道体质的淬体生灵法?这淬体生灵法还在他身上开始运行了?

只可惜这些零星记忆断断续续不完全,江入云只能依稀知道,这些记忆全部来自那个名叫长生锁的铜锁片,他被铜锁片割破了手,进入认主程序的长生锁刚开始认主,就断电了!

断电了??断电了!

信息的传输戛然而止,弄的江入云不上不下,身体已经不自觉按照淬体生灵法的法门开始运行,吸引周围陌生的不知名物质在冲刷着他的身体,与此同时,他的身体开始软绵绵的使不上力,好像全部力气都用于吸引那种不知名物质了。

能得到貌似和修道法门相关的宝物固然很好,但现在时间、地点完全不是时候。江入云靠在灯柱旁,静逸的街道上除了雨声,就只有他的喘息声最大。

嗯?不对!江入云侧耳听了听,目光停在一个墨绿色的大垃圾桶旁,一阵似有若无痛楚压抑的低吟声就被压在零散着堆放的垃圾下。

这喘的可比自己有诚意多了,还带呻吟的!

江入云努力站起身,挪到垃圾桶旁边,在垃圾中巴拉了几下,一个躺在泥泞中带着腐臭看不清面目的男人出现在他眼前......

这个男人被垃圾盖着,就像个被丢弃的垃圾一样躺在恶臭的垃圾中间,让江入云突然升起一股微妙的同病相连之感,略微查看了一下,这人整个人温度烫的吓人,该是发烧了。

要报警么?还是打110?江入云在这男人身上摸了一遍,这人身上空无一物,手机、钱包、身份证明、通通没有。

“没手机,没钱,没证件,半夜发着高烧躺在路上,衣物完好,身上没伤,不像被过的,总不会是逃犯吧?”江入云自言自语,在报警和救人之间摇摆不定。

“他烧成这样,夜里淋上一晚上雨,人不死脑子怕是也烧坏了!宝贝没能解锁,要不还是积累点人品换好运?”江入云最后下了决定,不能见死不救。不管这人是谁,坚决做一回无名**,不带走一片云彩,免得惹上麻烦。

江入云隔着雨衣想背起这个滚烫的身体,却被这人的重量立刻压趴下,再次被泥泞飞溅了一脸,狼狈极了。

眼见凭自己目前手足无力的身体是不能把这个人带走了,他瞥向十五米的小宾馆,位置十分隐秘,应该不要身份证就能住吧。

只有这短短十五米,江入云却连吃奶的力气都用上了,总算把人连拖带背成功弄到了小宾馆。

“一间。”

“啊?“前台登记值班的小妹正聚精会神的看着电脑里播放的电视剧,被突然出现的两个人吓了一跳。

电视剧里传来店小二的声音,“二位客官,住店的话,我们只有一间客房了,两位看是不是要拼一下?”是男女主角意见不同的吵架声,最后女扮男装的女主角和男主角住上了一间房,并开始了打情骂俏。

前台小妹的眼神立刻在江入云和他背上的人身上打转,两个大男人开一间房?

“他喝醉了,我不住,等等我就走,这里不要身份证可以吧。”江入云也听到了电视剧里狗血武侠剧的声音,于是下意识和背着的这人撇清关系。

“两张单人床的房间60,一张双人床的房间70。”

所以为什么双人床的房间要比两张单人床的房间贵?江入云马上选了两张单人床的房间,他顾不上想太多,他现在只想快点放下这个累赘,江绵绵腿软手抖,快坚持不住了。

前台小妹果然没提身份证这回事,给了房间钥匙,指点了路径就彻底不管江入云了。

房间倒还干净,就是没热水,江入云皱着眉头把那个男人放在一张床上,抽掉原本干净,现在变得湿淋淋带着污迹的床单,他随便用床单给中的男人擦了擦,再盖上被子。

休息了几分钟,出门找附近的药店买药,还好旁边不远处就有个医药超市,没多久他就回来了。

几种退烧药物,他每种都拿了点,倒了一杯水给男人灌下,看着男人自发的吞咽,这才松了一口气,温度量过,都烧到四十度了,他犹豫着不敢走远,人都烧成这样了,他留下也应该不会被记住吧?

在走与不走的纠结中,江入云不知不觉窝在沙发上睡着了。

夜里江入云好像被梦魇给魇住了,一整夜都感觉有什么东西在床头贪婪的盯着他看,还有隐约不知道是不是做梦的声音,不停在他耳边说着:“你是我的......一定是上天赐给我的......你不许走......”

江入云被那个声音吵了一夜,第二天醒来感觉头痛欲裂没有睡好,发觉已经是早上九点多,他吓了一跳,悄悄看了看,幸好那人还没醒。

先摸了摸男人的体温,发现男人的身体还是有些发烫,再次给男人喂了药之后就在前台小妹诡异的眼神下出门,不是说好他不住,马上就走吗?早上顶着一头乱发从房里出来的是鬼啊??

江入云在附近的早餐铺子解决了早餐,还打包了一份稀饭和一笼香菇鲜肉包带回宾馆。

还在前台小妹那里多交了一天的房费才回房间。原本打算今天就离开H市,江入云并不打算因为他的身体临时出了点状况就改变他的计划。

把稀饭和包子在床头柜上放下,江入云摸摸了男人的额头,发觉他仍旧在发烧,在床前看了一会儿,自言自语道:“瞧你不像个流浪汉,你总该不会也没有家吧,是不是也是被人赶出来的?一个人吃饱全家不饿,跟我一样浪迹天涯?”

男人的脸上带着点污迹,身上又狼藉又狼狈,睡在干净的房间里显得有点怪异,因为没有热水,昨晚江入云只给他草草擦了一下,根本没擦干净,依稀只觉得这男人似乎长的不错。

整理了自己的背包行李,江入云才对着男人说:“饭和药都在床头柜上,还给你留了一点钱,如果醒来时饭凉了,外间有微波炉自己热一下,房间明天才到期,你可以再住一晚再走。”

江入云找了张纸把这些话写下来放在枕边,这才背起行李转身出门,完全没注意到床上有个男人已经醒来,正挣扎着向他伸着手。

他漆黑的眼睛里散发出惊人的热度,随着江入云的身影而移动,直到江入云关门离开,男人仍就伸着手,似乎想要去抓住什么东西。

“你,不许走...别......走!”房间中已经没有那个刚刚用温暖柔软的手摸他额头的人,独留下男人发出绝望又嘶哑的喊声......

江入云的暂居地在K市,和他老家一个省,并不算远,在这里可以听到乡音,又不用看见父亲一家子。如果可以,他是恋家的,并不喜欢离开家。

或许是因为从小的生长环境,江入云缺乏安全感几乎到了有些病态的地步,他喜欢熟悉安定的环境,经常会在他熟悉的范围内走动。

而不喜欢陌生的环境和陌生的人,因为陌生的环境和人他不了解,那会更让他觉得没有安全感,因为谁知道陌生人心里是不是在打自己的注意。

江入云有点自闭厌世,不想去信任任何人,还有点被害妄想症,但他并不觉得这样有什么不好,只觉得自己又没碍着别人,自己把自己封闭在一个觉得安全的小空间里研究自己喜欢的东西。

不用假惺惺说着虚伪恭维的话和人打交道,拒绝一切善意以及恶意,只自己待在小空间里好好生活,这样就不会受到伤害,毕竟从未得到,何谈失去。

他在K市一座学校附近租住了一个两室一厅的公寓,觉得大小空间正好,不会太大显得孤寂,也舒适度不错,一间房做卧室,另一间做书房让他鼓捣些喜欢的玩意儿。

江入云在卧室拿出这次新得到的铜锁片,也就是那个害得他差点倒在半路上的长生锁,和已经碎成两半的玉牌摆在床上,打开笔记本发帖。

“我的法宝认主认了一半,突然断电了,它还能继续认主吗?会不会坏掉?”过了一会帖子下就有无聊蛋疼人士回帖。

“是什么类型的法宝?坏了不怕,贫道可以免费帮你回收!”

“笨啊,你怎么认主的?必须滴血认主啊!”

“楼上的奥特了,现在早就不流行滴血认主了,神物自晦知道不?让你看出是法宝的那还是法宝么?楼主死心吧,神物只会在遇到天命之人的时候自行择主,它认主到一半就断电,肯定是觉得楼主炮灰命,它认错人了!”

“2333333楼上的说的好有道理怎么办。”

“要不楼主输点灵气试试看?没准还能认回来呢?”

看的江入云冷淡的脸上露出一丝丝笑意,回帖道:“已滴过血,血瓶都空了,现在没反应了!”

他回来时真的再次在铜锁片上滴过血,可是却再也不像他砸铜锁片割破手时有其他信息出现在脑海里。

挑了几个帖子回复了一下,还真有几个比较有建设性的,乐不可支的看了一会,就收到了回复滴血认主的那位网友的回复。

猜你喜欢

  1. 穿越小说
  2. 重生小说
  3. 玄幻小说
  4. 奇幻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