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果然发小说网 > 小说库 > 言情 > 药香逃妃

更新时间:2019-09-08 08:11:37

药香逃妃 已完结

药香逃妃

来源:奇热联盟 作者:一寸相思 分类:言情 主角:林绯叶段傲阳

热门小说《药香逃妃》是一寸相思所编写的重生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林绯叶段傲阳,书中主要讲述了:七月怀胎诞下一子,被身为摄政王的夫君段傲阳下令活活打死。只因,亲妹说她与西席先生有染!重活一世,林绯叶学医学毒,踩白莲花、斗姨娘、虐刁奴混得风生水起。却唯独对那个桃花素雨下的男子硬不起心肠……只因那一...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药香逃妃 第9章 笑观好戏 免费试读

是夜。

夜凉如水,柔和的白月光静静地泼洒在大地上,静谧中透出凉薄,也让这深夜中所行动中着的人,踪迹暴露无遗。

林绯叶的内室之中,由原本的欢声笑语化作现在的一片静寂。

“绿衣,把蜡烛吹熄吧。”

少女闲适中夹杂着疲倦的声音传来,原本风中摇曳的一点烛光,此刻也逐渐黯淡了下去,床上的少女翻了个身,嘟哝了一声,似乎已经沉沉睡去。

红袖小心翼翼地走了进来,足尖轻巧地点在地上,没有发出丝毫声音,此刻与绿衣窃窃私语道,“主子可是睡下了?”

“睡了。”绿衣压低了音量答。

红袖不再多语,而是微微颔首,静静侍候在一旁。

这个夜晚,看上去平淡无奇,仿佛将会和先前的每一晚一样,悄无声息地迎来黎明。

红袖望了一眼窗外的天色,抬手打了个呵欠,尽显疲态,“好困呐…”

“那你便先去睡吧,主子这儿有我看着。”

红袖轻轻点头,露出一抹感激的笑容,这才转身离去了。

她离开后约一盏茶的时间后,床上的女子一个鲤鱼打挺,翻身坐起,一双原本惺忪的睡眼,在此刻爆射出无限光芒。

绿衣暗暗一惊,掩住了唇瓣,“主子怎的没睡?明日定会觉得体乏的,后日便是牡丹宴了,主子定要好生调养生息…”

林绯叶抬手,慵懒的声音中渗透出阴森杀机,“今晚,我带你看一场好戏。”

“好戏?这时候哪还有戏子来给主子您唱戏呐!”

林绯叶勾起唇角,一抹冷艳的笑涌起,让她未施粉黛的面容上结了一层冰霜,双眸中有寒芒熠熠闪烁。

“这场好戏的主角,正是你最熟悉,却也最陌生的人。”

“谁呀?”

林绯叶朱唇开合间轻轻吐出一个名字,“红袖。”

话音稍落,不等绿衣惊诧,窗外的夜幕下,一抹鹅黄身影环视左右后,拉了拉衣领,朝着正南方向快步走去,那急匆匆的背影,看起来倍显心虚。

绿衣脸色惊疑不定,疾呼出声,“方才红袖身上所穿,可不正是一条鹅黄撒花布裙吗?这道身影是…红袖?”

林绯叶不置可否地颔首。

“那她三更半夜出门,是去做什么鬼祟之事?”绿衣花容失色,不敢置信。

这番惊愕而又难以置信的态度,和林绯叶当初得知红袖背叛时,如出一辙,足可见红袖的伪装之好,心计之深。

此女的城府,怕是连林雪儿母女都要甘拜下风。

林绯叶直直地望着夜色中红袖的背影,直到那抹鹅黄,彻底地消逝在夜色之中,再也觅不到一片衣角,她这才收回视线,眼神漠然,“看来,我也是时候整治一下我这兰香院中的各类人了,莫要叫她们觉得,一介妾室,可以欺到我嫡系的头上来!”

“主子的意思是…”绿衣也是心思灵透的人,此刻稍加揣摩,便领会了林绯叶话中的意思,脸颊忍不住鼓了鼓,“这烟姨娘也太过分了!自身也不过是一介姨娘,说白了也就是个奴婢罢了,居然胆敢在主子身边安插眼线!”

林绯叶唇边漾开一抹淡得几乎看不出的微笑,“无妨。我,会让她们付出血的代价!”

绿衣骤然发现,此刻的林绯叶,绝美的面容上绽放出圣洁的光彩,高贵中透出典雅,尽是大家风范。她已不再是绿衣所熟识的,那个只知琴棋书画、生性宽厚温和的娇小姐,这一刻的她,从头到尾,都绽放出崭新而又惊艳的光彩!

无形之中,似乎有着什么微妙的改变正在发生,原本清晰可见的命运之线,在此刻仿佛被笼上了一层薄雾。自她的那一刻起,命运就已经发生了的转折,一切,都不会再重演前世的悲剧!

三日时光弹指即逝,这段时日里,林绯叶一直蛰伏,按兵不动,与林雪儿母女倒也相安无事,再未多生事端。

牡丹宴,已然近在咫尺。

一如前世,林府收到了两张由广阳侯夫人送来的帖子,邀请了林绯叶与林雪儿二人一同前去。

林绯叶早起梳妆,一袭月白蝶纹束衣,愈发显得清丽脱俗。三千青丝绾成云鬓,发间一对由羊脂白玉制成的上好玉蝴蝶,从触角到翅翼,无不雕刻得十足精心,此刻盘在墨发之间,仿佛随时都会振翅欲飞,令本就天香国色的她,愈发增添了一抹灵动。

她的容颜,本便是世间难寻,加以薄施粉黛,便愈发美得空灵脱俗。

林府正门口,一辆翠盖珠缨八宝车正静静停着,她轻巧地跃身而上,虽是一介女子,但生在名门将相之家,做出如此举动倒也不显粗鲁,反倒是格外英气十足。

“姐姐,等等我!”

就在她欲要启程之际,一声娇呼从马车外传来,令她微微蹙起了眉头,掀开帘子向外看去。

“好姐姐,你可不能丢下我!”林雪儿今日显然也是精心打扮了一番,只是此时仪态全无,拎起嫩粉色的裙裳,急急地跟在马车后。

林绯叶冷笑一声,清冷的声音中满是嘲讽,“你自己没有马车?若是没有,便让烟姨娘替你买上一辆好了。更何况,林府之中难道没有其他马车了?你非要来与我同抢一辆,究竟是何居心?”

她林绯叶可不是,还没有大度到与血海深仇的仇人共享马车的份上。

“这…”林雪儿一时语塞,愤愤地捏紧了拳头。若说马车,以林府的做派,自然不止这一辆。只是却尽皆没有这辆华车来得奢华气派。

牡丹宴,是她在众上流权贵面前的首次亮相,若是乘着一辆黑漆马车去,岂不是叫人耻笑?更甚至于,会让那些原本对她心存好感的公子哥儿,觉得她此人小家子气起来。

林雪儿思及此,软了声音,一双柔若秋水般的眼眸企盼地望向林绯叶,“姐姐休要再生我的气了,那一次的确是我不小心,多生了事端,惹得姐姐不快。只是姐妹之间,哪里有隔夜仇?姐姐便让我上了这马车吧。”

“姐妹没有隔夜仇?”林绯叶咀嚼着这句话,原本淡漠的眼神中寒芒闪动,她此刻多想揪着林雪儿的衣领逼问一番。

猜你喜欢

  1. 穿越小说
  2. 重生小说
  3. 玄幻小说
  4. 奇幻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