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果然发小说网 > 小说库 > 玄幻 > 绿洲魔城

更新时间:2019-09-08 15:36:28

绿洲魔城 连载中

绿洲魔城

来源:幻想书院 作者:寂沙洲 分类:玄幻 主角:雨辰巴克

主角是雨辰巴克的小说叫做《绿洲魔城》,它的作者是寂沙洲写的一本玄幻风格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魔力或战力到达一定的阶段,力量自动形成实体,是一种被称之为‘器’的武器或者护具,器拥有着不同的形态和力量,并且随着个人的成长而成长,也只有拥有器的人才算得上一个高手。人类制造的武器在它们面前只能算得上...展开

本书标签: 游戏小说

精彩章节试读:

绿洲魔城 第三章 继承仪式 免费试读

第二天,雨辰遵照贝克的约定带来了一个空的水囊,贝克轻轻的摇动了一体,由红色慢慢的变为了天蓝色,对此雨辰并没有感觉到什么奇怪,对此已经见多了。接着慢慢的伸出了长长的卷舌,舌头前段有个小孔,对着水囊吐出了一小口的水来。“老了,力量居然变弱这么多。一个晚上只能聚集这么点水呀。”接着蓝色的身体慢慢的回复了红色。慎重的说:“把水囊留在这里吧,过几天有用。”雨辰也没有多问什么,贝克慢慢的移动着前爪在身体下面拔了个洞把水囊埋在了里面又再次不动了。

这个时候,一个年轻的沙舟走了过来,来的正是拉姆的弟弟拉萨,看到雨辰又在这,轻蔑的说:“真是物以类聚呀,都是。呵呵......”“老贝克,你什么时候回归呀,留点食物给其他火螅吧,呵呵......”说着转身就走,雨辰心里很不是滋味正要发作,老贝克已近用尾巴卷住了他的手说到:“你还小,别去惹他。惹怒了又要在你身上撒气了。我也老了,也该回归了。”

所谓的回归,也就是沙舟们和魔兽之间的协议,一个年老没有了能力的魔兽必须离开族群自生自灭。沙漠中的残酷没有同情和怜惜,生存才是正道。既然已经没有了共生利益,那么共生关系已经不存在了。但是毕竟双方都一起生存了那么久,沙舟也没有立刻赶走没用的魔兽,但是供给的食物会越来越少,弱者必定是强者的食物,这是永远不变的铁则。

“爷爷,你不能走呀。你走了我怎么办呀。”雨辰已是伤心的抽泣起来。

“孩子,别哭。这就是生存,既然我不能为沙舟带来贡献,那么他们也没有必要给我庇护,你还小。不过你必须懂,因为你也必将面对的事实。生存下去就必须坚强。你下去吧,我也要集聚点能力,过几天我就要回归沙漠了。”

雨辰依依不舍的离开了兽栏,心中的伤感此时更是强烈。走在沙堡里面的通道上朝着家里的方向走去,这个时候多么希望他的巴克父亲能在身边可以听他诉说。沙堡里面的居民除了他的萨利母亲和巴克父亲关心他之外再无他人,想到贝克的即将离开,心中的悲伤更是无法宣泄。

刚要走进家门,巴克的两个儿子刚好拦住了去路,嗤嗤的笑道:“小,听说你又去老贝克那里呀,哈哈......它也快回归了,估计没走出前面的沙丘就给其他魔兽当食物的份咯。你什么时候也要回归呀。”

面对他们的耻笑雨辰已经是习惯了,如果是平时的话,他会默默的站在那里让他们说个够,直到他们觉得没意思了走开为止,可是这两天来心中的悲愤没有得到宣泄,此时面对对方的挑衅已经是差不多到了容忍的极限,愤怒的瞪着双眼看着他们两个,毕竟人类的孩子在这个时候已经有差不多成年沙舟的高度,而他的两个也没有他胸口那么高。

他们两个抬头面对雨辰的眼神立时愣了一下,面对于比他们高大的雨辰也是有些许的压迫感和胆怯了。但是,随即看到后面拉姆的孩子拉吉向着这边走过来,硬是提起胆量来,毕竟这些年来他们都随意的欺负雨辰也没有遭到反抗。朝着后面的拉吉招手道:“拉吉,快来看小哭丧脸的样子。”随即三人哈哈的笑了起来。

“三位,今天心情不好。让我回家休息吧。”雨辰还是硬生生的按下了心中的愤怒

“谁是你了,你只不过是我爸爸好心在沙漠中捡回来养的。和那个老火螅贝克是一样的?”

一而再的侮辱贝克的言行令他实在无法再忍受下去,一声怒吼就扑向了他的两个,把他们按在了地上,后面的拉吉见状也加入由背后双手扣住雨辰的脖子硬是往后拉,雨辰的手为之一松地上的两个各自拉住雨辰的手左右掰开,左右方向一滚,拉吉见式后扣该为前推,硬是把雨辰推倒在地。雨辰也不弱,往前倒的同时也不管前额撞在地上的疼痛两脚往后一蹬,硬是把拉吉整个身子蹬了个倒栽滚了几个跟斗,对于他的两个由于巴克的原因他是不敢下重手的,但是平时拉姆和拉吉对他的态度本就没有什么好感,这下更是没有手下留情,雨辰在这群孩子当中也算是高大威猛的了。本身的重量就差不多是拉吉的两倍的,这一蹬拉吉可不好受,倒栽两个跟斗之后怎么也站不起来了。他的两个见这情况吓得也不敢再出手。

可就在这个时候拉姆刚驯兽回来,一下沙堡就见到他的儿子拉吉给雨辰的一下后蹬躺在地上爬不起来,心中无名火烧起,抄起手上的驯兽鞭一个反手就抽在了雨辰的背上。雨辰只觉得背上一阵刺痛条件反射的向旁边滚去,但是毕竟沙堡里面的通道并不宽阔,还没滚动一个身位就给墙壁挡住了去向,刚要坐起来眼角就见到拉姆手中的长鞭又向他抽下来,忙双手抱住脑袋,这个时候长鞭已近抽在了他的手臂上,硬是抽出了一条深深的血沟来,此时的雨辰忍受的疼痛已经没有了反抗的能力,只是抱着脑袋蹲在墙边怒视着拉姆。

拉姆口中痛骂道:“好你个小,寄生在我族内居然还敢伤我儿子。要不是看在巴克和长老的面上我今天非把你拉出去喂我新抓来的魔兽不可。”

雨辰愤怒的往地上吐了一口满是土沙的吐沫,悲愤的怒视着拉姆并没有发出一声**,心中的痛苦已近比身上的皮肉之伤更胜百倍。

这个时候听到吵闹声的其他沙舟们已经围了过来,见状都是哈哈笑着看着雨辰狼狈的样子说到:“我说拉姆,你堂堂一个驯兽师今天怎么训不了一个人类的小孩呀。看他的眼神就知道野心未了了。看来你还要下点功夫。”

这个时候拉吉已经在他的两个的搀扶下抱着肚子站了起来。气愤的说:“爸爸,你今天一定要好好教训教训他,让他知道沙舟的规矩。”

在旁人的调侃和儿子的诉说跟是令他火上浇油,拉姆愤怒的看着雨辰哈哈笑着对着旁边的人说道:“大叔我今天就让你们看看我是怎么对待还没有驯服野性的魔兽的。”

说着手中的鞭子提过头狠狠的又是抽了下去,雨辰忍受着巨大的疼痛居然没有啃一声,只是努力的瞪着眼睛看着拉姆,他要记住今天所受到的屈辱,每一下的疼痛他都记下来,将来十倍百倍的奉还给他,这次的屈辱令雨辰的内心慢慢的转变了,变的更加坚强。

噼啪的声音不断响起,旁边冷漠的笑声这是已是更盛,这皮鞭本来就是用魔兽皮泡制而成的,本身就坚硬无比,上面还有突出的金属颗粒,平时刚抓回的小魔兽野性未了,就是用这个招呼的,魔兽虽小可防御还是要比人类大的多,可抽在魔兽身上都会发出嗷嗷的叫声,何况一个人类六岁的孩子,在拉姆抽下第十鞭的时候已经没法再抵住了,双眼一翻晕死了过去。耳畔还是回响着沙舟们无情的笑声......

当他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躺在了床上,他的萨利母亲坐在旁边,用一条小布条沾起杯子里面的水一点一点的擦着雨辰**辣的伤口上,为他减轻痛苦,见到雨辰醒过来已近痛苦的掉下了眼泪,沙漠中的水分是多么的少。水就是生命的代言词,无论受到多大的痛苦都是不会掉下眼泪的,此时的萨利可见是多么的痛苦,是心中的痛苦,为自己的无能没能保护好自己的孩子,也为雨辰身上的伤痛。

萨利没有说什么只是抱住雨辰的不停的抽搐着,雨辰心中此时才感受到一阵的温暖,一瞬间忘记了身上的痛苦,缓缓的说到:“母亲,我没事,不痛。”

听言萨利更是难过的抱紧了雨辰悲愤的说:“孩子,你受苦了,母亲无能不能为你讨回公道,你要忍住,到你巴克父亲回来再给你讨回公道。”“你已经昏睡了三天了,我已经把你的事情跟你的老贝克说了,它叫你伤好了再去找它,不用担心,估计它也在见你最后一面之后就也该回归了。”

雨辰心中一阵抽搐,用力挣扎的想要起来,但是一阵疼痛让他立刻倒在了床上。萨利赶忙按住了他的身子不让他起来。“我知道你和贝克的感情,不过你就放心的躺着吧,老贝克没见到你之前他是不会走的。”

听到这里雨辰才心中一阵安慰,精神一下松懈下来立刻又昏睡了过去。

接下来的三天雨辰都在床上度过,也没有再说一句话,有时候目光呆呆的望着床边的水晶摇篮发呆巴克曾经跟他说过,这个摇篮是和他一起来到这里的,上面两个水火元素的图案也可能是他家族的标记,如果有一天有机会找到自己家族的好相认,所以也没有丢掉摇篮一直保留了下来。

这天夜里,雨辰已近感觉到身体已经恢复了些少的力气,他努力的下了床,扶着墙边缓缓的向着沙堡外面的方向走去。

沙堡外的夜晚,那是和白天完全不同的一个景象,狂风呼啸,也不是白天的炎热而是刺骨的寒风,夹杂着沙尘的严酷寒冷气候,如果说白天的沙漠是炎热的地狱那么晚上的沙漠是冰冷的地狱。

雨辰刚走出沙堡一阵寒冷的风吹过。伤口一阵收缩,那刚粘合的一层薄膜立时又裂开,一阵疼痛反而让雨辰的精神为之一振,他艰难的爬出沙堡缓缓的向兽栏的方向爬去,他这个时候内心的痛苦只有见到那个看着自己一直长大并一直陪在他身边的老贝克才内稍稍缓解,只有它的关心才能让现在的他心里好受些。

老贝克听到沙堡方向沙面上的动静警惕的张开的眼睛,立时心中一个激灵,慌忙的跑了出去,如果有人见到的话一定会惊奇,老贝克这几年来已近大部分时候都躺再了那里,就算有走动也是也是缓慢的移动着四肢走动,此时却是多么的灵活。

一跑出兽栏就见到了地上缓缓爬动的雨辰,老贝克心中一阵抽搐,立刻一闪到了雨辰身边,用尾巴卷起雨辰的身子放再了脖子上,宽大的肉冠往后一收缩,把雨辰包在了里面跑回了兽栏里面。

看着雨辰身上的伤,贝克心中一阵杀意涌现出来,毕竟它是魔兽,虽然给驯服后在沙舟内呆了多年,但是内心的野性也只是给压制了下来而没有消失,如果现在是白天的话一定可以看到老贝克的肉冠上火红得鲜艳,就如同血染的一样。

随即放下了背上的雨辰用身子一卷,环抱着他。那个足有一米多宽的脑袋贴着雨辰的头,雨辰这个时候可以清晰的看到老贝克的双眼透出的血红色的杀意,雨辰也从来没有见过老贝克如此的眼神。

“想报仇吗?”四个字在老贝克的喉结上响起。

这三天来躺在床上雨辰无时无刻的就想着这几个字,这个时候在他尊为爷爷的魔兽口里说出来时那么的冷漠,同时也撞击了雨辰的内心。

雨辰斩钉截铁的的咬着牙嘴里只奔出了一个字:“要!”

“好,很好,我本来一直在犹豫是不是该给你承接我的沙晶核,一来是这本是火螅族不外传的秘法,二来也怕你承受不了这巨大的能量爆体而亡。但是现在,也没什么犹豫了,没有力量的你在沙漠中也不可能生存下去。不过我要告诉你你所要承受的痛苦是你难以想象的,毕竟你也是区区人类的身体罢了。”

魔兽都是孤傲的,就算虚弱如今的魔兽也保留的心中的一份骄傲。

接着贝克前爪探下的沙子里面抓起了之前埋下的水囊,经过几天的储存水囊已近鼓胀的满满的一袋。

“里面的装的水并不是普通的水,是我生命精华的一部分,你打开囊口含在嘴里,当你生命最虚弱的时候就喝一口,接下的发生的事情你不要惊慌。只要接受就可以了。”

雨辰默默的点了点头表示明白了。

随即,老贝克站了起来,张开了那血盆的大口,把雨辰从头到脚的吞了下去,雨辰心中对老贝克是多么的信赖,也没有反抗就已经给贝克生吞了下去。

老贝克缓缓的站了起来,慢慢了走了出去,一直走到过沙舟的看哨的沙舟族地界,一直向沙漠深处方向走去,两个看哨的沙舟族也没有阻拦他。族内的人都知道,这条老火螅也差不多要回归了,见它向沙漠方向走去也没有什么惊奇,两人缓缓的说到:“老贝克也差不多是时候了呀。好孤傲的性格呀,回归也要等到这深夜。明天再去跟长老们汇报吧。”

老贝克的身影消失在茫茫的风沙之中,可是它并没有走远,刚一过了一个沙丘就停了下来,以前支为中心,尾巴着地,转了起来,先是一个大圆圈,身子并没有停留下来不停的转动起来,尾巴不停的拍打着地面,一副奇怪的景象呈现出来,沙面上出现了一个奇怪的圆形图案,图案并没有被风沙所吹掉,显然有魔力的保护,老贝克所划出的图案正是火螅传承魔沙晶核的仪式,一个古老的魔法阵,随着一阵闪烁的光芒魔法阵亮了起来,老贝克的身影缓缓的消失在了魔法阵内。老贝克一消失,魔法阵光芒立时消失,一阵风沙过后,地面上在没有留下任何痕迹,就如同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眼。沙漠的夜空依然是那么的平静而又寒冷。

猜你喜欢

  1. 穿越小说
  2. 重生小说
  3. 玄幻小说
  4. 奇幻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