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果然发小说网 > 小说库 > 言情 > 许你婚途盛世

更新时间:2019-09-09 11:21:48

许你婚途盛世 已完结

许你婚途盛世

来源:七悦文学 作者:紫灵雅 分类:言情 主角:南宫渊叶澜清

《许你婚途盛世》是一本现代言情小说,这本书的作者是紫灵雅,小说主人公是南宫渊叶澜清,小说内容精彩丰富,情节跌宕起伏,非常的精彩,下面给大家带来这本小说的精彩内容:一场误会,南宫渊恨惨了叶澜清。两年后,再相见,却如此难堪。“叶澜清,这是你欠我的!”南宫渊一如既往的冷漠。“你要我怎么偿还?”南宫渊步步紧逼:“以身相许!”...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许你婚途盛世 第七章占有 免费试读

第七章占有

话音刚落。

男人叩着她下巴的力度猛然加重,叶澜清只听到骨骼一阵闷响,秀眉促成了一条曲线,脸色倏然发白,男人冰冷的气息喷薄在她的脸上。

“呵,你就这么反感我?”

叶澜清死咬着唇瓣,怒容满面的蹙眉呵斥:“你放开我!”

南宫渊目光深沉如夜,睨着那张惨白的脸,胸口闷疼得厉害,手上的力道倏地一松,可那道狭长的黑眸还是迸出怒火。

“你现在有资格反抗吗?”他咬牙碎道。

话毕,直接将她拦腰抱起,朝房间走去。

是的,她没有资格。

脸上哀戚一片,可笑的是,她如今只是他南宫渊圈养的金丝雀。

他要,她就得给。

这男人,不管清醒或者酒醉,浑身无时无刻都在散发着危险的气息,她的心不由得发怵,挣扎着想从男人的禁锢里下来。

“你放我下来,南宫渊!”

可回答叶澜清的,却是男人更加禁锢的力度。

房间里昏暗一片,没有开灯,在一阵天旋地转后,她被扔在了柔软的大床上,刚想起身却被男人压过来的身躯,狠狠的压制在床上。

那灼热的呼吸喷洒在她的脸上,她整个人犹如惊弓之鸟。

“叶澜清,你的心是铁做的吗?怎么就那么狠心?”他俯下身在她的耳畔嘶吼。

为什么不辞而别?

为什么害死他的?

到底为什么?

面对男人的愤怒,她只是浑身颤栗,死咬着下唇。

“…”

她解释了,可他却不会听,何必再自欺欺人的解释呢?

女人的沈默,令他更加愤然,压抑了两年的愤怒无处伸展,失控的理智要他狠狠的折磨她,借着月光睨着女人此刻紧咬的唇。

阻挡不住内心的迫切,薄唇猛然敷了上去。

“唔…唔…”

“南,宫,渊,唔…”叶澜清气喘吁吁的呼喊着他的名字,感觉所有的空气都被男人掠夺殆尽,她快要喘不过气来了。

皎洁的月光高悬在夜空中,透过窗纱洒进来,叶澜清睁开双眸,扭过身看着身侧已经沉睡的男人,冷峻的面容近在咫尺。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

只知道男人一直疯狂的索要,而她只是沉溺在他的炙热里。

此刻,炙热从身体里退下来后,才惊觉浑身都像散架了一般,睨着那张自己日夜思念的面容,叶澜清的鼻子一片酸涩。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眸里一片哀戚,她双唇翕动:“我真的没有害死你。”

为什么南宫轩会死呢?她明明没有杀他,为什么南宫渊会说自己杀了他的,这一切的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

嘟嘟—

思忖间,床头柜上的手机传来响动。

手机不依不挠的响了几次,叶澜清终是耐不住好奇心的煽动,将手机拿到眼前,上面赫然显示着‘沈曼吟’三个字,她的心蓦然一阵刺痛。

脑子里涌起他们亲密依偎的画面,心口泛着难言的酸涩。

许久后。

她才将手机放回了原位。

“既然都有未婚妻了,何必这样折磨我呢?”她低低的垂问。

可是,没人回答她这个问题。

偌大的房间里,只有男人粗重的呼吸声伴随着她,叶澜清就这样睁着眸,临到天亮才耐不住困倦,睡了过去。

朝阳透过窗,打在她的脸上。

腰上搭过来一只大手,叶澜清整个人瑟缩了一下,那紧贴着掌心的肌肤泛起疙瘩。

背对着男人,她睨了眼时间。

七点了。

此时,桌上的手机又响了起来,还没来得及反应。

腰上的手抽离而去,而后男人的手臂横过她,拿起了柜子上的手机,低沉暗哑的嗓音在身侧响起。

“曼吟,怎么了?”南宫渊眉宇微蹙。

叶澜清紧闭着双眸,耳朵却可耻的一放过一丝声音。

依旧还是沈曼吟,叶澜清嘴角泛起苦笑。

她可真执着,打了一晚上不够,一大早又接着打,看来很爱南宫渊吧?

“你在哪?我一晚上打你电话没人接,我很担心你。”

女人急切而温柔的话语,落入她的耳里。

泛着冷意的黑眸睨向身侧的女人,早就醒了还装睡?南宫渊薄唇带着一抹戏谑的勾起,“工作太晚,就在公司睡了。”

闻言,叶澜清身躯一僵,死咬着唇瓣,眸里一片哀伤。

是啊,确实工作太晚了。

不过,那个工作却是需要用到她罢了。

她的耳里一片嗡嗡作响,再也听不进其他。

片刻后。

“好了,不用担心我,你好好照顾自己,我忙了。”

男人叮嘱了几声后,便挂断了电话。

身侧响起男人起床的声音,紧接着是男人不带一丝温度的森冷话语,倏然闯进她的耳里:“怎么?装睡偷听别人的谈话,很好玩是么?”

叶澜清闻言,捏着被子做起来靠在床头。

咬着唇,没吱声。

心口一阵刺痛。

地上一片凌乱,她的贴身衣物散落在地上。

她的脸蓦然燥热起来,感到一阵羞耻从心间溢出来。

南宫渊的冷眸睨向她,女人胸前的雪白上印着情爱的痕迹,是他昨夜的杰作。两年了,对这个女人的身体还是食髓知味。

下腹涌起强烈的欲望,他的眸色倏然一暗。

该死!

“做别人的,就该把技术练到家,希望叶小姐好好把练好。”南宫渊将二字,咬得很重,撇下一句轻佻的话语,就转身出了房门。

猜你喜欢

  1. 穿越小说
  2. 重生小说
  3. 玄幻小说
  4. 奇幻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