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果然发小说网 > 小说库 > 穿越 > 老公来自六扇门

更新时间:2019-09-14 10:41:33

老公来自六扇门 已完结

老公来自六扇门

来源:微阅云 作者:西洲意 分类:穿越 主角:丁栀秦明

小说主人公是丁栀秦明的书名叫《老公来自六扇门》,是作者西洲意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突然闯入丁栀生活的来自四百年前的六扇门捕快秦明,二人被迫着生活在一起,开始了搞笑而温馨的“同居”生活,丁栀身为法医,忙于工作,巧然之下,二人共同解决一个有一个迷案,又被卷入到一场最大的阴谋之中,身为刑...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老公来自六扇门 8、伺候老 免费试读

虽然李燃最终还是让贺炜去调查了一通,但是结果并不是李燃猜测的那种可能性,杨明明说的全部都是正确的,全部能够找到人证物证。李燃虽然心里也清楚杨明明就是那个凶手,但是先前做的一切工作都让她一句“自首”而显得白费了,心理有些许的不痛快。不过案情得以真相大白,众人心中总算是落下一块石头。

每当一个案子结束,刑警队都能够完全放假,好好休息几天,把前几天给身体欠下的债给还回来。

然而,丁栀就没有其他人这么幸运了,家里的那位老如同原始人一样活在当下,可有的她忙活。

不过想想也是,丁栀在二十一世纪生活了二十多年,花费了这么多年才学习到这么多知识,要他在毫无基础的情况下,抛下旧思想,忽然接受新的知识体系,确实是相当难的。

休息的第二天,丁栀就起了个大早,煮了皮蛋瘦肉粥,煎了鸡蛋,去客房把睡得笔直笔直的秦明叫起来。当然,叫他起床是丁栀这辈子做过的最简单的事情,每每都是丁栀一踏进秦明的房间,他就立刻坐起来了,丁栀奇怪,“你睡得不好吗?”

“习武之人自当时刻警惕。”

这话落在丁栀心里,难免有几分疏远的意味,丁栀心里还有丝丝的同情之意,难道学武之人连个好觉都不能睡?

她的语气也不由得温柔了几分,“洗漱了起来吃早饭吧。”

秦明僵硬的点点头,他还不能适应穿着现代人这样暴露的衣服坦然的在一个女子面前,丁栀上下打量秦明一番,即刻转身继续做早饭了。

自秦明莫名其妙的出现在丁栀家里,就发生了前阵子的案子,她几乎每天都是忙碌的,日夜颠倒,时间紧张,几乎吃饭都是直接外卖或者是泡面、饼干、面包等等,难得有时间,她能够展示一下自己的厨艺。

其实,丁栀的厨艺是非常好的,即便她从事的是法医这样忙碌、血腥而冷漠的工作,可是她本人是非常愿意去享受生活的,从早餐开始,就开始了一天精致的生活。

所以,当秦明洗漱完毕,站在饭厅时,就看到饭桌上摆着两碗皮蛋瘦肉粥,粥的右边摆着一个盘子,盘子里摆着一个小三明治,三明治里夹着的是培根肉和火腿,三明治旁边是一个煎的干净完整的鸡蛋,而粥的左边则摆着一杯牛奶。

秦明站在一边看着桌上的东西,迟迟未动。

丁栀整理完从厨房出来,一边擦手一边问秦明,“诶?你站着干什么?来吃早饭了,啊,不对,是用早膻”她忍着笑意,“来体验一下几百年后的人的生活。”

秦明微微点头,便坐下,粥他自然是认识的,煎鸡蛋他没有尝试过,还有这个三明治,和前几日吃过的某些面包长得挺像,这里面的肉是腊肉?还有左手边摆着的是什么,羊奶?可是却没有羊奶的腥味,反倒是有一股清淡的香味,他微微尝了一口,带着微微的甜意,微热的液体滑过喉咙,沁人的香气就在五脏六腑间游走晕开,他不由得舒展开眉头。

丁栀将秦明的反应全部收入心底,“这叫牛奶,就是奶牛挤出来的奶。”

秦明点头,“嗯,我们会喝一些羊奶,但也不多。”

丁栀不满,“羊奶哪能和牛奶比。”

秦明不屑多说,学着丁栀的样子吃三明治,入口的味道却不是腊肉的味道,他咀嚼了几口,“这是何物?”

“培根肉,自西方传进来的一种食物,肉质紧实,和你所想的腊肉有异曲同工之妙。”

秦明诧异丁栀怎会知道自己在想什么,丁栀也不给他时间提问,直接说道,“你无论见着什么,都会和古时候相似的物品进行对比,我也许还不了解你的为人,但是你的行为方式极具有规律性,很容易总结。”

秦明面色奇怪,低头喝粥。

当然,丁栀的心眼自然比不上在宦海漂浮过的人,秦明难伺候的程度直接让丁栀撂挑子不干了。

看电视他在一边一惊一乍,等好不容易适应了会在那个方格子里动作的人却又一直指手画脚,明明是个话少的人,这会儿却很多话了,一直叽叽喳喳没个安静;等丁栀好不容易放弃看电视了,去看书了,秦明又喊肚子饿,要吃饭,西餐不行,必须吃中国菜,中国菜丁栀也会,只是没有西餐做的那样得心应手,这完全就是给了秦明挑三拣四的机会,他咬一口青椒肉丝,“肉太老了!”再喝一口番茄鸡蛋汤,“太淡了!”

丁栀哪里是秦明认为的贤惠的女人?

她直接将筷子一甩,“你要是觉得不好吃你就不吃,没人拿刀架在你脖子上让你吃!”

秦明眼里含着笑意,嘴上却严厉不堪,“正所谓三从四德,却没见你有一样,你这样的女子,是找不到婆家嫁出去的。”

这话算是没把丁栀笑得从板凳上摔下去,“我的老,男尊女卑的思想早就不复存在了,现在是女权主义社会,”

秦明更是不啻,“数典忘宗!”

完全同鸭讲,根本就不可能讲得通,丁栀不耐烦的将碗筷一收,“你还是适合吃饼干泡面!”

傍晚的时候,晚霞给W市罩上一层温柔的光,白天的喧嚣仿佛在这个时刻自动退场,半明半暗的城市欲语还休,叫人心里不自觉笼上几层悲伤。

夕阳之美,总是带了几分伤心意味的。

秦明很喜欢站在窗前看着窗外如同蚂蚁般行色匆匆的人和车,今天他依旧看着,却忽然:“你们现代人看待过往历史几千年,又是作何想法?”

这个问题其实挺难为丁栀,丁栀不太擅长人文社科类,但她是秦明在这个世界里唯一的朋友,她还是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不管怎么说,中国恢弘的历史,足足五千年,这五千年,风云变迁,物转星移,文化积淀自然非常深厚。但凡事有利必有弊,正因为文化厚重,才使得中国在面对世界巨大变局的时候迈不开腿,固执的沉溺于过去的成就中,输掉了发展的契机。”

发展?这窗外尽是怪异机器的世界便是发展?“这窗外到底是怎样的世界?”

丁栀震惊,“你想去这个世界看看?”

秦明微微点头,霞光透过层层云雾和城市穿透而来,已然温柔十足,笼罩在秦明挺立的容颜上,为他带上一层萧索的意味,丁栀怔怔的盯着他片刻才说道,“你在我的家里,还仍旧可以保留许多旧习惯,可你如果踏出了这个门,走进了外面的世界,也许,你就再也回不去了。”

秦明点头,“我仍旧不知道我为何会来到这里,可我想这种奇异之事,怕是千年才有一次,或许在我有生之年,我都再难回去了,这几日,你在外面跑,我已经想的非常明白了,如果我是注定了要来到这里,既是命中所劫,就必要坦然处之,你说的对,我必须入乡随俗。”

秦明转头凝视着丁栀,眼里有抑制的悲痛,“来到你口中的现代已有一段时间了,这里的一切都让我觉得不可思议,所有的所有,哪怕一个最细枝末节的地方都和我曾经的生活截然不同,不管我怎么说本质未变,但我也知道,变了,太多的东西变了,我不能固守着这一方天地不出去,我要去看看外面的世界,看看未来。”

他寥寥数语,却叫丁栀心里悲哀不已,这个老就要这样的冒然闯进一个全新的世界,开始全新的人生吗?

丁栀轻轻走上秦明的身边,不自觉摸上他如玉的秀发,“真好,真想知道你们是怎么保养自己的头发的,这么好的头发,就这么剪了,我都舍不得。”

秦明转头怒瞪着丁栀,“为何要剪去在下的头发?”

丁栀忽觉刚刚的气氛顷刻间消散,“你看看现在还有哪个男人会留你这样的长头发?你如果真的要走出去,就要做出很多很多的改变。或许当你已然活成了我们的模样的时候,真的,就再难回去了。”

秦明低头望着自己的头发,素来高冷的面容染上了依恋的味道,丁栀知道,在他们眼里,身体发肤,受之父母,怎么能够随意剪切?

可他,眼里的依恋渐渐散去,取而代之的是坚毅和无奈,“那减吧。”极其冷淡的一句话,轻易的就将自己的命运改变。

“你如果下定决心,这一步踏了出去,便无法回头。如果某个时刻,你又能回去了,你着现代人的衣服,说着我们说的话语,那人们只会将你视作疯子,会残忍的对待你,这一举,你确定要赌?”

秦明抬头看着远方的天空,“我将它赌在命运上。”

猜你喜欢

  1. 穿越小说
  2. 重生小说
  3. 玄幻小说
  4. 奇幻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