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果然发小说网 > 小说库 > 言情 > 良妻有毒

更新时间:2019-10-09 12:15:00

良妻有毒 连载中

良妻有毒

来源:幻想书院 作者:画堂春梦 分类:言情 主角:姚婧姝星遥

甜宠新书《良妻有毒》由画堂春梦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姚婧姝星遥,内容主要讲述:说我毒良妻,我偏生不是,深宅内苑多是非,我只做傲娇的自己。...展开

本书标签: 重生小说

精彩章节试读:

良妻有毒 第十二章 风波 免费试读

姚府,绒苑。

因夏氏住的地方有一棵合欢树,合欢树别名绒花,所以这里也就叫绒苑。此时陪房蓝樱正在夏氏屋里跟她说着些什么。蓝樱高高的个子,一张圆盘脸,五十出头的岁数,一年前儿子娶了姚府二太太陪房的外甥女,如今媳妇已经有了身子,再过一个月就要生养,她对夏氏笑道:

“咱们家跟束家可要亲上加亲了,大太太可知三姑娘要嫁的人是谁?我那媳妇的亲姨妈是束家二太太的陪房,我们家三姑娘嫁的就是这位二太太的小儿子,府上都喊他四少爷。”

“哦!”夏氏惊呼出声,谁不知道束家有钱,外面早就传言束家的钱能绕紫禁城一圈,听说昨天府上来了官媒,夏氏还觉得奇怪,过后才知官媒是束家派来的,他们看上了姚婧姝。夏氏是一个好妒的妇人,想想那姚婧姝马上就要飞上枝头做凤凰,可他们家婧好开了年都二十四了至今还没有婆家,姑娘家到了这个岁数已经不是自己选人家,而是人家选你,别说富贵的,就是跟姚府不相上下的人家恐怕也不会看不上这么大岁数的姑娘。说起来还是夏氏自己埋汰了女儿的婚事,想那婧好十六七岁的时候也有人上门提亲,那都是因为夏氏眼界高,不是嫌人家穷,就是嫌人家官做得小。二十四岁是那个时代的剩女,夏氏已经为女儿的婚事急得抓破头皮,可就在这个节骨眼上姚婧姝却要嫁人,而且还择了一家既富且贵的,如此那好妒的夏氏能不愤恨吗。

“娘,这事也太奇了,简直像话本里写的,那姚婧姝有什么好的,若论身份她哪里比得上我,只不过是一个庶出的女儿罢了。刚才蓝嬷嬷说她的亲家是束府二太太的陪房的亲妹子,向她打听婧姝的为人,娘,我们何不告诉人家,婧姝是个不好的,灭了束家想要人的心思,这不就结了。”

婧好话一出口,蓝樱在心里直呼,三姑娘模样人品都是一等一等的,况且性子又好,待人又宽厚,这大姑娘怎么会说出这起子昧良心的话来,真真冤枉死人了。虽然蓝樱是夏氏的陪房,可却是个明事理的,从不参和着夏氏搞阴谋诡计。

夏氏铁青着脸坐在榻上一言不发,等过了会儿,举手重重的拍了一下杌子,一骨碌从炕上蹿了下来,没好气道:

“你们待会只不要出声,我到要好好教训一下那个恬不知耻的死丫头。”

蓝樱见夏氏风风火火跑了出去,恨自己一时嘴快对她说了这个事,如今飞也似往外跑准是去找三姑晦气。

“唉,我真是老背晦了,三姑娘一个未出阁的姑娘家还不被她辱没死。”蓝樱懊悔不已,但也没有办法,只能跟在夏氏母女身后一起朝香樟苑跑去。

“娘,你想怎么教训婧姝那个死丫头?给她两个大头耳光还是怎么着?娘,你可要想清楚,咱们的仇能在今天报也是上天开眼,想那姚婧姝一向都不把我们母女放在眼里,每次娘找了由头想处罚她,她都能反过来弹压咱们母女。正所谓一鼓作气,我们索性趁此机会来个一不做二不休。”婧好如此撺掇夏氏,蓝樱听了直摇头,真是有其母必有其女,见娘在气头上不是帮着劝和而是火上加油。

夏氏用牙咬着下嘴唇,发狠道:

“你说的对,那死丫头处处弹压我们母女,一张嘴厉害的什么似的,十个男人都说不过她,不过今天她却要栽在我手里。”蓝樱见夏氏肚子里长笋,一副成竹在胸的样子,急得汗都出来了,不知三姑娘会怎么对付这母女两,可真让人担心啊。蓝樱四处张望,想若是碰到个人叫她先去三姑娘屋里通一下气,如此三姑娘也好早做准备。可不巧的是这回子正是府上的人午睡之时,蓝樱找不到一个可以报信的人。

“蓝嬷嬷你快点,怎么行的这么慢,像龟爬似的。”婧好已经不耐烦蓝樱磨磨蹭蹭,催她快点,蓝樱心下嘀咕:

“说我像龟爬,那可真是和尚撑伞{无法(发)无天},好歹你小的时候我也奶过你几个月。”蓝樱的女儿跟姚婧好差不多大,夏氏嫌外面请的奶妈不中用,就让蓝樱做了婧好的乳母。今天婧好对蓝樱出言不逊,难怪她会生气。

婧姝在葛氏屋里闲话,葛氏已经在和沈槐家的帮婧姝准备嫁妆,婧姝和绵绵两个坐在外间说话,可耳朵在母亲屋里,心思又在自己房里的那盏荷花灯上。马上就要成亲了,那个送灯之人从此只能在梦里相见。

“我当年那些嫁妆都要给婧姝,我的首饰也要挑一些好的给婧姝带去婆家,皮毛褂子,绫罗绸缎这些大概装二三十个箱子,因为束家催的紧,我们还要赶着给婧姝做几套衣服,冬天穿的皮袍,夏天穿的广纱、绒纱、漏地纱、春秋两季穿的缎面锦衣,襦裙、长裙、百褶裙都是要的。按不同的面料,不同的款式做,这样算起来也能有一两百多套衣物—”葛氏对沈槐家的一一吩咐下来,沈槐家的很上心的记着,她是把婧姝当女儿看的,婧姝的事她定会做得万分周全。

绵绵边抿着嘴儿笑,边轻轻碰了碰婧姝的胳膊,伸手指着里间,道:

“你瞧瞧,夫人对姑娘多好,连衣服都要做一二百件,说起来还是太太当年的嫁妆丰厚,如今姑娘才会有这么多好处,想那姚婧好还有那姚婧媚就算使出吃奶的劲我敢打包票她们的嫁妆都不会超过姑五分之一,若是有姑一半丰厚我可以把头砍下来当凳子坐。”

婧姝知道绵绵说的是事实,但却不想这么张扬,用略带严厉的口吻对绵绵说:

“纵然我的嫁妆是她们的几倍也没什么好炫耀的,若是婆家因为嫁妆丰厚或者稀薄而另眼相看,这样的人家又能好到哪里去。”婧姝口上这么说,心里却虚恍的很,想,也不知我的婆家会是什么样的人家?爹说姑爷的人品样貌都是挑一,说姑爷是最宠的孩子,娘说婆家派来的官媒大方得体,所有这一切看起来都是好的,然而世事难料。婧姝对未来充满忧虑,这也不能怪她,一个即将出嫁的女孩子难免会对未来的生活产生焦虑。

绵绵见婧姝这么说,笑道:

“姑娘到底是个厚道人,不像那几个主,拿着鸡毛都能当令箭—”

绵绵话还没有说完,夏氏已经唬着一张脸站在门口,若她不开口说话屋里的人真不知道她来了:

“好个会装乖卖巧的丫头,难怪婧姝平时看见我爱理不理的,原来都是你挑唆的。”

绵绵见是夏氏母女,身后还跟着神色讪然的蓝樱,看这些人的样子准是来找茬的:

“大太太,您今儿个怎么有空到我们这里来,想必是听说我们家姑娘有了人家道喜来的,奴婢就知道大太太最疼我们家姑娘—”

“好个伶牙利嘴的丫头,你又不是我肚子里的虫子,如何知道我是来向你们家道喜的?”夏氏对绵绵一顿抢白,婧姝发现来者不善,只是心里迷茫的很,不知这母女两又为了什么事跑来寻自己的茬儿。对喜欢在鸡蛋里挑骨头的人来说即使你做人再谨小慎微都不能令她们满意,尽管心里没底,但婧姝丝毫都不畏惧,她就像一个丢了武器的战士,面对全副武装的敌人做好了九死一生的准备。

葛氏见夏氏叽哩哇啦在外面乱叫,没好气的跑出来,嗡声道:

“聒噪的我不行,饶是再这样闹法这日子可怎么过。”

夏氏见葛氏说话带刺,本来肚子里就窝了火,于是便一股脑的发泄了出来。那夏氏不请自坐,在葛氏平时坐的铺着金钱蟒引枕的高背椅上一**坐了下来,在大伙都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伸手拍了桌子,大伙冷不防到是被她愤怒的神色吓了一跳,绵绵吃一惊,拉住婧姝的胳膊,紧张道:

“姑娘,瞧这架势像是要堂审。”

婧姝轻拍了拍绵绵的手,始终微笑面对夏氏:

“大娘这是怎么了?女儿若是有不好的地方,大娘尽管责罚就是,何苦拍那杌子,仔细疼了大手。”

葛氏见夏氏嚣张跋扈,早就气的不行,这可是她屋里,凭什么你到我屋里来审我的女儿,葛氏毫不示弱也“啪”一声也拍了那杌子,拍的声音强过夏氏十倍都不止,两个人像在比赛谁拍得响似的,只可惜了那杌子,好歹也是花梨木的,这辈子到是第一次挨打。

“才安生了没几天就又来寻事,三天两头这样都叫个什么事呀,难道我的女儿不是人生父母养的,要你们这起子没脸的来教,来骂,来罚,这都是个什么事呀?再要这么闹下去,大家干脆撕破脸来个一锅端,也省得在背后使绊子埋汰人。”

“哼,我埋汰人?你怎么不说你的宝贝女儿做出的那起子好事儿?一个未出阁的姑娘就跟人暗通款曲,这端的是哪门子的理呀?你是个会教女儿的好母亲,我却是那埋汰人的坏妈妈,若不是今儿个蓝樱对我说婧姝跟人私定终身,我还被蒙在鼓里呢。”夏氏此言一出,无数双惊愕的眼睛全都向她看齐,夏氏到是被这些瞪得大大的,圆圆的眼珠子弄得有些讪然,心虚的抬了抬下巴,道:

“怎么了?当我睁着眼睛说瞎话不成?如今人证物证俱在,喏,蓝樱也在,你可以问她,蓝樱的亲家是束府二太太的陪房的亲妹子,前几天她那亲家向她打听婧姝的为人,因为是亲家,所以才会说实话,原来束府二太太很不放心婧姝的为人,说她那个风流成性的儿子看上的姑娘能好到哪里去。你们也知道我的蓝樱是个厚道人,她在她的亲家面前说了婧姝一车子好话,完了还一而再再而三提醒她的亲家,回去千万不能对你们家太太说我们婧姝的不是,只往好里说就是,少年人做出些风流韵事总得给她个台阶下,特别是女孩子,这是脸面问题,与家教门风全不相干—”

“你,你狗咬皮影子(没一点人味)饶是你这样的也来辱没我们家婧姝?若是上天有眼,定收了你这三伏天卖不掉的肉(臭货)去,快快离了我这地,从今往后再也不要来,你若真不来了,我愿意把你当佛、当菩萨、当黄母娘娘供起来,天天上三柱高香拜你。”葛氏气得直喘,此时婧姝已经给绵绵使了眼色,让她去老爷房里把老爷找来。夏氏今天这番话说的太毒,婧姝不能让她这么侮辱,既然你们来者不善,那么我就奉陪到底。

“娘,我要去问爹,爹说我未来的夫婿一表人才,我才肯嫁的,如今我该信大还是该信爹的?若真的像大娘所说,婧姝的未来夫婿吃喝嫖赌样样在行,爹怎么就会应下这门亲事,这不是把女儿往火坑里推吗?”婧姝说这话的时候正好听见走廊上绵绵的声音,这也是事先跟绵绵说好的,若是带了老爷来就把脚步声放响点,嗓门提高点。绵绵谨记婧姝教导,一走到内影壁就故意高声说老爷小心脚下,慢点儿,婧姝听见绵绵的声音马上声泪俱下说了那番话。

夏氏入了婧姝的彀,还在那里恶语中伤:

“难道我的蓝樱还会糊弄人,那是她的亲家亲口对她说的,这位少爷分明就是歪瓜裂枣一个,老爷是老背晦了还是老眼昏花,哼,还一表人才呢,他敢情是脂油蒙了心,财迷心窍要谋那束家的钱财,才把你嫁走的。你一个姑娘家怎么一口一声未来夫婿未来夫婿,也不知道矜持,饶是换了我们家婧好也像你这般,我早就一巴掌抽到她来的地方去。”

“你—”葛氏不知此时姚子柏已经一脸怒容站在门口,她刚想发作,被婧姝拉了下衣袖,母女两个一向都心有灵犀,葛氏见女儿拉她就赶快收了口,婧姝在耳边轻声道:

“爹在门口,快哭。”

葛氏见女儿这么说,心领神会,用绢子掩着脸无比伤心的哭了起来,边哭边说:

“未来姑爷的人品如何我不敢说,婧姝是我从小带大的,她是好是坏我怎么会不知道,我们家的孩子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你说坏又能坏到哪里去?况且还是女孩子家家的,别说是我,就连老爷都疼得什么似的,婧姝可是她爹手把手教大的。从六岁上就开始教她读书写字,后来又请了先生回来教,如今你口口声声说我们家婧姝和束府的少爷暗通款曲,私定终身,婧姝只不过是一个未出阁的姑娘,饶是你再这么陷害她,纵然将来嫁到束家,在娘家已经被坏了名声,你叫我们叫婧姝如何立足,如何自处。你也是一个做,将来要是你们家婧好也嫁了,你是希望她在婆家有立足之地还是做那砧板上的鱼肉任人宰割?”葛氏说完搂着婧姝大哭,姚子柏见状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夏氏一点都不知道老爷站在门口,她只想趁今天这个机会把婧姝往十八层地狱里踩,人若妒忌到了极点就会变成猛虎恶兽,夏氏无法忍受婧姝比她们家婧好早出嫁,更无法忍受未来夫婿既富且贵,朝地下狠狠呸了一口,咬牙道:

“我怎么不希望你们家婧姝嫁给浪荡子,我怎么不快活你们家婧姝被夫家欺凌,我怎么不—”

“啪!”又是那个熟悉的声音,婧好甚至还没有反应过来,傻吧啦叽回过头去看那张花梨木杌子,以为没人动它也会自己啪,啪。等婧好从傻呆中缓过劲来赫然发现爹怒发冲冠站在跟前,娘左边脸上五个手指印红森森的。爹刚才打了娘,那么娘刚才侮辱婧姝的话爹全听见了,婧好怕爹也像抽娘那样抽她,拔腿就往门外跑。姚子柏已经看到了,厉喝道:

“你给我站住!”

也许是姚子柏的气场实在太足,婧好居然被吓得差点摔倒。

“老,老爷,你怎么,怎么来了?你的腿才刚好,来,这边椅子上坐,让我来扶你。”夏氏结结实实挨了老爷一巴掌,半边脸疼的都麻木了,但是她心里明净似的,老爷在门定站了很久,那么自己刚才的举动全都看在老爷眼里,要知道在这些孩子里面老爷有多爱婧姝,如今她辱没的那个人可是老爷的心尖子,夏氏有一种死到临头般的恐惧感。

“哼哼,好啊,夏秋月,你可真是好啊,好的我都忍不住要把你捧到天上去,我姚子柏到今天才总算真正认识到你的为人,不妨老实告诉你,婧姝的夫婿是我亲自择的,人我都已经见过—”

夏氏满脸堆笑,打断老爷,用无比快活的神情奉承姚子柏:

“这可是天大的好事呀,老爷如何瞒得这么好,我一直在跟咱们家婧好说若是婧姝将来大婚府上一定要大张旗鼓,大摆筵席,大—”

“大你个头。”姚子柏窝了一肚子火,夏氏刚才说他老背晦,老眼昏花,心里已经气的不行,见夏氏讨好他,在她头上敲了一个暴力。

夏氏觉得脑门心像被小砸了一下,疼得紧。第一次被丈夫打,而且还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余氏母女此时正站在门口,她们原本是去找夏氏的,听小丫鬟说夏氏到葛氏房里去了,就过来瞧,这也是夏氏因有此报,老爷打她的情景正好被余氏母女看见。也就是说夏氏挨老爷打成了在大庭广众之下演的一出活剧。

这夏氏就算再厉害,再要强,再蛮横,都想挖个地洞钻进去。

猜你喜欢

  1. 穿越小说
  2. 重生小说
  3. 玄幻小说
  4. 奇幻小说
  • 重生小说
    重生小说

    果然发小说网重生小说专题频道为您推荐最好看的重生小说大全,打造重生小说排行榜,您可以方便的进行重生小说免费阅读。看重生小说,就上果然发小说网。

  • 军武大帝
    军武大帝

    作者:悲伤的狗

    武侠

  • 愿你为妃
    愿你为妃

    作者:小确幸

    历史

  • 墨法剑
    墨法剑

    作者:曙光  

    武侠

  • 猎明
    猎明

    作者:妄语臣

    武侠

  • 锦衣春秋
    锦衣春秋

    作者:沙漠

    武侠

  • 官场骄子
    官场骄子

    作者:猎奇霸王兔

    官场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