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果然发小说网 > 小说库 > 都市 > 宝鉴天佩

更新时间:2019-11-03 08:09:34

宝鉴天佩 连载中

宝鉴天佩

来源:掌中云 作者:一鉴天 分类:都市 主角:林韵景辉

主角叫林韵景辉的小说叫做《宝鉴天佩》,这本小说的作者是一鉴天倾心创作的一本玄幻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落魄小子景辉因缘巧合之下,获得一块来自未来的神秘玉佩,承载了一串未来科技的变异基因,可鉴识天下珍宝!一双变异的双眼堪比碳十四鉴定,古今中外天下珍宝尽逃不出法眼!...展开

本书标签: 言情小说 宠婚小说

精彩章节试读:

宝鉴天佩 第4章 宗师三河刘 免费试读

在灯光的照耀下,一副怡然悠闲地田园风光好似画卷般展开,走马灯一般的活灵活现。

景辉正吃惊着,听到林子福的请求,便将蝈蝈葫芦递了过去。

“放在桌子上,放桌子上我再取。”虽然林子福现在十分激动,但是古玩行里的规矩倒是没忘记。

蝈蝈葫芦虽然是葫芦器,没有玉器那么脆,但是林子福却不敢大意,因为如果这物件和他所想一样,那这件蝈蝈葫芦足以当的起国宝的称谓。

景辉听罢将蝈蝈葫芦放在桌子上,而后被林子福小心翼翼的捧了起来,走到灯光下。

强烈的灯光投在蝈蝈葫芦之上,葫芦的表体越发的通透,在葫芦周围的田园风光好似水墨丹青,涓涓细流,垂柳依依,屋舍俨然。

“叽叽叽…叽叽叽”

伴随着蝈蝈悦耳的鸣叫,整幅画好像活了一般,河水在流淌着,垂柳在清风的吹拂下摇摆,河中的老水牛惬意的在水中嬉戏。

这奇异的景象吸引了屋里所有人的目光,景辉狠狠的掐了自己胳膊一下,痛的呲牙咧嘴,原来不是做梦。

孟子涵与林韵一大一小两个美女皆是以手掩口,两双美眸泛着惊色。

“宗师之作,宗师之作啊!想不到我林子福临老竟然能够看到一件宗师的作品,哈哈哈哈。”林子福状若疯癫,笑得酣畅淋漓。

笑罢之后,林子福将蝈蝈葫芦放在桌子上的阴暗角落,那副田园风光消失不见,葫芦再次恢复原来的模样,暗红色的表体再也无法看到里面的蝈蝈。

“神乎其技啊!不愧为宗师之作。”林子福轻叹,转而问景辉,道:“这件蝈蝈葫芦你真的是在那条花鸟街上买的?”

景辉点了点头,道:“没错,卖我蝈蝈的是个红脸汉子,花了我三百块钱呢!”

“唉!我每天从那里经过好几趟竟然都没发现,你小子第一次来就看到了,这运气真是…”

林子福虽然有些遗憾,但毕竟活了一大把年纪,养气的功夫不错,神情很快便恢复平静。

“爷爷,刚才那是不是灵异事件啊?真是太神奇了,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林韵跑到林子福身旁撒娇的。

林子福慈爱的拍了拍小丫头的头,说道:“这哪是什么灵异事件,这可是我华夏先辈们的智慧结晶,只是这种神技如今已经失传了,所以不被人所了解。”

“林老爷子那您就给我们讲讲这件蝈蝈葫芦的由来吧!”刚才那一幕极大的触动了景辉,让他对古玩产生了强烈的兴趣。

“那好吧!我就讲讲这蝈蝈葫芦的由来”见景辉三人如好奇宝宝一样看着自己,林子福大为欣慰。

蝈蝈葫芦是蓄养鸣虫的的最佳虫具之一,在清朝时期最为盛行。

蝈蝈葫芦以型制分为范制与本长两种。范制即是把葫芦的幼实纳入事先制好的木模或石膏模里,对其进行人为改造。

本长则是不加人工限制,天然长成的,形状符合要求的葫芦,这样的葫芦皮质好的更少,价格更贵。

范制蝈蝈葫芦以形分类,可分为花模与素模,也称花货与光货。花模图案品种繁多,题材丰富,花纹则龙凤麒麟,山水,人物,花鸟无所不有。素模葫芦表皮光洁,形状也很丰富多彩,端肩鸡心、松脖鸡心、棒子、油瓶、柳叶等。

“那这件呢?这件是什么样的葫芦?”林韵迫不及待的。

“这件啊!”林子福看着桌子上的蝈蝈葫芦,眼中充满了喜爱之色,悠悠开口道:“喜养秋草鸣虫的玩家,多对三河刘葫芦喜爱有佳,而这件蝈蝈葫芦就是三河刘的宗师之作。”

不等林韵开口询问三河刘是谁,林子福就已经开口,道“三河刘,京东三河县刘某所范的葫芦,而且已知的三河刘葫芦一律光素,从未见过带花纹,而这件蝈蝈葫芦象牙口,九动的高蒙芯,葫芦表体上的田园风光惟有在灯光下才能显现,此种神技当为无价之宝。”

一时间孟子涵与林韵一脸怪异的看着景辉,这人的运气太好了吧?三百块钱买个国宝,简直是天方夜谭,但是却实实在在的发生了。

“景辉你有没有出手的打算?如果你想卖,我愿意以高价买下来。”林子福满脸热切的看着景辉,眼中迸发这期许。

这轮到景辉为难了,这本来就是他想买来送给林韵的礼物,只是原本以为太寒酸没好意思拿出来,没想到竟然是无价之宝,要说他没有私心那是不可能的,但是看着老爷子的表情,景辉不想让他失望。

“老爷子这样吧!这件东西我花了三百块钱买来的,那就三百块钱卖给你吧!”景辉面色坦然,但是心中难免肉痛了一下。

“这怎么可以,这是属于你的机缘,我不会夺取。这样吧!我用三百万的价格买下来你可如何?”林子福自然不会贪图景辉的东西,但依然被景辉的话感动,暗道此子会做人。

“三百万?”景辉惊呼了一声。

“怎么,嫌少?那就四百万。”林子福知道景辉的震惊,故意调侃道。

景辉连忙摆了摆手,语气恳切的说道:“不少了,不少了,我只是太震惊了,一个小小的蝈蝈葫芦竟然能卖到三百万。”

景辉确实心中这样想的,三百块买的东西,转眼间成了三百万,瞬间增了一万倍。这让景辉坚定了一个信念:他要踏足古玩界,凭借着双眼的神奇,怎能不混个风生水起。

林韵好奇的看了自己爷爷一眼,她可知道爷爷是个十分严谨而且古板的人。当初爸爸求爷爷走后门,被爷爷狠狠的骂了一顿,那场景她可是记得清清楚楚,没想到爷爷竟然对景辉如此好。

“老爷子,我倒是真的有件事要求你。”景辉早已经打算进入古玩这一行,但是他是门外汉,如果没有人指导,想要入门还不知猴年马月,而林子福又是古玩收藏,自己能够得到他的指导,必然会少走许多弯路。

“好,有什么要求就尽管提,我要是办不成的事情,还有子涵的爷爷,他一定会完成你的心愿。”林子福笑呵呵的说道。

“这又关我爷爷什么事啊?”孟子涵小声的嘀咕了一句,原本冰冷的表情荡然无存,反而露出一丝小女生般的娇羞。

“嘿嘿,子涵你别不信,如果我告诉爷我这里有一件三河刘的宗师之作,他明天就能从京城飞来你信不信?”林子福显然对自己这个亲家十分了解。

孟子涵的爷爷孟建国曾经是华夏国的领导核心人物之一,现在退下来了,对承载华夏国历史的古玩情有独钟,其本是华夏古玩界的泰斗。

孟子涵没有说话,显然认同了林子福的说法,以爷爷对古玩的喜爱,没准儿连夜赶来也是有可能的。

“景辉你有什么要求就说吧!”林子福再次开口,得了景辉一个大便宜,景辉要是不提要求,他反而睡不着觉。

“那个,老爷子,我其实想进入古玩这一行,只是苦于没有人教导,所以能不能请你平日里教我一些古玩知识。”景辉说完自己都有些不好意思,虽然他不了解古玩,但是也知道这行讲究传承有序,自己这样做犯了忌讳。

林子福不仅没有着闹,反而眼睛一亮,看着景辉说道:“你是说你想进入古玩行当?”

“是”景辉硬着头皮答应,而后连忙说道:“您老要是没时间那就算了。”

“好,好,好”林子福开怀大笑,对于景辉的为人老爷子一清二楚,人品不坏,行事稳重,而且这运气也是逆天。这样的人如果能够古玩行当,自己也是善莫大焉。

“景辉如果你想学习古玩知识,那你干脆拜我爷爷为师好了。”林韵在一旁起哄道,小丫头巴不得能天天见到景辉。

这句话说道林子福的心坎儿里去了,他虽然在古玩界成名已久,但是并未有传承衣钵的弟子,眼看年纪一天大过一天,也该找个弟子了。

而且老爷子对景辉感官确实不错,听到林韵的建议,心里也有了这个意思。越看景辉越是满意,这可是一块璞玉啊,只要用心雕琢,必然是一块美玉。

“景辉你的意思呢?”林子福。

“我?”景辉被这突如其来的幸福砸的晕头转向,心思玲珑的他怎能看不出林老爷子已经意动,立马说道:“小子如果能够拜在老爷子门下,必然会勤加学习,不给您老丢脸。”

“好,好好,想不到今日我林子福不仅见识了宗师之作,还收了个徒弟哈哈哈。”林子福心情舒坦,恨不得浮一大白好好庆祝这双喜临门。

夜已深,景辉离开景逸花园,拜师仪式安排在五天之后的好日子,那件蝈蝈葫芦也留在了林子福的家中,按景辉自己的话来讲,两百万的东西放在身上他不踏实。

打车回到出租屋,景辉在昏暗的楼道中看到一个黑影躺在自己的房间门口,一股浓重的酒气充斥在空气之中。

第五章死党赵传

“醒醒,醒醒赵传,你怎么醉成这样?”景辉一进楼道看到的醉鬼竟然是自己的死党赵传。

赵传和景辉两人是发小,按赵传的话来讲,那可是一起光蛋子的友谊。

只是赵传学习成绩不好,高中毕业后便开始打工,后来随景辉来中川市发展,说是两人有个照应。

景辉大二的时候,赵传开始倒腾古玩,其实也就是些工艺品,好东西也没几件。但就是这样,赵传从摆摊一步步发展起来,开了古玩店,资产也有两三百万。

赵传曾经不止一次让景辉来自己的古玩店工作,做个二老板,但是景辉好歹上了四年大学不能白上,所以就拒绝。

只是,已经好久没有见到赵传如此落魄的模样,看着烂醉如泥的死党,景辉只好把他扶进屋里。

把赵传扔到床上,景辉又到门口将赵传吐的一滩污秽之物清理干净,不然等明天一早,房东准得来拦门大骂。

折腾了一宿,终于将事情收拾好,景辉躺在沙发上昏昏沉沉的睡着了。

天刚蒙蒙亮,睡眼惺忪的景辉挣开朦胧的双眼,就看到赵传坐在一旁吸着烟,愁眉紧锁。

“你醒了”见景辉醒来,赵传脸上扯出一丝比哭还难看的笑,支支吾吾的说不出话来。

“怎么回事,昨天怎么喝那么多酒,到底遇到什么事儿了?”景辉知道赵传是个什么德性,除非逼的迫不得已,否则不会他不会露出一副半死不活的表情。

“小辉,我栽了个大跟头,我现在一无所有了。”说着说着,赵传抱头痛哭起来,巨大的压力几乎将他压垮了。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的古董店呢?”景辉大吃一惊,看着这个哭的像小孩似的发小,也不知道该如何安慰他。

“没了,都没了,我现在一分钱都没了。”赵传摇头,在景辉的劝解下,断断续续的将事情讲了出来。

赵传的古董店开在中川市的古玩城里,由于位置好和赵传的一张巧嘴,生意倒也不错。

一个星期之前,老张来找他说是有一个好物件,自己一个人吃不下,所以想和赵传一起将其拿下。

老张算得上是赵传的引路人,当初赵传还在古玩城摆摊儿的时候,老张就已经在古玩城开古董店,所以时不时的指点他一下,赵传开古董店的时候,老张还帮了他一把。

赵传不疑有他,跟着老张到了他的店里,看到一个老实巴交的庄稼汉子,手里紧紧的攥着一个鼓鼓的蛇皮袋子。

听那个汉子说自己在刨地的时候挖出来一件玉鼎,所以拿到老张店里想要卖几个钱。

赵传当时就有些奇怪,这人一看就没有多少见识,老张完全可以将价格压低买下来,但是出于对老张的信任,赵传没有多说。

那玉鼎高半尺,直径大约有十寸,底下三足,因为常埋底下,所以表面有些黑色,玉鼎的花纹之中还沾着泥土。

当时那汉子一口咬定五百万,而玉鼎老张看了也没什么问题,战国玉鼎,至少能卖八百万,他们也有不少赚头。

最后赵传将自己的古玩店抵押给银行贷了一百万,自己也还有一百万的积蓄,老张掏了三百万,最终将玉鼎拿了下来。

但是还不等他沾沾自喜的时候,却亲眼看到那汉子与老张一起去了一家饭店,心有不好预感的赵传跟了上去,结果看到的听到的,却让他震惊。

赵传清清楚楚的听见老张叫那人二叔,两个人竟然是亲戚,那个自己一直叫师父的人竟然给自己下套。

他虽然心中极度愤怒,但还是忍下来听听到底是什么原因,让老张不顾情谊跟他玩仙人跳。

原来那老张当初指点赵传只是闲来无事,没想到赵传凭借自己的打拼竟然混的风生水起,还开了古董店,生意越来越好,这让他眼红不已。而且几天之前他因为打眼收了一件唐代的铜镜,交了五十万的学费,为了填补这个空缺,他将主意打到了赵传的身上。

那玉鼎是他特意从一个卖高仿古董的贩子手里买的,还特意买在地里一个星期。那汉子是他二叔,确实是庄稼人,被他从村里拉来,自导自演这样一场戏。

愤怒的赵传想要冲上去和老张理论,但是这几年在社会上摸爬滚打他也知道,就算自己知道又如何?老张算计了这么久,自然不会承认。

心情不好的赵传只能用酒精麻醉自己,最后迷迷糊糊的转到景辉这边,之后的一切景辉也一清二楚。

“那个老张真不是东西”景辉一拳狠狠的砸在沙发上。

“人心隔肚皮,我还是太幼稚了,我以为只要自己好心对待他,他必然也会好意照应我,没想到到头来竟然将我推入万劫不复之地。”赵传一脸阴狠,对景辉说道:“借我两百块钱。”

“你想干什么?”景辉。

“我去买汽油,跟那家伙同归于尽,他毁了我的一切,我也不让他好过。”此时赵传好像得了失心疯一样,眼睛赤红。

叮咚!

景辉的手机响起短信的提示音,看着手机短信上那一串数字,景辉笑了。

“还是不是兄弟啊?我都要寻死了,你也不过来劝劝我,太不仗义了。”看景辉笑得越来越开心,赵传坐不住了。

景辉鄙视的看着赵传说道:“就你?从小就晕血怕死的敢去和对方同归于尽?那你去吧,我不拦你,放心明年我会给你烧纸的,你父母也由我来照顾。”

“靠,你狠。”赵传气得咬牙切齿,不过心情却好了许多。

“想不想报仇雪恨?”景辉不想赵传这样落魄下去,决定帮他一把。

“怎么不想,可是我现在没钱没势,干不过那养的。”赵传满脸的无奈,古董店抵押给了银行,他连唯一的资本都没有了。

“不管怎么样,先把抵押古玩店的贷款还给银行,其余的我们慢慢来。你先看看这个。”说着,景辉将手机扔了过去。

赵传结果手机一看,银行短信那一个三字后面一连串的零,顿时大惊,一把拉住景辉的胳膊恨铁不成钢的说道:“你抢银行啦?怪不得你昨天晚上没在呢。我说兄弟啊,我们虽然穷了些,但是还不至于铤而走险啊!不过好不容易抢个银行,怎么才三百万啊?”

“你个二货,我要是了银行,银行还能给我发短信送钱?”景辉彻底被赵传打败了,这人的智商也难怪老张要骗他。

“我去,不是吧?你中彩票了,不然怎么能够有这么多钱?”赵传见景辉不似说谎,一下子从沙发上跳了下来,语气中充满了兴奋。

“嘿嘿,这可比中彩票还要过瘾。”景辉想想这几日的经历,仿佛好像做梦一样,但却实实在在的发生了。

接下来,景辉给赵传讲述了自己救人住院,买蝈蝈葫芦,拜林子福为师的经过,听的赵传如痴如醉。不过自己双瞳的秘密被他隐瞒下来,不是他信不过找出去,只是这个秘密太过惊世骇俗,景辉这辈子不打算告诉任何人。

“我去,你竟然拜了林子福为师,天啊,你的运气好到爆啊!还有那蝈蝈葫芦,三河刘的名号我也听说过,那可是大名鼎鼎,没想到他的蝈蝈葫芦竟然能卖三百万,你画三百块买的,这运气,这运气…”赵传说话有些语无伦次,只是不断的拍着景辉的肩膀。

“好了,我知道你高兴,也不用这么用力吧!”景辉把赵传的手掌拍了下去,说道:“走,哥请你吃早餐,去银行将你的贷款还清,至于老张骗你的仇,我们好好合计一下,一步步来。”

“景辉谢谢你”赵传真诚的说道,眼中闪着泪花。

“都是兄弟说这个干嘛!你该不会感动的要哭吧?”景辉笑嘻嘻的说道,心中却对赵传走出阴影松了口气,他真怕自己的兄弟会一蹶不振。

“屁啊,我眼里刚才进沙子了,你这里不能再住了,你看那窗户,往屋里吹沙子。”赵传揉了揉眼睛,泪花不见,但眼瞳上依然泛着血丝。

两人出了门,路边的拐角有个卖早点的小摊,包子馄饨油条都还不错,景辉要了两笼包子两碗糁汤,与赵传一顿风云残卷。

而后两人到银行将赵传的贷款还上,古董店再次回到赵传的手中。

“景辉,咱商量个事儿吧?”收回古董店之后,赵传的心情已经雨过天晴,再次恢复那嘻嘻哈哈的模样。

“有话说,有屁放”看到赵传那贱笑的模样,景辉就知道他又打什么鬼主意了。

“你看这古董店是你赎回来的,按理说应该有你接管…”还不等赵传把话说完,景辉就急了,道:“你少打我主意,我才不去当古董店二老板呢!”

“话可不能这么说,你看如今古玩店有你的一份,就算你入股了,二老板的位置你是跑不掉了。而且你不是拜林子福为师嘛,咱店里没有鉴定师坐镇,你要是学有所成没事儿在店里坐坐,我也能放心的收两件老物件。”

赵传说的话句句在理,景辉想了想也就同意了。

“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景辉。

“哼,还能怎么办,自然是找老张算账了。”赵传眼中闪烁着复仇的光芒。

猜你喜欢

  1. 穿越小说
  2. 重生小说
  3. 玄幻小说
  4. 奇幻小说
  • 现代小说
    现代小说

    果然发小说网现代小说专题频道为您推荐最好看的现代小说大全,打造现代小说排行榜,您可以方便的进行现代小说免费阅读。看现代小说,就上果然发小说网。

  • 道印
    道印

    作者:贪睡的龙

    武侠

  • 我的老攻不是人
    我的老攻不是人

    作者:斥青

    耽美

  • 猎明
    猎明

    作者:妄语臣

    武侠

  • 丧尸奇袭
    丧尸奇袭

    作者:真的很随便

    恐怖

  • 仕途桃运
    仕途桃运

    作者:西楼月

    官场

  • 诡尸客栈
    诡尸客栈

    作者:暗战

    恐怖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