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果然发小说网 > 小说库 > 重生 > 将门独宠:重生娘子有点毒

更新时间:2019-11-04 10:40:58

将门独宠:重生娘子有点毒 连载中

将门独宠:重生娘子有点毒

来源:粉色书城 作者:半生惊梦 分类:重生 主角:骆秋水萧鸣风

主角叫骆秋水萧鸣风的小说是《将门独宠:重生娘子有点毒》,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半生惊梦倾心创作的一本重生言情类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她前世痴恋二皇子,为其嫁给太子助其夺位,却换来他在与亲姐妹大婚之夜的一杯毒酒,重生之后她重归少女,立誓一生无爱,只为复仇保家人安平,然而却不料还是被卷入这朝堂与后宅的阴私缠斗之中,无奈只能寻个可靠的大...展开

本书标签: 古装小说

精彩章节试读:

将门独宠:娘子有点毒 第一章:重归少女 免费试读

荒凉的院子内,骆秋水看着面前凶神恶煞的两个中年妇人,其中一人手上的托盘里放着一条白绫一瓶毒药,预示着今天便是她的死期。

院外传来锣鼓喧天的喜乐声,这是今天新皇和新皇后的大婚,她不用出去也能想象出外面是怎样一番普天同庆的场景。

普天同庆…那个男人曾经向她承诺过,总有一天会给她这样的热闹,但是现在呢?

现在他娶了别人,却还不愿意留她一条命。

“废太子妃,时辰不早了,选一样吧,早晚都是要去的,何必再拖延时间?现在可没人在乎你的死活。”其中一名嬷嬷将托盘往前递了递,脸上满是讥讽。

骆秋水面无表情的看了她一眼,手指却在打颤,“我要见燕弘。”

两名嬷嬷互看了一眼,脸上讥笑越深,“我们新皇可没空见你一个微不足道的罪人,今天是新皇新后的大喜日子,你以为你还能翻起什么风浪?废太子妃,可别怪我没有提醒你,留你全尸还是我们新后替你求了情,不然以你的罪名,纵然是千刀万剐都难以平罪。”

骆秋水冷笑一声,满眼的讽刺,求情?这是求情?骆秋云向来善于做戏,在燕弘面前做惯了假好人,她之前还将她当做真心姐妹看待,却原来这两人早就背着她珠胎暗结,她骆家二房如今一人不留,那也是她的亲人,她又何时留过情?

至于燕弘,他不过也是个功利至上卸磨杀驴的**罢了!他如今要杀她不过也是为了将他做过的那些丑事绝了口,这样的男人,她为何直到今天才看清楚?

“呵呵…”骆秋水嘴角露出一丝惨笑,忽而那笑容越发张狂,眼角却飞出几滴泪,“都说男子负心无情,我却从未信过,我这一生对不起兄弟父母,对不起朝臣百姓,唯独对得起他,但没想到会落得今天这个下场!你们要我死可以,但我纵然死,也要看看这一对**如何踩着我的尸体成婚!”

骆秋水说着猛地起身往门外跑去,然而却被那两个嬷嬷按住。

“还跟她废话什么,她不愿意,直接灌药就是,新皇新后大婚的日子,莫要被这种人脏了地面,快些弄!”

骆秋水挣扎不开,被人捏着下巴灌下去了毒药。

“啪嗒”一声,她的身体被人放开跌躺在地上,手指无意识的颤了颤,嘴角流出一道血印,目光渐渐涣散的那一瞬间,她似乎看见了自己无数年少时光。

世人都说她恶毒残忍,手中人命无数,为了攀附权贵家人都可以弃之不顾,但又有谁知道,当年的她也曾是个天真烂漫的闺阁少女,一切只因十六岁那年她在桃花树下那惊鸿一瞥,然而却没想到痴心错付。

倘若有来世,倘若有来世,她一定好好听父亲母亲的话,再也不会做那飞蛾扑火是非不明之人…

“幺幺,幺幺,还难不难受?”

骆秋水感觉到有人在轻柔的推搡她的胳膊,她皱了皱眉睁开眼,看见面前的女人却狠狠一怔,顿时两行泪便流了下来。

美貌妇人见此立即抱着她的身子心疼道:“幺幺,怎么了?告诉娘是不是伤口还疼?”

骆秋水边流泪边埋在她怀里摇头,手上回报着妇人的力度却越来越大,她怎么也没想到居然还能看见母亲,但是母亲不是三年前死在了骆府,为什么她还能看见她?这熟悉而真实的触感,也并非做梦。

还有她自己,她不是已经被燕弘一杯毒酒赐死了吗?

柳氏捧起女儿的小脸心疼不已,“到底怎么了,告诉娘是不是伤口不舒服,不然我派人再去叫大夫过来看看…”

骆秋水怔了怔,看着周围明明是她出阁前的闺房,她突然像是想起什么看向自己的腿,果然见自己光裸的膝盖上缠着几道绷带,正是她十五岁那年不懂事,女扮男装出去赛马时摔了的腿。

这时候房门外传来两道脚步声,骆秋水一扭头便看见了站在房门口神色着急的父亲,顿时忍不住眼泪又流了下来。

这是上天给予她重来一次的机会吗?她的父亲也好好的活着,而并不是像记忆中那般,被燕弘诬陷与太子结党篡位,凄苦而无辜的死在了午门闸刀之下。

骆成德见小女儿哭得如此伤心,立即上前凑过去担心道:“幺幺,这是怎么了,怎么哭得这般伤心,是受人欺负了?”

“姐姐,你是受了谁欺负吗?说出来我替你揍他。”才刚刚十岁的骆子玉刚跑进来就看见姐姐哭得涕泪四流,忍不住愤愤开口道。

骆秋水抬头看向眼前这张天真的小脸,顿时再也忍不住抱着他失声痛哭,子玉,她的小子玉,从小便喜欢跟在她**后头的小子玉,就是在母亲死后不久跌落湖中,捞出来时小身体都肿胀的认不出来的小子玉。

他们都没有死,都没有死…

“孩子,你到底怎么了?”柳氏忍不住拍着她的后背担心道。

骆秋水反应过来忍不住擦了擦泪,半晌才找回声音摇头道:“没事,我只是太想念爹爹和娘了。”

整整三年,从初遇燕弘到她惨死孤院,这三年中她失去了多少,爹爹,娘亲,子玉,这背后的层层黑手谋夺了她所有的幸福!

这一世,她绝不会这样,任何人都休想再利用她,任何人都休想再动她的家人一根汗毛。

柳氏拿起帕子擦了擦女儿红嫩嫩的小脸,笑话她道:“你啊,这跳脱任性的性子也不知道随了谁,别以为你跑出去赛马在我面前哭一场就没事了,该罚还是要罚。”

骆成德听见妻子的话顿时也跟着板起脸,“对,该罚,你姐弟两各抄一百遍家规,一遍都不许少。”

柳氏也没说什么,扭头却看见女儿灿烂的笑脸,只听她脆生生道:“好,多少遍女儿都愿意,以后我不会再叫娘亲和爹爹担心了。”

骆氏三人闻言一愣似是不可置信的看向骆秋水,以往以她娇蛮任性的性格,此时肯定是推脱了,哪里还会说这么好听的漂亮话。

但三人却不知道,此时的骆秋水已然不是当初的骆秋水,这三年起起伏伏她不再是那个不知疾苦不顾家人的任性大小姐,从今天开始,她不止要保护骆家,还要让那些算计她的人付出应有的代价!

猜你喜欢

  1. 穿越小说
  2. 重生小说
  3. 玄幻小说
  4. 奇幻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