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果然发小说网 > 小说库 > 穿越 > 风云侵

更新时间:2019-11-05 15:20:36

风云侵 连载中

风云侵

来源:落初文学 作者:梦若流金 分类:穿越 主角:苏元夕周云澈

独家小说《风云侵》由梦若流金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苏元夕周云澈,书中主要讲述了:她是南周国太傅庶女苏元夕,父亲苏新庭虽无儿出,却教女有方,持家有道,维政有度。多年后,其与嫡姐苏南枝美名,流芳百世。她以着多重身份,自如与江湖与家国间,只为亲朋好友安宁,再有多余的力气为苍生做一点点别...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风云侵 入宫 免费试读

“爹。”

苏元夕进来的时候,苏南枝已经在了,正跪坐在苏新庭对面与之交谈。

“来了?入座吧。”苏新庭指着苏南枝的身旁对苏元夕道。

苏元夕依言跪坐,这还是第一次与苏南枝一起心平气和地坐在一处。

“南枝,元夕。”苏新庭看着二人,神情是从未有过的严肃:“爹从来都没想过让你们进宫。但是圣旨下了,爹也没办法不让你们参加选秀。更没想到,一选,便是你们两个都中了。旨意已经昭告,你们…”

“爹,我们知道,结果已经这样了,会接受的。”苏南枝垂眸淡淡答道。

不得不说,如果苏南枝平时少在她身上些耍心机,倒是一个很不错的人,也有嫡女风范。

“唉…”又轻轻叹气,苏新庭摇头:“旁人都想着送女儿进后宫享荣华富贵,爹却是巴不得你们落选,寻个称心的郎君安生过日子。算了,事已至此。有些事,我在这里与你们交代了,你们姐妹二人一定要谨记,对你们在后宫过活,会有帮助。”

“您说。”苏元夕与苏南枝异口同声道。

苏新庭:“南枝,你宫中的主位娘娘是宜嫔。她是何将军的嫡女。何将军卫国有功,颇受皇上宠信,因此她在后宫的权势很高。只是性子骄躁,不是个好相处的。你定要隐忍,不能硬着和她来,不然吃苦头的就是自己。明白么?”

苏南枝诧异地看了一眼苏新庭,微有动容地点头。她还以为,苏新庭心里,只有苏元夕这么一个女儿。

“元夕。”苏新庭又看向苏元夕:“皇上格外开恩,赐你嫔位,其中,必有所图。皇上此人,做事向来稳妥,不会无缘无故给你高位,在明白皇上的意思前,千万要收敛锋芒,切忌过于耀眼,成为众矢之的。”

苏元夕点头。只要不触犯苏元夕底线,她自然不会,可以说,是算的上很好说话的妃嫔。

“皇上勤政,除了宜嫔,宫中原有的妃嫔只剩德妃与惠美人。德妃是太后的亲侄女,也是目前宫中位份最高的人。她待人向来温厚,在后宫中位份极重。一般,宫中诸事,都是德妃安排。你们安分守己,德妃绝不会对你们如何,你们要多敬着。”

二人先后点头。

“但是。”苏新庭忽然画风一转:“相比德妃与宜嫔。如果迫不得已,你们是宁可得罪这二千万别得罪惠美人!”

二人听言,心里俱是一惊。在苏元夕印象中,前世的李惠也只是个性格淡然,不大受宠的美人罢了。

“为何?”苏南枝。

苏新庭皱眉,尽量拉低声音:“惠美人性格淡然,不争不躁,比德妃与宜嫔更好相处。但是,此人绝对不简单。位份看着,只是正五品,但她却是平民出身,由皇上亲自带入宫的。五年来,从官女子一路升上美人。晋升速度非常快。虽是个美人,皇上却准她掌一宫主位。”

二人心惊。五年来连升八级,真的很快。

苏南枝瞪大眼:“不是九嫔列却掌一宫权?周国历代来,前所未有!”

苏新庭叹气:“是的,前所未有。如此,更可见皇上对她的特别。而此人,想必也是个高深的主。”

苏元夕皱眉:“不是说皇上自从皇上去世后,除了皇后居所,从不踏入后宫么?这惠美人又如何晋升?”

苏新庭摇头:“皇上的确不去后宫,但是会允许妃嫔在御书房过夜。这两年来,德妃与宜嫔常去御书房门口求见皇上,皇上大多时候拒绝。但是,只要惠美人求见,皇上从来都是允诺的。还时常召她入御书房侍寝。”

苏南枝:“她一个平民,如此受宠,朝臣们没有意见么?”

苏新庭摇头:“当然有。那些老家伙,早在惠美人掌一宫主位开始,便如先帝被要求废后的那次一样,群臣多次上表。说惠美人是妖星转世,要求皇上赶她出宫。更有甚者,要求赐死惠美人。两年前,群臣还将此事闹上殿堂。皇上竟将为首的两名官员斩首示众!对外称几人是死于暗杀。实则,是得罪了惠美人。皇上从来没有杀过朝庭命臣。那次,就是我,都心有余悸。”

莫说苏南枝,苏元夕都瞪大了眼。李惠实在可怕!

苏新庭叹气:“皇上虽然好说话,但是却将惠美人看得极重。惠美人比之先皇后的恩宠,少不到哪里去。原本早在一年前,皇上就有意晋惠美人为昭仪,只是大臣反对得实在厉害才作罢。但是却将一年前的选秀延迟推到如今,作为对惠美人的补充。不然一年前,就该改口叫昭仪娘娘了。”

苏元夕不禁感慨:“昭仪,从三品之首,直接越了五级。”

苏新庭笑道:“看着吧,用不了多久,惠美人就该晋位了。大臣们拖了一年,如今选秀结束,也没那么多借口阻挠了。所以,这惠美人,万不可得罪,若得罪了,追究的,可是皇上。尤其是你,元夕。你虽为嫔,还有封号,在新秀中无疑太惹眼。你万不可开罪惠美人,她的位份,迟早越了你去。若能交好,便再好不过。即使不能,就要敬而远之。”

苏元夕点头。

之后,苏南枝与苏元夕拜别苏新庭,坐着马车进了宫。

不得不说,这兰亭阁是真的很好。楼台轩榭、古色古香、占地广阔、清幽静雅。苏元夕很诧异,里面的很多建筑,都是她喜爱的。而且,兰亭阁离皇帝妃嫔寝宫颇远,独占一隅。而且,里面井井有条,一尘不染,根本用不着打扫。

将东西收拾妥当后,苏元夕满足地叹气,偏巧这赐的宫殿是如此合她的味。原本还有些烦闷的心绪,倒被这别致的景色冲散了不少。

收拾妥当,苏元夕召来宫中众人。原本,她想学后宫娘娘来个恩威并施,可是后来一问才知。这些人,大部分是周云澈身边的,她似乎动不得。苏元夕便只是让秋风秋月担大宫女一职,其它的,她便没再多过问。

因为后宫没有掌凤印的娘娘,所以苏元夕不必请安。听见这个,苏元夕倒是挺舒心的,不必太早起,又不必看别人的眼色,倒是不错。不过,她因为入了九嫔列,所以每天还是要去秦氏那边请安的。

“秋风,明日一早一定要提醒我早起请安,莫误了时辰。”

秋风点头。

不多时,就有宫人来报:“惜嫔娘娘,德妃娘娘与宜嫔娘娘差人送礼来了。”

苏元夕思索一番,对秋风道:“礼物收了,登记入库,再挑些好的回礼过去,聊表谢意。”

秋风依言照做,秋月则井然有序地吩咐着人,苏元夕则应付着来送礼的各宫人。

忙活了许久,苏元夕茶还没喝上一口,又听宫人来报:“惜嫔娘娘,陆常在求见。”

秋风见苏元夕看向自己,解释道:“主子,进宫第一天,低位份的嫔妃来访已是默认的规矩。主子若有心,可以趁请安了解各宫嫔妃为人秉性,为日后作打算。不过选择权在主子,可见可不见。”

苏元夕淡笑,后宫日常之拉帮结派,还挺有必要的。

苏元夕点头:“见。她们顶着烈日来到离住所甚远的兰亭阁,我若还摆着架子,那这坏名声也不远了。不若安生些好,来的人都见,吩咐下去。”

待宫女离去,苏元夕对秋风秋月道:“你们备些茶果候着,人到了就带来主殿见我。并备些礼,依着位份来发层次。我不懂这些,还得你们多费心了。”

秋月笑着摇头:“不打紧。”

后来,苏元夕后悔了。后悔说出那句“来的人都见。”可,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她也只得“本宫”长“妹妹”短地陪着演戏。这标准的笑容挂了一上午,脸几乎都僵了。吃过午膳后,苏元夕头还疼着。心知苏元夕是累着了,秋风让她回屋休息。

苏元夕点头,打着哈欠翻身:“这些个嫔妃,我一个个瞧着都假。都只是表面恭维罢了。奇怪了,到了现在,我那长姐都没来露脸,倒白白浪费了在众人面前贬低我的机会。”秋月为苏元夕盖上薄被:“肯定是因为您被封了嫔,心中吃味,所幸不愿意来了。”

苏元夕眯起眼,视线越发模糊:“她以前那性子我倒还信,可是现下看来,倒不像。算了…嗯…我睡会儿。有事便叫我。还有,这里大多是皇上派来的人,你们不用管他们,以免出乱子。”

“好,奴婢记着了。主子晚上想吃什么?是…主子?”秋风点头应和,结果问苏元夕,却听不见回答,疑惑转头,却发现她已经睡着了。

小心翼翼地给苏元夕脱下鞋子,摆好姿势,盖好被子,秋月这才悄悄退了出去,看着守门的宫人:“惜嫔娘娘正在午休,若是无事便不要打扰。”

两位宫人微屈膝行礼:“是。”

不知过了多久,苏元夕感觉有人轻柔地唤自己,这才缓缓睁开眼睛。翻身起床,只觉浑身舒畅。睡眼惺忪地由着人伺候。喝了口宫人递来的茶,回了些精神,看向她身边的宫女:“方才可是你唤我?”

那宫女点头:“奴婢扰娘娘安睡,还请娘娘恕罪,但奴婢是因为有事要禀才会如此唐突的。”

苏元夕摆手:“无妨,我已经睡足,本就是要起的。既然有事要禀,你便说吧。”

“娘娘休息的时候,惠美人来访了。”

“谁?”一句话,将苏元夕的瞌睡虫去了大半。

“惠美人。”那宫人恭敬回道:“惠美人来访时您正睡着,奴婢不便打扰,便辞了惠美人。但惠美人却说要等您醒来,如今,已经候了约半个时辰。奴婢心下着急,这才出此下策,娘娘见谅。”

苏元夕静静听完,淡定点头。忽然,意识到了什么,瞪大眼,被一口茶水呛得脸通红,待缓过神,噌地站起,忙拉住宫人衣袖:“谁?”

宫人吓坏了,愣神道:“惠美人。”

确认没有听错,苏元夕只觉一阵眩晕。

猜你喜欢

  1. 穿越小说
  2. 重生小说
  3. 玄幻小说
  4. 奇幻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