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果然发小说网 > 小说库 > 言情 > 司少的亿万甜妻安酒酒

更新时间:2019-11-06 19:47:02

司少的亿万甜妻安酒酒 已完结

司少的亿万甜妻安酒酒

来源:掌中云 作者:司如酒 分类:言情 主角:安酒酒司霖沉

主角是安酒酒司霖沉的小说是《司少的亿万甜妻安酒酒》,它的作者是司如酒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江城无人不知司家大少是个妹控,安酒酒跟他并非血亲,却被他宠得上天入地无人能及。直到四年前,她将他告上法庭,然后逃之夭夭不见踪影。他找遍了全国每个角落,连根头发丝都没找到。四年后,她堂而皇之出现在他家,...展开

本书标签: 古代小说 幻想小说

精彩章节试读:

司少的亿万甜妻安酒酒 第11章 把她忘了 免费试读

司霖沉忍不住问了句:“什么工作?”

安酒酒想了想,反正他迟早会知道,干脆直接告诉他:“律师。”

司霖沉瞳孔微微缩了缩,声音冷了两分:“律师?”难道她还真上了大学?可如果真是这样,为什么他派了那么多人,都查不到她的踪迹?

“嗯,我大学学的法律。”

安酒酒回国两天,还是头一次跟他提起她这四年的情况。

司霖沉握着方向盘的手已经微微泛白,脸上却不动声色:“哪个大学?”

安酒酒却撇开眼不愿再说:“国外的,说了你也不知道。”

司霖沉知道她是不愿意再多说,眸光沉了沉,却并没有继续追问。既然她都已经回到了江城,还有什么是他查不到的。

医院。

司霖沉走在前面挂号,安酒酒因为右脚受了伤,只能单着左脚一蹦一跳跟在他后面。

“阿沉…你慢点…”

司霖沉脚步没停,不过倒是放慢了些许。

安酒酒跟在他后面,跟着兔子似的赶紧蹦着追上去,两人一前一后走进骨科,医生看了看安酒酒高高肿起的脚,花白的眉微微蹙起:“脚踝脱臼了,得先正骨,一周内不能下床。”

司霖沉正要说话,却被安酒酒抢了先:“这么严重?我觉得也没那么疼啊。”

年迈的骨科医生没好气瞪她一眼:“你是医生还是我是医生?”

安酒酒:“…”她就是觉得一周不下床太夸张了,毕竟她今天才刚签了新工作,跟上司说好了明天去报道的。

没等安酒酒回过神,脚踝突然传来一阵剧痛,她浑身猛颤,身子绷成了一张弓,却愣是一点声音都没发出来。

好在那剧痛来得快,去得也快。

安酒酒回过神时,脱臼的脚踝已经接上了,医生正用绷带缠夹板,边缠边道:“没想到你这小丫头,看着娇滴滴的,倒是挺能忍的。”

医生不过随口一说,司霖沉瞳孔却缩了缩,视线落在安酒酒额头渗出的冷汗是行,神情深沉晦涩。

安酒酒从小被他养得娇贵,小时候连打针吃药都要他哄了又哄。

可是现在,正骨那样的痛,她竟然连哼都没哼一声。

再回想起她刚回来那天晚上,他心里憋着滔天的火,恨不得把她往死里折腾,可她从头到尾竟然都没哭没反抗。

司霖沉看着安酒酒安静又倔犟的侧脸,突然觉得心里有点发堵。

那种感觉就像是自己辛辛苦苦养了盆娇花,却被人偷走,扔在野外风吹日晒。最后那花挣扎着活了下来,也比从前更好养了,但养花的人却丝毫不会感到开心。

因为他知道,花已经不需要他了。

从医院出来,司霖沉情绪一直不太对劲。

安酒酒跟他朝夕相处了十多年,当然能感觉得出来,但却想不明白谁又招惹了他,只好缩在后排不说话,安静乖巧地好像车里没她这个人似的。

虽然现在已经快到下班的时间,但司霖沉公司还有些事情没处理完。

司霖沉原本打算让徐毅来接安酒酒回家,但安酒酒却道:“要不我陪你去公司吧?”

司霖沉眯起眼看她,眼神带着审视。

安酒酒有些受不住他这种锐利的视线,脑袋微垂下去,声音也低低柔柔的:“好久没跟你一起吃饭了。”

司霖沉眼里闪过一抹诧异,显然没想到她竟是为了这个。

他们确实很久没一起吃饭了。

虽然安酒酒回到江城已经两天,但他除了晚饭,其他时间都不在家,而昨天的晚饭…

想到昨晚的事情,司霖沉眸光沉了下来,突然开口:“好。”

安酒酒眼睛一亮,脸上绽开笑容:“真的?”

司霖沉没答话,直接发动车子。

帝国大厦。

办公室位于大厦顶层。

与其说是办公室,倒不如说是个套房,因为除了办公室、会客室外,卧室、厨房、浴室也是一应俱全。

从地下车库到顶层,司霖沉也有专用电梯,所以安酒酒丝毫不担心有人看见自己,下车后便开始撒娇:“阿沉,我脚疼。”

司霖沉看都没看她一眼:“你刚崴了脚,脚疼不是很正常?”

“…”说好的情商高呢,这么明显的暗示他会听不懂?

安酒酒索性站在车旁不动:“你抱我好不好?”

司霖沉眯起眼:“真那么疼?”

她小鸡啄米似的点头:“真的,可疼了。”

他淡漠道:“那刚才在医院,你不也自己走了?”

“那怎么一样?”安酒酒想都没想:“医院人那么多,你名气又那么大,万一被人认出来怎么办?”

司霖沉冷笑:“照你这么说,我还应该感谢你为我着想?”

本来就是…

不过这话安酒酒也就敢在心里想想,对上他冷沉的视线,她撇了撇嘴决定撒娇到底:“又不是没抱过…”

然而还没等她把话说完,司霖沉已经迈开脚步踏进了电梯,而且丝毫没有要等她的样子:“要上来就自己进来,要不你就留在这儿等我吧。”

“…”

环顾了下这个黑乎乎的停车场,安酒酒最终还是将嘴边那句**咽回肚子里,用没那只脚蹦进了电梯。

司霖沉的办公室,安酒酒从前来过很多次,所以下了电梯后,不用司霖沉开口,她就自觉蹦进了他以前经常待那件卧室,躺在床上玩平板。

司霖沉见状也不管她,径直走进书房,开始处理下午没来得及处理完的事情。

安酒酒看了会儿剧,很快觉得没意思,加上昨晚没怎么睡好,不知不觉就躺在床上睡着了。

不知道是不是知道司霖沉在外面的缘故,安酒酒这一觉睡得格外踏实,再睁开眼时发现外面天已经完全黑了,肚子也饿得不行,拿起床头的手机一看,才发现竟然已经魁岸到九点了!

“怎么会这么晚了…”

安酒酒目瞪口呆,再想起之前说好跟司霖沉一起吃晚饭,脑子忍不住冒出个想法。

那个**该不会没等她就直接回家了吧?又或者,直接把她给忘了?

别说,按照他现在对她的态度,还真有这个可能。

猜你喜欢

  1. 穿越小说
  2. 重生小说
  3. 玄幻小说
  4. 奇幻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