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果然发小说网 > 小说库 > 都市 > 女老板的特种小职员

更新时间:2019-11-08 20:25:59

女老板的特种小职员 连载中

女老板的特种小职员

来源:追书云 作者:克罗地亚狂想曲 分类:都市 主角:赵三喜任紫兰

《女老板的特种小职员》是由作者克罗地亚狂想曲创作的都市生活类型的小说,作者文笔极佳,题材新颖,推荐阅读。《女老板的特种小职员》精彩节选:赵三喜因为一场意外的视屏会面而进入仕途,看他会如何凭借灵活的头脑来都市纵横……...展开

本书标签: 架空小说

精彩章节试读:

女老板的特种小职员 第6章漂亮的紫兰 免费试读

赵三喜还不知道眼前这个迷人的少妇原来是榆阳市新茂矿业集团的老总啊,他真没想到,这女人看起来也年纪轻轻,怎么有这么大的本事呢?赵三喜不免有点佩服起她来,用敬佩的目光看了她一眼,满脸堆笑的夸赞说:“兰姐你太厉害了,这么年轻都是大老板了,太厉害了。”

任紫兰收了妩媚的神情,倒是谦虚的轻笑说:小赵,可别叫姐大老板啊,太难听了。

赵三喜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这就算是和任紫兰这么认识了。

任紫兰和他站在门口聊了几句,就走了。

赵三喜关上门坐在沙发上,捧着她的名片看了半天,心想难怪她和王局关系这么好呢,原来也是榆阳市有头有脸的人物啊。想当年,赵三喜的老爹刘发在榆阳市也算一个人物,不过靠山不硬,偷税漏税的案件发生后,找不到人帮忙。

赵三喜将名片翻转来翻转去,一想到兰姐那一脸妩媚的风情,就有点迷恋起来。但这么迷人的女人被王副局那一身肥肉压在身下,他都觉得有点恶心。

赵三喜很想知道兰姐来王局进了房间都会和王局干啥事儿,但是他只是一个小秘书,又不能进去。而且王局应该一直会将他支出去的,这样他连声音都别想听到。

门嘎吱一声响了,王局被煤炭局办公室的文员张小燕挽着胳膊搀扶着进来了,王局一脸红润,醉态迷离,肥厚的嘴唇一砸一砸的,半眯着眼睛,醉呼呼说:晓燕,这是到我办公室了吧?

嗯,王局,您已经回来啦。

张小燕长相白净文雅,性格比较内省,也才来煤炭局上班没多久,算是新手,所以凡事表现的都很积极,刚才她是在楼下看见王副局从车里摇摇晃晃的下来,看他满脸红润就知道喝多了,连忙上去扶住了他。

晓燕,把我扶进里面房间去吧,我休息一下。

王局斜着迷醉的双眼,看起来有点色迷迷的。

赵三喜就猜出来王局让张小燕扶着他进了房间,肯定是不怀好意。果然被赵三喜猜中了,张小燕扶着王局进了房间,门从里面关上了。随即传来张小燕小声的抗拒:王副局,您别…别这样…别这样。

但这微弱的抗拒声只持续了一声,接下来里面就悄无声息起来。过了一会,才传来张晓燕压抑着的呻吟声,能听出来她在努力的压制着自己,但还是忍不住叫了出来。赵三喜觉得这个时候呆在办公室不合乎情理,于是就自己拉上门出去,把请勿打扰的牌子挂在把手上,自个儿去走廊一旁的窗户口点了支烟抽。

本来赵三喜想给王局说一下兰姐来找他了,但现在这苗头,他才来这是正事上班第一天,还是识相点为好。

靠,这王万山真是个蛋老!赵三喜为那些美女们打抱不平起来。

过了一会,他听见走廊里响起急促的脚步声,回头一看,原来是办公室文员张晓燕已经从里面出来,低着头,长发有点凌乱,脸上还带着红晕,神色慌张的朝楼梯口走来。

赵三喜只眼不眨的看着她,张晓燕感觉到有目光在望着她,偷偷扫了一眼,见是赵三喜,知道他肯定刚才听见了自己的声音,脸刷的就一片通红,碎步加快,低着头匆匆走到了楼梯口。

谁知却只顾着心里想事情,心不在焉,一个踩空,噗通一声,朝下像个球一样滚了半层楼梯…

疼得她直呀呀尖叫,赵三喜忙疵灭的烟蒂,冲过去跑到楼梯拐角,把她从地上搀扶起来。

张晓燕捂着膝盖,一脸痛苦,抬眼看了一眼赵三喜,耳根都红了,害羞的拨开他的胳膊说:我没事。

刚走出一步,膝盖疼的她又顿了下来,捂住膝盖一脸疼痛。

她一蹲下来,赵三喜站着,所以一切景色尽收眼底。张晓燕穿着一身工作服,煤炭局的工作服就是深蓝色西装,里面是条纹白衬衫,肤白脖长的女人穿着看起来很有味道。赵三喜站在一旁,低下头直勾勾看着。

“没事吧?我扶你吧。”

赵三喜欣赏了一会景色,连忙回过神来,告诫自己不要乱看,凡是和王副局有关系的人,他觉得都应该想办法巴结好关系。

“那你扶我一下吧,我腿这会有点疼。”

张晓燕这才红着脸不好意思地说,赵三喜欢快的弯下腰,挽住她的胳膊,几乎是架着她,沿着楼梯一步一步小心翼翼的下着。赵三喜突然他发现张晓燕领口开着两颗扣子下的那颗扣子扣错位了,忍不住笑了出来,搞的张晓燕心神不宁,质疑问:“赵三喜,你笑啥啊?”

赵三喜暗自想,肯定是刚才情急之下扣错位了,又不知道该怎么提醒她,于是就强作镇定,说:你的衬衫扣子掉了。

张晓燕低头一看,立刻一脸尴尬,绯红到了耳根上,眼神很窘迫。此时已经到了一楼,张晓燕急于整理衣扣,又不能当面在走廊里就整理,于是就说:“赵三喜,谢你扶我了,我就到这里了。”

赵三喜笑呵呵说:“不是还没到办公室吗?”

张晓燕说:我上厕所去。拨开赵三喜的手,一拐一瘸的走进了女卫生间,关上厕所门,蹲在马桶上,掏出一包湿巾,拆开拿了一张,擦了擦下身,刚才王安国半醉之下硬是把她给上了,脏东西沾的到处都是。

赵三喜知道她肯定不是上厕所去,就躲在楼梯口悄悄等她出来,过了十分钟左右,张晓燕才从厕所出来,领口的衣扣已经扣好了,一拐一瘸的向走廊一头走去了。

赵三喜怎么说也只是个二十四岁的小伙子,精力旺盛,血气方刚,看着王副局长把一个个美女带进了办公室里正法,他只能给那蛋把风放哨,心里有点不甘。于是他灵光一闪,有了个很大胆的想法。他想王副局以后肯定还会带美女回办公室里间的,赵三喜觉得他没机会品尝一下那些猎物,起码得欣赏一下。

于是下午下班后,赵三喜拿着茶几上的报纸佯装在整理,装作收拾卫生的样子。王万山睡了一下午都没出办公室,下班时间一到,门就开了,从里面出来,脸色还有点红润,不过酒已经醒了。

见赵三喜在打扫卫生,王万山笑呵呵说:小赵,这么勤快啊,年轻人刚来,勤快一点好,要多表现自己,更重要的是领导想什么一定要能心领神会。

赵三喜明白王万山这话是什么意思,脸上堆了笑容,恭敬点头说:是是是,王局我知道,以后做的不对的地方王局您多多指教。

通过这一天半的工作表现,王万山就发现赵三喜是个很活泛很察言观色的小伙,这让对王万山放心了不少。

王万山夹了公文包,看看表说:小赵,下班了,收拾一下早点回去吧,我就先走了。

赵三喜恭敬的点头,将王万山走到了楼梯口,突然想起兰姐来找过他,忙说:王局,有个事忘了给您说,新茂集团的兰姐来找过您,让我给您转告一声。

让我给您转告一声。

王万山愣了愣,说:“知道了。”边往下走边掏出手机来打。

赵三喜看着他下楼了,心想这蛋老终于走了,连忙返回办公室,反锁了门,开始仔细观察王万山那间套间和外面这办公室的布局,除了一扇门和一个里外共用的空调,没什么缝隙了。

赵三喜站到桌上,勾着空调机,将手机塞进空调机与墙壁的缝隙中试了试,刚够放下一只手机。赵三喜满意的诡笑了一下,从桌子上下来,拍了拍手上的灰尘,坐在老板椅上点了支烟抽起来。

赵三喜吞云吐雾着,脑海里就开始幻想起王万山那间休息室里发生的事情,嘴角浮起了一丝诡笑。

抽完烟,赵三喜背上包,锁上办公室门出去了,他准备去买一部摄像功能强悍的山寨机,记录下王副局休息室里那些神秘的景色。

走出煤资局大楼的时候,赵三喜看见张晓燕在前面走着,随着高跟鞋落地的节奏在一扭一扭,左右摇摆,上下晃动,看得他有点心花怒放,加紧两步,赶上去,笑呵呵说:“张晓燕,你也才下班啊?”

张晓燕知道下午在王总休息室的事儿赵三喜肯定知道,脸上顿时一片绯红,有点不好意思,尴尬的笑着点了点头,说:“你也才下班?”

赵三喜知道张晓燕只不过是王副局众多玩物中的一枚,故意笑呵呵问:“下午和王总谈什么事儿啦?”

赵三喜耳根顿时都红了,心里恐慌不安,眼神里都灌满了惊慌之情,用眼角余光扫了他一眼,慌乱的摇头说:“没…没谈什么事儿…我还有事,我先走了。”加快了步伐朝前走去。

赵三喜嘴角浮起一丝无奈的笑容。觉得社会真现实,和校园里完全不一样,这对他的心理打击很大。

张晓燕急匆匆的走出了煤资局大门,心一直在突突的跳,所实话,她昨天刚见到赵三喜第一眼就觉得这个王老板新来的秘书这么帅气,她也是年轻姑娘,也喜欢帅哥。

今天又被那会膝盖磕了,又被他搀扶着下楼,那种感觉让张晓燕心里感觉怪怪的,好像有点情窦懵懂的感觉。

不过她也刚毕业参加工作才一个月,能进煤资局上班,她很心满意足,一心只想工作,所以被老板玷辱了,她也没多大委屈,反而觉得以后可能有啥事儿还能找老板帮忙呢。现在的姑娘们一踏入社会,都是这么现实,为了追求的目标,必须付出点什么,也不损失什么,反倒能够尽快的达成目标。

赵三喜出了门先急着去卖手机的地方买了一部三百块钱的山寨机,那功能强悍极了,可以连续五小时录像,就是像素不太高。但山寨机能做成这样已经不错了,他觉得将就一下吧,能拍摄到自己需要的东西就行。

六七点钟,正是下班人多的时候,赵三喜挤上了公交车,上面人可真多啊,他一上来就被后面的人挤得往前走,扶着把手,心里一想到某些事情,脸上浮现着鬼魅的笑容。

公交车一个颠簸,赵三喜突然感觉背上被什么软软的东西压了一下,他准备回头去骂,脏话到了嘴边,才看见原来是煤资局后勤处管仓库的女人张芬芬,他到嘴边的脏话又咽进去,慈眉善眼的对张芬芬笑着。张芬芬起初没注意是他,一看是他,也感觉很意外的,整张脸近在咫尺,几乎要贴在一起了。

赵三喜都能看清她脸上的毛孔,那丰润的嘴唇呈现出一种自然的艳红,眼睫毛很长,向上卷起着,一双丹凤眼,水灵灵的,好似带了电一样,直视的那一瞬间,就电的他浑身发麻。

张芬芬上身穿着一件带花的衬衫,脖子很白,头发随意的扎成一把,打眼一看就是个平凡的妇女,但仔细一看,就觉得那味儿不是一般女人那种,即便衣着朴实,但浑身散发出那种韵味,很迷人。况且张芬芬身上还散发着淡淡的芬芳,让赵三喜感觉很不自在。

“芬姐,也才下班呀?”

赵三喜的嘴很甜,他知道张芬芬是局长张淑芬的堂妹,更是要巴结牢靠了,对以后的仕途不说有帮助吧,起码不会受影响。

“嗯,小赵,你也才下班吗?”

没想到张芬芬居然嘴角扬起一丝浅淡的笑容,这让赵三喜感觉好像一阵春风拂面一样,暖洋洋的。

“嗯,芬姐在哪里住呀?”

赵三喜笑呵呵的问她,用余光扫了一下她的领口,随着公交车的颠簸,赵三喜感觉自己的心快要从喉咙里跳了出来,连忙将目光移向一边。

“在城郊。”她尴尬的笑了笑,垂下了头,不敢直视眼前这帅气小伙直勾勾的眼神。离婚以后,她一直比较沉默,也很少和男人说话,突然间被这么血气方刚的帅小伙搭话,心里有种奇怪的感觉,一颗三十岁的心如小鹿乱撞,有点萌动的感觉。

赵三喜本来是到他家小区门口就要下车的,但为了享受这种感觉,一直跟着她想把车坐到城郊最后一站。后来车上人少了,张芬芬就找了个位子坐下来,刚好身边开空着一个空座,赵三喜就坐了过去。

车子一晃,赵三喜不小心碰了一下她的腿,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说:“芬姐,不好意思。”

张芬芬嘴角挤出一丝浅淡的笑容,那笑容太醉人了,平淡而不平凡,能融化了寒冷冰雪的笑容,顿时让赵三喜心里很是喜欢。

车到站了,张芬芬起身说:“小赵,我到站了,都终点站了,你也在这下吗?”

赵三喜懵了一下,忙笑道:“噢,对,我也在这里下。”起身先行走下车,在路边等着张芬芬下车。

张芬芬从车上踩到地上那一刻,身子弯曲了一下,掠过一抹耀眼的光泽,让赵三喜更加有点迷恋这个成熟而有感觉冰冷的女人了。

赵三喜有时候也不明白,他为什么会对三十多岁的平凡女人特别感兴趣,像新茂矿业的任紫兰兰姐,现在的芬姐,那种气质让他很迷乱很沉醉。

“芬姐就在这附近住吗?”

赵三喜等她下车了上前笑着。

“嗯,你也在这里吗?”张芬芬身后隔着衣服拨了一下肩膀的带子,不好意思的笑了下。

“我?”赵三喜愣了一下,笑呵呵说,“我坐过头了,嘿嘿。”

张芬芬给他逗的开朗起来,脸上浮起从未见过的灿烂笑容,看起来居然那么的美丽。

“你想啥呢?咋把车都坐过站了呀?”张芬芬笑毕,平静下来关心的问。

“没想啥。”赵三喜呵呵笑着,“芬姐,你老公在哪里上班呀?”赵三喜对她的家庭很感兴趣。

赵三喜这样一问,张芬芬的柳眉凝了起来,好像陷入了沉思一样,表情看起来有点阴沉,怔了片刻,垂下头小声说:“他…坐牢了。”

赵三喜善于察言观色,知道问到了她的痛处,就呵呵笑着说:“芬姐,你吃饭么?要不一起吃个饭吧?”

张芬芬收敛了脸上低落的表情,抬起脸,一双丹凤眼直视着他,嘴角挤出一起浅浅的笑容,说:“我自己做饭吃,要不跟我回家去吃饭吧?”

赵三喜有点不好意思,怕她家里有其他人,就笑说:“芬姐,这不方便吧?”

张芬芬并不知道赵三喜心里的花花肠子,就浅笑说:“我家里就一个小孩子,没有别人。”

赵三喜这才放心了,就跟着她朝家里走去。

张芬芬的家在城郊的村子里,一座大房,围了一个小院子,院子里种着一些花花草草,还有一片小菜园,环境倒也蛮清静的,但条件看起来一般化,普通农民家里的生活水平。确切的说她是一个住在城郊的农村女人,但却不像村妇,骨子里散发的成熟韵味和那股冰冷感,不是一般农村女人们能有的。

到了她家,赵三喜在简陋的客厅里坐下来,张芬芬就去厨房做饭了。张芬芬的小孩子才六七岁,跑出去跟村子里的小孩玩耍去了。

赵三喜的心里有点复杂,就从客厅里出去,悄悄走到砖砌的厨房门口,见她正背对着自己,在案板边切菜。

赵三喜看见她的背影,悄悄跨进去,走到她身后,从后面一把拥抱住她。

张芬芬握着菜刀的手停下了切菜,身子猛地颤抖了一下,并没有反抗。

九月的夕阳将天边烧成一边红色,犹如张芬芬的心一样,久旱逢甘露。

“咚咚咚。”木门敲响了,传来张芬芬孩子的声音:“妈,开门呀,关着门干啥呀?”

张芬芬一真惊慌,连忙把赵三喜推开,一脸羞红,吩咐说:“赶紧让开,我孩子回来了。”

赵三喜手忙脚乱的闪开,张芬芬惊慌的瞅了赵三喜一眼,嘴角挤出一丝娇羞的笑容,慌忙出去打开了木门。

她孩子埋怨说:“妈,你干嘛关门呀?”

张芬芬心神不宁的说:“你出去玩耍了,妈和你叔叔要做饭,怕有贼进来。”

赵三喜点了支烟,心满意足,一脸惬意的笑容,从厨房走出来,朝她小孩喊:“小鬼,过来。”

小孩翻了白眼说:“你才小鬼呢。”

赵三喜觉得这小鬼头好玩,走过去的时候,小孩用奇怪的眼光看着他们,赵三喜和张芬芬相视一眼,都有点惊慌起来,只见小孩好奇地说:“妈,你头发上咋来那么多麦草呀?”

张芬芬斜睨了赵三喜一眼,眼神有点妩媚,让赵三喜感觉很享受。他感觉自己犯错了,心情突然变得很复杂,很矛盾。

张芬芬低下头,将头发上的麦草捡了,斜睨了一眼,说:“你们先坐着吧,饭马上就好了。”

赵三喜嘴角浮起一丝得意的笑容,咂了口烟,吞云吐雾的看了一眼走进厨房的张芬芬。

以后在单位,一定要好好照顾她,她很可怜的,一个人拉扯孩子,很不容易。

在张芬芬吃吃了饭,张芬芬打发儿子去隔壁屋子写作业,把门从外面插上,来到客厅和赵三喜紧挨着坐着,回想在厨房麦草堆里的事,还很回味无穷,一颗小心肝扑通乱跳,不时的偷偷斜睨赵三喜。

猜你喜欢

  1. 穿越小说
  2. 重生小说
  3. 玄幻小说
  4. 奇幻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