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果然发小说网 > 小说库 > 悬疑 > 无名者

更新时间:2019-11-14 17:29:36

无名者 已完结

无名者

来源:幻想书院 作者:黄五山 分类:悬疑 主角:裴昊明张怀钦

经典小说《无名者》是黄五山倾心创作的一本悬疑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裴昊明张怀钦,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裴昊明三年前因金融犯罪入狱,由一高校高材生变成罪犯。张怀钦遭遇毕业以来最为恶劣的连环杀人案,下属被杀使得他在追捕杀人犯时,感情用事落入罪犯陷阱,导致罪犯逃脱,被调出重案组成为社区改过人,接手裴昊明,两...展开

本书标签: 总裁小说

精彩章节试读:

无名者 八 舒来 免费试读

把汤罐和碗筷放好后,裴昊明端着碗自觉的坐上客厅的沙发上,打开电视,津津有味的看了起来。

舒来和张怀钦对视一眼,两人走进了厨房。

“搞得就像是地下党组织碰头一样。”舒来笑道,“不久前裴昊明也在这里和我谈话,他问了我林曜的问题,我按照你说的做了。”

他站在洗碗槽前,搓着抹布,仔仔细细的将灶台抹了一遍,睨视着一旁洗碗的张怀钦,“你接下来还要我做什么?”

“先这样吧。”张怀钦叼起根烟,眼皮半合,望着客厅里端碗边喝汤边看电视的裴昊明。

“少抽几根。”舒来一把掳走他手中的打火机。

张怀钦笑了,舌尖顶了顶烟尾,把烟吐了出来,重新收回到烟盒里。

“怎么,嫂子又管你了?”

“那可不是。”舒来抱怨起来,“不让抽烟,不让喝酒,但凡在我身上闻到一点烟味就给我甩脸子,瞧我给惯得。”

他嘴上是抱怨着不痛快,嘴巴却都要咧到耳后,满面红光的,张怀钦猝不及防便被秀了一脸,默默的扭头不说话了。

“你们关系不错啊。”秀完后的舒来一脸满足的,“才见面几天,你就把案子都和人说了。”

张怀钦大致和他讲了和裴昊明相处的情景,包括分析案子的过程。

“有备而来,还有人指点。”舒来下了结论,客厅内的裴昊明放下碗,打了个饱嗝撩起T恤下摆手指在腰上抓了抓。

看到这里,舒来忽的停顿了一瞬,像是想到了什么呼了口气,随后伸出手对着张怀钦勾了勾手指,“给我根烟。”

张怀钦顿了顿,从胸口掏出烟盒抽出根烟。

舒来接过手,却没点燃咬在嘴里,含糊不清的说。

“裴昊明,我到现在都记得他。”

“他父亲自杀后的尸体是我解剖的,当时我也见过裴昊明,虽然不知道为什么,现在他像是不记得我的样子。”舒来皱眉,“裴舒曼,是这个名字吧?他的妹妹,一直都在警局闹,说他们爸爸是被陷害的,他不是自杀,是被害的。”

这种家属、歇斯底里的模样,舒来见过很多次,可那一次不太一样。

“我看到了裴昊明。”

“他穿着白色的篮球衣站在裴舒曼身后,头发都是湿的,估计是刚被从篮球场上拉下来,这不是最重要的。”舒来抬起头,难得的去用形容词描绘当时的场景,“他太平静了,平静的不像话,没有哭也没有笑,不仅如此,还在低声安慰着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的妹妹和母亲。”

舒来绘声绘色的描述当时的场景,还用上了很多形容词,意图将当年的场景完整的呈现在张怀钦面前。

“我当时觉得吧。”舒来说,“哪来的这么没良心的小崽子看着真让人生气,直到一个月后,我第二次见到他。”

“那一次的裴昊明变得正常很多,总算有了点人样。”舒来咬着烟尾深吸一口气,像是要做出一副烟雾缭绕的模样。

“T恤穿反了,一双眼茫然的在漂移没有定点,看着就像游魂一样。”舒来眉头又拧紧了一个度,“他当时怀里抱着一大包档案袋,整个人看起来畏畏缩缩的,精神状态很差,把档案袋往我怀里一塞,就说什么是他从爸爸书房搜出来的东西,也许会对案子有用,不过那个时候我对他印象实在不算好,也没把这事放在心上,档案袋也没打开看。”

“他当时的状态看起来很不对劲,所以我就随口说了了一句。”舒来叹了口气,“人死不能复生,节哀顺变,他哭了......哭得稀里哗啦。”

连张怀钦也没有想到,这个现在看起来十分不靠谱、没心没肺到有些冷心冷肝的裴昊明,在3年前的那个午后,竟然哭得一塌糊涂。

“他告诉我,他今天早上起床的时候叫了一声‘爸,给我带早餐’空荡荡的房间里什么都没有,他才意识到爸爸死了。”

而伴随着他哭得断断续续的叙述中,舒来却恍如被雷劈中,直到现在他似乎都能够感受到心脏的震颤。

张怀钦猛然回神,他注视着脸色苍白的舒来,突然意识到他的儿子,那个没来得及长大就病死的男孩子。

那也算是个颇具狗血意味的故事,张怀钦曾在重案组的时候就略闻一二,舒来算得上是跟了鄂江案全程的老法医,好几个受害者都是他解剖的,那十年间就绕着这个案子转,连家都少回,做他们这行的,很多人都喜欢开玩笑,说是这每天沉浸在工作上,犯看着都比家人亲切,这仿佛是这个行业很多人的写照。

到头来,舒来连儿子最后一面都没能见上。

“不知道为什么,那个时候我特别的有共鸣。”舒来低声笑了起来,眼圈浮起一层水雾,细碎的泪珠零散的挂在睫毛上,“我那时回家少,和儿子相处的时间也少,他刚死的时候,我甚至都没什么感觉,直到后来有一天早起的时候,对着他的房间叫出了他的名字。”

似乎人的感情也是会延迟的,也许对于很多人来说,并不能明白亲人的死去意味着什么,直到一声呼喊、一声招呼、一个随意的回头、一个空旷的冰箱、一通不会再接通的电话,从生活中失去的东西在这一刻终于豁入了寒风,那些疼痛随着水面鼓出的水泡,渐渐的翻滚出来。

舒来恍然中仿佛又回到了那个午后、那间空荡荡的儿童房前。

这个终于知晓了痛苦了的年轻人抬起头,泪流满面的问向舒来,眼中的痛苦仿若是化作了实质,令舒来也不自觉的感到疼痛起来。

“裴昊明告诉我,他的爸爸是冤枉的。”

说道这里,舒来停了下来。

张怀钦,“后来呢?”

舒来按住了额头,他轻微的抽着气,手掌不自觉的颤抖着,“裴昊明后来因而入狱,证据就是那袋档案袋。”

“很奇怪。”张怀钦抽出一张纸递给舒来,让他查查眼睛,“逻辑上说不通,哪有人会把证据递到警察手里让他们查自己,就算是自首也不会用这么迂回的方式。”

“是的。”舒来摇头,拒绝了张怀钦递来的纸巾,“我当年也觉得不对劲,但那些‘证据’太完美了,从各类财务报表再到转账记录,完美的证明了裴昊明的事实。”

“没有证据。”舒来加重了语气,“逻辑上不通,没有动机,这些都没有证据去证明。”

“你这几年都在查这件事吗?”张怀钦看着他,“所以才在我被调职后,建议我接手裴昊明?”

“你还是这么敏-感。”舒来笑了起来,“也算是放在身边好调查当年的案子。”

“要帮忙吗?”张怀钦笑了声,目光紧跟着客厅内的裴昊明,他就像是完全没有察觉般,聚精会神的看着电视屏幕。

“算了吧,张警官你现在是个大忙人。”舒来嘴唇勾了勾,露出个惨淡的笑容,眼尾的细纹根根分明,“再说了,张妮这边还等着呢。”

张怀钦深吸一口气,“我还以为你会问我,让你对裴昊明做这些事情的原因。”

“问什么?”舒来笑,“都共事这么多年了,这么点信任都没有吗?”

张怀钦一时哽咽,眼圈泛起一圈酸涩,热腾腾的让他眼眶发红。

“张怀钦。”舒来鲜少叫他全名,这种称呼全名的时候往往意味着,他要开始宣泄他那无处安放的父爱了。

自从儿子死后,他满腔的父爱后知后觉的燃起,无处释放的全然倾泻于张怀钦身上,按照舒来的原话就是,‘晚上加班熬夜不吃晚饭就算了,早上还不吃早饭,一条到晚叼着烟到处跑,说了也不听,还不如我家的爱丽丝听话。’

对了,爱丽丝是一条狗。

“说起信任,你是不是有事情瞒着我?”老父亲舒来敏-感的察觉到张怀钦话语中的漏洞,“你撒谎说你捅了林曜,原因呢?捅人总需要原因的,我当时就觉得很奇怪,你也不是什么刚入社会的毛头小子,怎么可能因为一时热血上头就拿刀追着林曜砍?”

张怀钦当时对此的解释就是实在看不惯这种内衣贼的危害广大女性,再加上后来从林曜的‘战利品’里面发现了自己亲,一时气血上头就拿刀砍人了。

“你那理由就是扯蛋。”舒来不屑的哼了一声,“而且我也问了,就没丢。”

“......你还去问了?”张怀钦望着舒来,一时间一言难尽。

“不,不是,你又转移话题!”舒来回过神,连忙解释道,“我这意思是,你有事瞒着我。”

张怀钦还想再说几句,却被舒来抢了开头。

“我算得上是看着你成长的。”舒来突然笑了起来,这笑在这个场合显得有点不合时宜,“你那会儿刚进警局,什么都不会,笨手笨脚,还是我带的你。”

本来警力不算充裕那个时候一个人恨不得掰成两个用,内部警员正规大学专业毕业的没多少,大多都是考的一个跳板,等着进后第二年的内部遴选跳槽到别的机关,张怀钦原来也是这么想的。

“我觉得你这人命带煞气。”舒来说道,“你这入职没一年就来了个命案。”

而这个命案也留下了张怀钦。

“我不会瞒你,也不想要你瞒我。”舒来说道。

张怀钦嘴唇动了动,堆积在唇边的话语即将出口,他的视线扫过舒来胸前的围裙猛得凝滞,又重新将话给咽了回去,粉红色的围裙上印着一块模糊的女人头像,因着没有其他的花纹,这个头像显得分外明显。

“这围裙上印的是你老婆?”

“我们这说正事呢,你打个什么岔?”舒来一把捂住围裙,欲盖弥彰的把围裙脱了下来,叠好放在身后,“我们接着聊。”

张怀钦突然失去了倾述的欲望。

“你说你,年纪也不小,都算是退居于二线的人了。”张怀钦手指攥动,“好好享受一下生活不好吗?”

鄂江连环案来得实在凶险,林曜对他说的那段话显然是根本不怕他去调查,指不准在哪个角落里鼓弄着就要一刀。

在局里不说实话一方面就算说出来也没人信,就算告诉了舒来又能怎么样,张怀钦太清楚舒来的性格了,他清楚的知道,舒来再得知林曜的那番话后,不仅会相信他甚至还会帮忙。

但张怀钦不想要他的帮忙,他的目光落在那条被折叠整齐的围裙上又飞快的收了回来,大抵是牵扯到亲人的事情上总归是让人的犹豫的,张怀钦一瞬间想了很多,他想到了舒来的儿子,又想到了那条印有他妻子头像的围裙,万千的思绪总结在一起只纠成一句。

他有家有室的,何必呢?

“没有。”张怀钦正色道,“我没有隐瞒。”

舒来定定的看了他一会儿,叹了口气,这叹气声就像是阵坠满了细针的强风,从耳膜灌入一直扎到了他心底。

送走舒来后,张怀钦心情很差。

裴昊明端着他那个空荡荡的、油亮的空碗凑到他身边。

“聊崩了?是聊到关于我的话题崩掉的,还是关于你的?”

张怀钦没有理他。

“哎哟,生气啦?”

裴昊明拍了拍他的肩膀,就像是小学男生撩女同学一样,又拉了拉他的袖子。

“叙旧叙完了,该办正事了。”

裴昊明弯起了眼睛,手臂拦过张怀钦的肩膀,在他耳边小声说道。

“带我去案发现场,我给你看个宝贝。”

猜你喜欢

  1. 穿越小说
  2. 重生小说
  3. 玄幻小说
  4. 奇幻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