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果然发小说网 > 小说库 > 言情 > 农家医女有晴天

更新时间:2019-11-27 13:50:12

农家医女有晴天 连载中

农家医女有晴天

来源:幻想书院 作者:唐悦 分类:言情 主角:杨雪晴沈蓦然

小说主角是杨雪晴沈蓦然的小说叫《农家医女有晴天》,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唐悦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一张破草席卷着俩尸体,这就是杨雪晴初来时的场景。公婆恶劣,家徒四壁,还有个半死不活的病秧子相公,七大姑八大姨的没事就来找茬,咋整?穷不怕,她神秘空间加医术,发家致富无绝路;找茬的也不怕,来找茬就是来找...展开

本书标签: 穿越小说

精彩章节试读:

农家医女有晴天 第4章 一根针半壶酒 免费试读

范氏最心疼老四,生怕老四离沈蓦然太近染了晦气过了病。

杨鹏程呵呵一笑,上前挽着范氏的手臂说道:“娘,你看现在天也黑了,不如先让他们住下?就算要走,那也等明天天亮再走不是?”

范氏一把甩开杨鹏程,“胡说!住一晚那还了得?住一晚岂不是整个杨家人都要被传染了?你别在这儿添乱了,回屋去!”

任谁求情都没用,杨家老两口说什么也不肯让人进门。

这老两口的脾气大伙儿都是知道的,执拧,要钱没钱要势没势,可脾气傻大。

“爹,你说句话啊,雪晴好歹也是你孙女,你就忍心看着她夫妻二人无处可去?”在范氏跟前说不过去,杨鹏程又对杨连忠说道。

杨连忠冷哼一声,恨恨的,心里暗骂杨鹏程不懂轻重,“她还知道她是我孙女?当初那么好的亲事让她给搞砸了,如今没处可去了想起回来了?当初不是很有骨气吗?不是宁愿一头撞死也不愿听我们的安排吗?那你现在还回什么?不是骨气硬吗?再一头撞死去啊!”

真是气坏他了,这不知天高地厚的丫头,现在竟然还敢回来!

杨鹏程一时语噎,当初杨雪晴的确是顶撞了老爷子,甚至还说死也不做杨家的鬼。

不过说来,尚未婚配的女子长殇那是不能入祖坟的,大多葬与荒野最终成为孤魂野鬼,因而杨雪晴死了也不是杨家的鬼。

“爹,娘,雪晴还小,她不懂事,二老就原谅她这一次吧。”秦玉芝哭的泪汪汪的,她心疼自己闺女,却又不敢忤逆公婆,只能跪地哀求。

“你这毒妇,你是想让杨家十多口都染疾病故吗?”

杨家二老最不待见的就是老三这一门儿,自然也不会给好脸色。

“就是!三婶你可不能让雪晴妹子进家门啊,我娘刚生了妹妹身体弱着呢,这要是过了病气可怎么是好?”

说这话的是杨家老大的大女儿杨欢心,她不知何时也跟了出来,大概是听闻杨雪晴死而复生觉得好奇,于是出来看热闹了。

杨欢心一句话堵的秦玉芝无言以对,“欢心,雪晴她没病。”

看来让沈蓦然进门是不可能的了,因此秦玉芝就想保住杨雪晴,只要能让杨雪晴留下就行,至于沈蓦然,她已经尽力了。

杨欢心呵呵一笑,又说道:“三婶,你咋知道雪晴妹子没染上那怪病?她都跟人家卷一席子睡了一宿了,有没有染病谁知道啊?”

“你!”自己女儿被人这样说,秦玉芝痛恨万分。

“我怎样?三婶,我说的可都是事实!哎呀,我还是回屋吧,听说这病传的厉害,可别染了我。”杨欢心嘚瑟完了,一扭头回了屋。

杨雪晴见状,心凉几分,一个晚辈也敢出来叫喧?什么家教?

说家教,她还真是抬举杨家了,有道是上梁不正下梁歪,杨家老两口都如此,又岂能奢望其子孙讲道义?

如果说沈家是泼辣蛮横不讲理,那杨家绝对就是不念亲情见死不救!

她上前一步,冷声说道:“罢了,爹,娘,你们也别为难了,我走就是了。”

没有杨家她也不至于会死,沈蓦然能不能活,她只能说尽力去救。

“雪晴,你快别傻了,离开杨家你怎么活啊?”

杨静远与秦玉芝连忙出声阻止,可杨雪晴心意已决,她分析过了,如今虽是春未尽夏未至,但是山里应该也不少草药能采到,只要有药就能救人。

“你们不用担心我,如果真是不放心,给我一根针半壶酒就行。”

秦玉芝诧异,“你不要吃喝要针做什么?”

杨雪晴淡淡一笑,不做解释,秦玉芝本就觉亏欠杨雪晴,自然就给了。

一行人看着杨雪晴背起沈蓦然,步履阑珊的走远,有嗤笑的,有心酸的,有落泪的,有漠不关心的,也有不屑一顾的。

真是各人各心思啊。

沈蓦然清瘦,虽如今的杨雪晴体力大不如从前,但也算能背的动。

玄月如钩天边高挂,数斗繁星晚风习习,此时村子里静悄悄的,偶听几声狗吠,杨雪晴想着,现在大半人家应该都在吃晚饭吧?他们或许边吃边聊着田间之事,也或许边吃边感慨新的一年开始了,但愿今年能有个好收成。

想着想着,似乎就闻到了饭香,顿时就更觉得饿了。

饥肠辘辘走到一片农田前,农田前有间茅草屋,内有一张木板,想来是秋收时农户看田用的,杨雪晴一喜,今晚就在这茅草屋将就将就好了。

杨家,饭桌上的杨连忠不怒而威,范氏骂骂咧咧不停,杨静远唉声叹气,秦玉芝偷偷抹泪,而旁人,则跟无事人一般端碗吃饭。

“爹,娘,我吃好了,先回屋了。”

之前杨静远是想追上去给杨雪晴送些吃的,无奈爹娘看的紧,这一直到晚饭用完他也没找到机会。

秦玉芝趁着二老目光停在杨静远身上时,悄声的将手中吃剩的一半馒头塞进了袖笼,“爹,娘,我也先回屋了。”

一回到西屋,秦玉芝连忙拿出那半个馒头,说道:“孩儿,你快追上给雪晴送过去,这孩子两天没吃没喝了,又驮着沈家那孩子,这夜寒露重的,可怎么熬过去啊?”

说着,秦玉芝就又掉了泪。

杨静远一喜,连忙接了馒头,“好,我这就去。”

有口吃的总比没有好,杨静远膝下一儿一女,他对俩孩子都心疼的紧。

这时杨雪晴的弟弟杨俊杰探进了个脑袋,嘻嘻一笑,从衣襟里掏出了俩馒头,往自家老爹手中一塞,“爹,还有我的呢,我没吃,都留给我姐。”

杨静远眼眶湿润,连连应声,揣着馒头出了门。

想着杨雪晴一个女娃娃家的,还背着个男人,应该是走不多远的,却没想一直追到村口刘家地头儿时才追上。

杨雪晴将沈蓦然置于木板上,啃着自家老爹刚才送来的馒头,心里酸酸的,她不是个爱哭的人,以前执行任务时挨了三枪她都咬牙没吭一声的,可是此时,她眼眶都红了。

吸了吸鼻子,努力将那种酸涩合着馒头咽下,她想,她心酸不是因为往后的生活没了着落,而是因为穿越,从此彻底与现代告别,与父母告别了吧。

这次执行任务全员阵亡,想那脾气暴躁的连长肯定要气的跳脚了。

唉,幽幽一叹,啃完了一个馒头,剩下的包了起来留着明天吃。

像她现在这样有上顿没下顿的,还想现代那些人那些事做什么?

还是好好想想这要怎么在这里生活吧。

杨雪晴想着心事,后来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天刚蒙蒙亮,她醒了,这是常年的习惯,她一向浅眠。

睁眼便见沈蓦然正眨着眼看她,诧异:“你醒了?”

沈蓦然张了张口没发出声音来,这次休克一整夜,还伴着低烧,醒来后嗓子干的很,半点力气都没了。

“你想问我这是哪里?”见沈蓦然点头,杨雪晴又说道,“这里是村口刘家地头儿的草棚,我们没地方可去,就先来这里歇歇脚。”

沈蓦然不讲话,双眼直愣愣的望着杨雪晴。

杨雪晴挑了挑眉,大概也猜出了他的心思,淡然一笑,道:“毕竟我们是死过了一回的人,不吉利,所以你也不要怪家人不肯收留我们。”

沈蓦然摇了摇头,他有什么资格怪别人?是他自己不争气,得了这样的怪病连累人。

之前连累家人,如今连累杨雪晴,这个坎儿,他过不去。

天亮了,草棚四处漏风,光线十足,杨雪晴轻咳一声,说道:“我需要将你身上的羊毛疔挑出来,你不介意我解开你的衣服吧?”

沈蓦然惊恐,当然,他也发不出声音来阻止,只是有些尴尬的将脸转向了一边。

其实杨雪晴也只是象征性的问一下,不管他同意不同意,这病都需要治疗,要治病就需要先将羊毛疔挑出来。

手脚麻利的将沈蓦然衣服解开,丝毫没在意他诧异的目光。

她熟练的动作宛若天成,一点也没有女儿家的矜持,接着就见她用酒将针浸泡,开始挑羊毛疔。

羊毛疔到底是怎么得的?沈蓦然到现在也不明白,镇上的大夫都没见过他这病,她又如何会知?

杨雪晴一边挑着,偶抬眸看他一眼,解释道:“羊毛疔不是什么大病,起初会觉得头疼,全身寒热,有点像伤寒,会心腹绞痛,还会呕吐,吃饭喝药都会吐出,身前后背还会长红点,这些红点会由红变紫黑,红者为嫩,紫黑为老,像你这样的,发病至少半月了吧?”

不忍告诉他,他这羊毛疔多为牲畜传染。

说话间,杨雪晴已经将那些红点挑出,每个红点尾部均带一条尾巴,乍一看像羊毛,难怪这病会叫羊毛疔。

“会…传染?”沈蓦然费劲力气开口。

他不怕死,活着本就没什么意义,他不想连累杨雪晴,若是传染了她,那他可就造了孽了。

杨雪晴呵呵一笑,“会传染,但是没传染我。”

即便传染也不怕,这病初期用黑豆、荞麦粉涂抹就能治。

“好奇我怎么会知道这些?鬼门关走过一趟的人自然会有些变化,说真的,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会知道这些,反正一醒来,脑海里就多了这些信息。”杨雪晴眨眼笑,那模样说不出的调皮。

一时间沈蓦然看呆了,杨雪晴原本就生的好看,青丝如缎随风漂浮,细长柳眉如星凤眸,玲珑俏鼻粉腮微晕,还有那张嫣红樱唇,此刻正说着什么。

她不若一般人家的姑娘,换做别的姑娘,遇到这样的事恐怕早就哭死了。

没见杨雪晴哭闹,也没见她胆怯忧愁,她反而还笑着宽慰他,“等这些都挑出来后,我再去找些药来,你喝上几回保准好!”

看她那么自信,生机勃勃,沈蓦然不禁也被感染了,若是能好,他此生定不负她!

挑了小片刻,总算收工了,将衣衫帮他整理好,又将昨晚的馒头给他一个,“昨天剩的,将就吃些。”

四月天,春耕才刚过,春风吹过,小小的茅草棚里多了中泥土清香,还有一种暖暖的情绪。

待药采来,杨雪晴才想起,她没熬药的锅!昨天她还盘算着,住茅草棚也没什么可怕的,她能山里打猎,能河里捞鱼,俗话说靠山吃山靠水吃水,这平泉村有山有水的,还能饿死她不成?

昨天却是忘了跟杨静远要上一口锅了。

这真是尴尬了,只能又解了他的衣服,采用外敷的方式来治疗。

早上两人啃了一个半的馒头,快晌午时,杨雪晴打算再进林子一趟,去打点野物换口锅,还未出门,就见杨俊杰一颠一颠儿的跑了过来。

“姐!”

杨雪晴认得,这是她弟弟。

“你咋来了?不怕奶奶看见了骂你啊?”

杨俊杰傻笑两声,他才不怕咧!

“姐,这是咱娘让我给你送来的。”杨俊杰连忙献宝一般的将一个大包袱拿了出来。

打开来看,只见是一只瓦罐,里面放着两斤糙米。

杨雪晴大喜,这瓦罐不正好能当锅使吗?

送走了杨俊杰,杨雪晴便兴冲冲的进了林子。

林子在半山坡,不大,但栖息的飞禽不少,杨雪晴什么都没有,要徒手打猎这难度可不小,好在她前世野外求生,孤岛求生的训练不少,如今这些技能正派上用场。

杨雪晴采用了最原始的办法,找了些韧性好的藤蔓,两端分别绑在树杈上,再用石子置于藤蔓,但如此简易的弹弓杀伤力并不大,费了好半天的力,终于成功猎到了一只野鸡。

野鸡还未死透,扑腾着翅膀想逃,杨雪晴捆了它的脚,“能成我腹中之物,你的荣幸也!”

杨雪晴心情不错,忍不住嘚瑟了一下,野鸡突然不扑腾了,老老实实任由杨雪晴拎着。

咦?这能听懂人话?

正诧异,前方猛然一响动让她停住了脚步。

猜你喜欢

  1. 穿越小说
  2. 重生小说
  3. 玄幻小说
  4. 奇幻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