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果然发小说网 > 小说库 > 奇幻 > 萱花的往事

更新时间:2019-11-28 11:30:09

萱花的往事 连载中

萱花的往事

来源:落初文学 作者:我真的在修仙 分类:奇幻 主角:尤里西塔图

新书推荐,《萱花的往事》是我真的在修仙所编写的奇幻科幻风格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尤里西塔图,书中主要讲述了:泽尼尔人曾经在灾厄中流离失所数千年,诅咒笼罩在整个种族上空。直到英雄降临,直到皇帝仗剑,开拓的誓言回响在山崖与平原间。时至今日,他们已经建立了伟大的帝国,以及这梦幻中的壮美城池。只是,在历史不为人知的...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萱花的往事 第十八章 拐点与“皇帝”的魄力 免费试读

图去把不断往屋里洒雨夹雪的窗户关了起来,他完全没听懂尤里西塔和盖乌斯的讨论,所以自觉地去打打杂。

盖乌斯不知道什么时候露出了尾巴,那泛着金属光泽的巨大尾巴正在甩来甩去,仿佛在抒发主人的焦躁。尤里西塔眼睛里的沉思还没完全退去,但已经大半转换成了一种亮晶晶的东西,似乎在等着盖乌斯夸她。

“我不知道怎么评价,”盖乌斯老实地说,“你的想法颠覆了数个纪元里所有智慧生命的认知,而且还没有被证明过…如果它是正确的,那—”

“我知道它是正确的呀。虽然还有很多细节我没想清楚,但我知道我是对的。”

“为什么?”

“唔…我也不清楚。那天盖乌斯你带我们看过苍云垂变之山之后,我就开始想这些事情,而且我知道它们是对的。”

“苍云垂变之山是什么?”

“你得到‘传承’了?”

简单地把“神国”苍云垂变之山的情况告诉图之后,盖乌斯又开始解释“传承”的问题:“这个世界的历史比我们所有人想象的都长,长到所谓的‘神话时代’也不过是整个历史长河的最末尾一小段而已。在这样的时间跨度下,很多知识很多力量都存在着消亡的可能。于是就有些强者想了办法,把自己的力量或知识分离出来,隐藏起来。有些强者们的布置甚至能瞒过七龙的目光,所留下的东西,可以被后来者吸收继承的东西,就是传承。可能是强者留下的一块力量碎片,也可能是一段精心制作的‘课程’因为大多传承都比历史还古老,所以但凡能留下来的,都强到了一定程度。能获得传承的人哪怕不强,也会非常诡异非常难对付,毕竟有了超越时代的知识。”

盖乌斯解释到这,想了想,补充道:“不过有一种很特殊的传承,它很可能直接来自七龙。历史上发生过不少有迹可查的先例,有些人在‘直视’苍云垂变之山之后,获得了奇特的‘启示’而成功解读了启示的人,往往会成为开拓一个领域的强者。这种传承不会直接给予力量,但所赋予的知识却是所有传承中最强大、最伟大的,那是直接来自于创世众神的知识。”

图听完后自然而然地开始向往起“传承”这些故事听起来又有趣,又浪漫,或者说,非常酷!而下一秒他才后知后觉:尤里西塔已经获得了最强的传承,而且已经解读出来了!

他带着点艳羡带着点好奇地看向尤里西塔,看向这位新晋的“传承法师”尤里西塔也是这时才明白自己这些天为什么总是不由自主地开始思考,以及自己的思考背后的意义。

她突然抬起头,同时问图和盖乌斯:“那我是不是可以变得很厉害很厉害,把你们的梦想变成现实?”

炉火之厅里一静,连外面的风雨声仿佛也跟着静了下来。

图和盖乌斯愣了十几秒,突然同时“噗嗤”一笑。这两人就笑得停不下来了,图捂着脸笑得眼泪直冒,盖乌斯一边笑一边用尾巴啪啪地抽着地面。

尘土飞扬。

尤里西塔眨巴着亮晶晶的眼睛,不明白他们在笑什么。

*******

三天后,战争前线。

难以置信那铺天盖地的兽潮居然持续了五天,更难以置信的是这五天里村子的防线居然撑下来了。尽管他们有了不少伤亡,尽管防线被一次次冲破又补回来,他们都撑过来了。

大祭司和尤里西塔联手施展了他们能做到的最高级预言和探测法术,确认了兽潮即将迎来尾声。

“烛九阴之视”改编自第二龙神赐予的神术,经过大幅度降格和弱化,不需要“连接”龙神即可释放。当这个超大范围的法术被释放出去之后,当漫山遍野的法术光辉带着远方兽潮“干涸”的景象传回村子时,连空气都沸腾起来。

虽然前线还在打,但并不妨碍不参与战斗的妇女儿童开始准备庆祝。

看了眼后方热闹明亮的村子,盖乌斯笑道:“我还以为这‘兽潮’会坚持得更久一点。它们连巨地精和穴居人的部队都不如,后者好歹知道迂回,能拖得久一点。”

对于这种发言,图只能表示自己以后绝对不去那个什么“深渊”参观。

“魔兽也是有极限的,”图心情不错地回答,“寒季真正寒冷的时候还没到,第一场雪之后还会继续变冷,雪会覆盖一切。到那时候,它们的巢穴会整体陷入虚弱和沉眠。所以,这是大雪覆盖前最后的进攻了。”

盖乌斯还是觉得…怎么说呢?有点太简单了?

这很正常,平时他见过的都是什么场面?面对整个深渊的群起而攻,单挑十几个同地位的恶魔之王,或者给大半个深渊强行制定规则之类的。这些事都干过之后,翘崖这种被几万只魔兽毫无章法地进攻那真是小场面中的小场面。盖乌斯这才意识到,自己有点被图他们的情绪感染力,不由自主地把区区兽潮当成了生死大敌。

不过,全身心投入这么一场“小打小闹”的感觉,久违了呀。

还挺不错的。

“村子差不多也到极限了,‘以战养战’也会消耗物资。等到兽潮平息,我们得尽快收集物资,等到寒季过去,还会有一战。”图半是自言自语地又说了些事情。

盖乌斯摸着下巴:“还有一战?噢噢,雪化了之后,巢穴复苏,急需食物是吧?”

图点头:“对,但那时候应该不会像现在这么多。”

这时盖乌斯敏锐地发现,图握着剑柄的姿势有点僵硬,或者说,有点心不在焉?更确切地说,欲言又止。

“在想什么?”

“物资储备应该还有剩余…”

“所以?”

图好像终于想起眼前这位盖乌斯既不是人,还很厉害:“盖乌斯,我们能不能直接端了那些魔兽的老巢?”

盖乌斯一时没反应过来:“啊?现在?在哪?”

*******

当图把自己的设想说出来的时候,炉火之厅陷入了一片抽冷气的声音中。

这让他觉得房间里的空气都稀薄了。

“主、主动出击?”一个中年祭司犹豫着问。

图直接拿出了物资清单:“根据我们的计算,仓库中储备的魔兽肉足够让一支二十人左右的小队在高强度的战斗中支撑十天,而且这仅仅是方便携带的部分。如果有祭司加入,那么护符和疗伤将把这个时间延长到…”

压根没给这些负责人反驳的机会,图详细列出了物资、人手、时间、作战方式等详细计划。下面的众人听得眼花缭乱,一时间连错都挑不出来。

“魔兽巢穴的位置呢?”老族长比较冷静,找到了关键点。

尤里西塔抬手在空中一划,一幅抽象的地图就浮现在了大厅的一面墙上,巨大清晰。这地图的画法是盖乌斯的,是深渊的恶魔们常用的战术地图。尽管众人不认识上面的符号和标注,但还是能看出来这画的是翘崖北边的森林和山地。地图上有七个较大的红色叉号和十几个小叉号,让人立刻就联想到这是魔兽潮的位置。

大祭司心里咯噔一下,他第一个想到的是图都调查的这么清楚了,那计划肯定是蓄谋已久不容拒绝了。第二个想到的则是他们怎么调查的,那三个人这几天都没出村子啊…

尤里西塔注意到大祭司的眼神,露出一个明媚的笑容:“导师,我会用‘烛九阴之视’啦!”

大祭司当场就想把位置交给尤里西塔,自己回家养老去。

图笑得很得意:“关于‘野火’计划,大家还有什么补充?”

盖乌斯听到图这么问,隐蔽地笑了。这是他的建议,到时候,压根不“反对”的选项,只让他们补充这个计划。

“绝对不行!二十个人太危险了!”一个祭司站了起来,大声喊道:“二十个人,深入森林去对付七个魔兽巢穴?”

“对,三四十人,去攻击一个巢穴还差不多。”

“不过现在有地行龙了,应该没那么困难?”

“不不,这恐怕比大猎要的时间还长,永焰团的作战方式也不知道适不适合…”

“不能去!总之就是不行!这只是单纯的让人!”

有了第一个人发表意见,立刻就产生了嘈杂的讨论。有几个中立的,大部分都是反对的。图的提议太突然,太危险了。而且没那么必要,呆在村子里,靠永焰团撑过这个寒季是很简单,很现实的。

“呵,果然是这个问题。”

“盖乌斯…你也觉得这个计划没有必要?”

“单纯考虑活下去的话,没有必要。”

“…”

“但是我觉得你是想要一些比活下去更有趣的东西。”

“有趣?”

“是啊,我忽然想做一些有趣的事了。”

不等图回答,盖乌斯忽然站了起来,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讨论声很快平息,盖乌斯下令道:“所有人,跟我来。”

*******

盖乌斯带头,图、尤里西塔紧随其后。再后面是现在村子里所有的负责人。

他们来到了城墙上。

“看着。”

聊下简短的一句话,盖乌斯突然从城墙上跳了下去。后面的人吓了一跳,本能地涌到城墙边上向下看去。这段距离并不高,普通人类跳下去也顶多摔断腿,盖乌斯当然毫发无损。

他唯一的变化是手里多了把双刃斧,磨盘那么大的斧子不断滴落着虚幻的熔岩。

右手单手握着斧柄拖在身后,盖乌斯身体后仰,左手打了个让们后撤的手势。图忽然明白他要干什么了,这个动作是要把斧子全力挥出,造成最强的力。

但是他前面没有目标啊?团后撤出的空地还没有被后续的魔兽添上。

盖乌斯完全没考虑让斧子真的砍中什么,他猛地弯腰,身体前倾,双刃斧在空中划过圆形的轨迹,带着诡异的破空声。

无形的浪潮产生了,轰鸣着推出,和兽潮撞在了一起!

血肉飞溅,清空。

一斧劈出,兽潮的前半截就不见了,一块扇形的空地铺满血肉骨片,震慑住了所有生物。

城墙上,有人发出了短促的惊呼,大部分人目瞪口呆地定格在那里。他们被盖乌斯吓到了,连看到满地血肉恶心的冲动都被盖住了。

但这还没完,盖乌斯左手很地打了个响指。

尤里西塔心有灵犀地一顿法杖,隐秘的波动顺着城墙和地面汹涌向前。随着剧烈的土石崩裂声,远方土坡的下面忽然升起一道石墙。粗糙但强横的法术,如果在众塔之国还存在的时代,尤里西塔会被称为四环正式法师,受到所有世俗王国的尊敬。

盖乌斯趁着兽潮被石墙拦住,接连劈出气浪。每一击,都意味着几十上百只魔兽回归大地。不到两分钟,整个上只剩下一只发狂的狮翼兽。

盖乌斯来到那狮翼兽面前,静静地看着它。

某种强横浩大的力量威慑下,狮翼兽愣是抑制住了自己的狂性。他只能面对着盖乌斯,连视线都无法移开。

渐渐地,它的嘴角流出了鲜血。接着是鼻子、眼睛里,再是皮肤爆裂,骨头发出让人牙酸的破碎声。

狮翼兽趴在了地上,庞大的身躯血肉模糊,却还在不断降低,死亡在无声无息中到来。

它就这么被“压碎”了,骨肉碎成一滩,铺在地上,平整光滑。

这一幕的血腥恐怖,比那无形的浪潮更加惊心动魄。城墙上已经有几个人坚持不住,坐倒在地,或者跑到一边呕吐。

盖乌斯活动了一下肩膀,他的伤势似乎恢复得不错。

他转过身,对城墙上的人们“温和”地笑着:

“关于这个计划,你们有什么补充?”

猜你喜欢

  1. 穿越小说
  2. 重生小说
  3. 玄幻小说
  4. 奇幻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