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果然发小说网 > 小说库 > 灵异 > 夜访莱斯特

更新时间:2020-02-10 21:18:35

夜访莱斯特 已完结

夜访莱斯特

来源:落初文学 作者:莱斯特路易 分类:灵异 主角:

主角叫长恨小公子的小说叫做《夜访莱斯特》,是作者莱斯特路易创作的灵异类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一座被抛弃的九泉城,位于戈壁深处,它是真的叫这个名字还是它真的就是九泉。莱斯特活了很久很久了,他知道太多事情,当他不知道该跟你说什么的时候,就跟你讲一个故事,来自这个九泉,也来自他处。...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夜访莱斯特 第五章狐狸 免费试读

蛇杀了狼,狐狸给狼报仇,继而杀了蛇。

天黑了,钟楼的声音又敲了十一下。

路易的伤好像在绵长的睡眠里修复了,他几乎已经感觉不到疼痛了,身上的绷带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拆了,月光代替了日光。

已经活动自如的路易重新走到了室外,他看到莱斯特在月光下,皎洁之月把他照应的格外高贵,路易留意到莱斯特月光下的影子在蠕动,仔细一看那好像不是影子,而是一条黑色的蛇,莱斯特的影子鬼魂在非正确的位置偷懒。

路易见过蛇,可从来没有见过这种浑身漆黑的金色眼睛的毒蛇,之所以他判断对方是毒蛇是因为他看到蛇的脑袋有棱角,他记得圆弧型脑袋是安全的。

莱斯特发现了他,冲他招招手,同时那条蛇顺着莱斯特的身体往上缠绕,最后在他的肩膀和脖颈出打了个圈不见了。

路易壮着胆子走到他身边,上下打量,确实不见了。

“别看了,它是我的一部分。”

“那条蛇”已经没有什么能让路易觉得奇怪了,甚至,他感觉待在这里比外面更让他安心,好像他遗落的安全感蹑手蹑脚的爬上了他的身体。

“嗯,你觉得好些了吗?”莱斯特低头看了看拖在路易身后的黑影,“这是新的影子。”

“嗯,我好像也知道,它不是之前那一个了。”路易若有所思的说。

“我亲爱的路易,你好像有某种天赋。”

莱斯特漂亮的手指在空中随意比划了一把,月光下变出两张柔软的椅子,和一个摆着酒与酒杯的小圆桌。

莱斯特示意路易坐下,他屈指弹了一下酒瓶,酒瓶就自己开始活动了,倒好两杯酒又安静的落在原处。

“你睡不着了吧?我给你讲个悠长的故事如何?”莱斯特端起酒杯,敬了天上的月,转过头看着路易,给他变出了一床毛毯。

路易把毛毯披在身上,脱了鞋整个人窝进椅子里,点点头,“我想我到天亮了也睡不着的。”

“可能听着你就睡着了。”

“我睡太久了,睡着的时候我身上发生了变化,伤口都愈合了,你干了什么吗?”

“那很容易…”莱斯特说:“喝口酒吧,身上会暖和很多。”

路易依言喝了一口,这是偏甜的葡萄酒,度数刚好够暖和身子。

“很久之前,这片土地还没有人类的时候。”

“没有人类那是恐龙时代?”他并不知道恐龙时代是怎么回事,他只是在克萝迪娅的小学读物上看到过这四个字,那是图册,恐龙在很前面,后面有好多剪头往下排,人类在最后,妖怪好像不在那条线里面。

“不是,是妖怪的时代。”

“那人类呢?为什么后来这里没有妖怪了?”

“那个时候人类在另外一个世界,蛮荒之地很长一段时间只有妖怪,两个世界还没有连接在一起,只不过暂时彼此没有发现…在妖怪的时代有五个族群,他们很像人类,偶尔也会有原始本能,他们分别是生性安静的兔妖,猜不透的飞鸟,诡谲的狐狸,凶狠的狼族,还有最强大的蛇妖。”

“蛇妖存在的时间最长,妖怪确实能长生,蛇妖的族长在有天地之时就有了他,他的组群也更为强大,谁是强者谁就是王者。”

“每个族群相互之间都相安无事,狼族很骄傲,狼族的族长生了漂亮的小儿子,那个孩子一出生就比整个狼族所有族人都好看,惊艳了其他组群的妖怪们,狐狸也很喜欢,还跟狼族讨要过这个孩子,狐狸的族长说可以把一切都给他,狼族自然不肯,因为这会是他们未来的新族长,狐狸只能经常去看望他,偶尔也能抱抱他,按人类的辈分,这个小孩和狐狸的族长还是同一辈的。”

“狐狸自己也有孩子,可都没有他漂亮,狐狸越来越喜欢这个孩子,这个孩子有个好听的名字叫长恨,长恨并不喜欢狐狸,他觉得狐狸的眼里都是危险的,当他长大了以后就开始躲避狐狸。”

“狐狸很难过,可是又有什么办法呢?只能远远的看一眼自己喜欢的孩子,兔子也有很多族人,不过兔子胆子很小,总是躲在地底下,明哲保身的活着,兔子没有其他妖怪那么体面,他们渴望有比自己厉害的人能庇佑自己,蛇族太冷漠,他们并不敢祈求,狼族又太傲慢,这个时候兔子发现狐狸很乐于伸出援手,兔子特别高兴,于是安枕无忧的居住在狐狸的地盘。”

“各个妖族皆有自己的地盘,也都偶尔往来,除了像兔子这种需要依附于他人的。”

“蛇妖本来就十分神秘,性格大都古怪孤僻,也不爱与旁人为伍,说到底还有些自视甚高,底下的小辈们多少狂妄了些,也落下不少口舌,总归畏惧蛇妖族长也不敢太计较。虽说如此,蛇妖们也没闯过什么大祸,分寸二字也没丢过。”

“可是有一天飞鸟的族长急匆匆的找狐狸说了一件很可怕的事情,说是见到了狼妖家主的爱女横尸荒野,死状凄惨。飞鸟向来与世无争,很少露面,这番主动上门是很难得的,所以她说的话大家都不质疑。”

“正巧那个时候狼妖们正到处找这位大小姐,已经几天不见了,得知这个,狐狸马上去了狼,果然见到尸体的时候,狼妖家主悲痛万分,誓死要查明真相,但是接下来发生的事情越来越可怕,狼妖接二连三的有族人遇难,大家还来不及处理这个人的尸体那边又出现新的,好像所有的事情都是针对狼族的手段。”

“妖怪没有那么容易被杀死,除非同类。所以当时狼妖族人们开始怀疑妖族其他族人,已经到了疯狂的地步,奈何凶手太狡猾,像是有组织有记录的夜行军队,来无影去无踪,性命就平白没了。”

“狐狸这个时候显得非常仗义,将剩下的狼妖族人全部接到了自己的地盘,兔子和飞鸟害怕自己族人遭遇也都躲在狐妖一族附近。”

“直到有一天一只飞鸟说看见一条巨蟒绞死了狼族的家主,一开始大家还不相信,两个小时以后在一片空地发现死去的狼妖家主的尸体,面色发青眼珠子都掉出来了,全是骨头都粉碎了。飞鸟一口咬定蛇族干的,狼妖这个时候只剩下半大的长恨和长恨死去姐姐生的两个更小孩子,狐妖表示一定要找蛇族讨个说法,并且愿意照顾这三个孩子。”

“其他的妖怪们觉得狐族十分仗义,纷纷表示一定拥护,刚开始兔子们还是往地下躲,说话模棱两可,直到飞鸟族人的尸体砸在他们躲藏的土地上,四分五裂血肉横飞,血腥味渗到了地下,兔子才从被迫地下到地上”

“兔子自然也没逃过这场灾祸,有一天兔子亲耳听到几个蛇妖在讨论杀戮的事情,号称要蛇族独大灭了旁族。兔子恐慌的把这个带到了狐狸那里,很快狐狸决定要保护大家,现在他只是仅次于蛇妖了,他指定了周密的计划,事情进行的太快了,快到飞鸟和兔子一起执行完以后才开始思考。”

“没有人去找蛇妖理论,没有给他们说话的机会,趁着没有月亮的夜晚兔子在地下悄悄的把蛇妖的地盘布满了火油,飞鸟投下火种,一瞬间整个蛇妖的地盘燃起熊熊大火。”

“那天夜里空气里弥漫着惨叫和烧肉的味道,狐狸用了法术控制住那片火源同时也不给蛇妖任何逃命的机会,大火烧了一夜,不知情的只以为又是山火,尸体都烧成了灰,狐狸的计划完美实施了,蛇妖再也不能伤害大家了,蛇妖一族就这么仓促的没有了。”

“其实这场杀戮开始的很莫名其妙,结束的也太顺理成章,可是证据确凿…”

“起火的那天夜里,狐狸,兔子,飞鸟都在火圈外面,也不知是什么样的心情。”

“自此以后,真的再无妖怪遭罪,蛇妖的罪名被定死了,狐狸一直耐心又殷勤的照顾着长恨他们,以及剩下的兔子和飞鸟,并且许了很多好处,也让他们过得越来越繁盛,所有人都念及狐狸的恩情,百感交集雪中送炭的大恩啊!狐族就在大家心照不宣的默契中当了大族长。”

“又过了些日子,妖怪们的生活慢慢恢复和平,少年长恨在外面偶然捡到一个皮肤黑黄的小小孩,浑身好像被开水烫过一样,奄奄一息。那个小孩睁着明亮坚定的眼睛看着长恨,仿佛看到最后的一丝希望。”

“长恨不忍,小心的用外衣包裹起来带回了家,说起家,他们现在还住在狐族的房子里。”

“小小孩在长恨怀里总算是合上了眼睛,露出小孩该有的睡姿,没有人留意到长恨带了个小孩回来,这个小小孩没有发出过任何声音,连长恨帮他清理伤口的时间,明明疼的肌肉痉挛也是连**都没有的。但是他会哭,眼泪一直掉一直掉,长恨总算轻轻的把小小孩揽在怀里睡觉,小小孩会蜷缩起来窝在他胸口。”

“直到有天早晨长恨在他新长的皮肤上发现了鳞片,长恨认识那是蛇鳞,他才意识到这个小小孩是那个罪恶滔天的,杀父之仇,蛇族的者。”

“可是他真的只是个小小孩啊,连话都不会说的小小孩呀,长恨实在不忍迁怒。”

“长恨知道如果被别人知道自己屋里有个蛇妖小孩,这个孩子一定没有活路。他连自己的两个侄子侄女都瞒得很好,有一天长恨的小侄子觉得自己小叔为什么总在屋里自言自语,好奇便趁小叔离开进去看。”

“小侄子看见了小小孩,不知道是个什么东西,只觉得惊讶,于是告诉了其他的小孩,狐妖很快也知道了,长恨得知情况由不得他多考虑,好像本能驱使,最快的速度把小小孩藏去了别处。”

“狐妖大族长一开始哄着长恨,想让他自己交出小小孩,长恨装傻就是不上套,大族长喜欢长恨,舍不得说重话,于是狐妖便只能想别的办法,于是让人哄了小侄子随时留意长恨的行踪。”

“这天月圆,夜里很亮,长恨在一个废弃的房子里抱着小小孩,把掰小的吃食一口一口喂给他吃,还告诉他,别怕,我会保护你的,他们找不到你。”

“话音刚落,很多妖怪冲了进来把这个小小孩抢走了,少年长恨根本无法反抗便被两个大人压制住,手里的吃食四散掉落,长恨失去知觉。”

“待长恨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了,狐狸们要端着自己仁义的壳子,表示长恨还小,无知不会为难他们。”

“长恨想到小小孩,可是谁也不告诉他,还是自己的小侄子,红着脸说了真相。那天夜里通风报信的就是这个小侄子,长恨怒火攻心一巴掌扇了过去,小侄子嚎啕大哭,他也还小啊,一块糖都能骗走的年龄。”

“面对惊慌失措的小侄子,长恨后悔自己手重了,忙哄了起来,小侄子却在哭哭唧唧中告诉了长恨小小孩的去处。”

“小小孩被关到了狐妖祠堂里,长恨躲着人赶到的时候,小小孩已经被了衣服,脖子上绑着绳套被几个狐妖小孩像宠物狗一样在地上拖着玩,他们往他身上砸各种东西,砸准脑袋还能换的一声贺彩,身边站在的大不制止,一脸戏谑的看着这一切。”

“长恨会分善恶,他知道眼前的善恶出故障了,看着自己宝贝了这么久的小小孩,又是满身的伤痕,疯了般冲了出去却被一旁的大人又按住了,小小孩看见长恨眼睛还是亮亮的,可是这一次没有了希望,无论长恨怎么挣扎嘶吼,只有一个答案。”

“小小孩是罪恶的后人,一定要斩草除根,一会家主会亲自了结了他,几个小孩只不过欺负着玩,还觉得自己欺负的是恶人,大人又在一旁煽风点火,就更加明目张胆。”

“长恨胡乱疯狂的骂着他们,小孩们觉得自己受了天大的委屈,纷纷哭了起来,大族长来了,立马跑过去告知。”

“大族长用一种长恨觉得恶心的温柔说,宝贝长恨,你还小,不清楚,这个小孩就是那个杀死你父亲姐姐族人的蛇妖家主最小的孩子,他以后也会杀了你我的,所以你听话,不要闹了。说着还拍拍长恨的头,长恨觉得自己咽喉被什么禁锢了,再怎么张嘴也没有声音,大族长又说,真的懂事又善良的孩子,你们不要太为难他了,狼族就三个人了,我们要善待。”

“小小孩在长恨的眼前被划开了脖子,眼睛也黯淡了,不再明亮,妖主吩咐把尸体弃之荒野,长恨又被丢回了房间。”

“小侄子还在为被打的事情赌气,不理长恨,小侄不知道情况只能唯唯诺诺的坐在身边。”

“长恨脖子上的禁锢感消失了,他喉咙里滚动着沉重的抽泣声,小小孩的眼睛一直在他面前,自己指尖好像还有小小孩的味道。”

“哪怕是尸体,他也想再去抱一抱。”

“长恨找到了小小孩的尸体,脖子上一道豁口,已经不流血了,瘦弱的身体却早已被血渍覆盖。长恨像第一次那样脱下衣服包着他,只不过这一次没有睁眼也没有温度,少年长恨觉得自己剜心之痛,完全不亚于丧父之痛。”

“他知道不能把小小孩带回去了,也不愿把他留在这荒凉之地被野兽分食。他抱着小小孩的尸体往另一个方向走,他没有目标,也不知道走了多久,天亮了,长恨看到眼前有片布满野花的山坡,五彩斑斓,他将小小孩留在了花丛中。”

“狐妖越来越强大了,长恨越来越不愿意住在狐狸的家里,可是他看到自己的小侄子,小侄女每天跟其他妖怪们没心没肺的玩闹着,日子似乎很舒心,他便有些舍不得了,可是他总是梦见小小孩亮亮的眼睛,也记得那天大族长眼里的凶狠,前因后果为什么回报应在自己的小小孩身上呢?他终于无法继续忍受下去,决心要带来着两个孩子离开狐狸。”

“可是,狐狸大族长知道了这件事情,他太喜欢长恨了,根本不愿意让他离开,他以为长恨应该已经属于他了,可是他忽略了长恨已经长成一个有足够力量的少年了,成年的他继承了死去狼族的力量,他会反抗了。”

“大族长坐立难安,他必须留下他,好不容易来到自己身边,他把长恨关了起来,关在一个只能看见自己的地方,他觉得长恨需要一点时间冷静下来,他用了强硬的方式抱了抱长恨,试探让对方感受到自己的炙热,可是,长恨还是越来越讨厌他,他不知道自己还能怎么做,这位大族长有些神经质了。”

“月圆的时候是狼族力量最强大的时候,那天长恨心里翻滚的恨意爆发了,他冲了出去,执意带走了两个孩子,没有人敢上前阻止他,哪怕只有三个人,长恨依旧是狼族的新族长。”

莱斯特的酒杯空了,酒瓶又自动给他倒上一杯,他说了太多话,有点累了,他抬手用指背划过自己的下巴,呢喃细语,“路易,你的呼吸好像很悲伤…”

路易抬起头看到莱斯特明亮的眼睛,月光下泛着冷光,他好像在看某个遥远的地方。

“你累了吗?”路易小声的问。

夜更深了,很快就要天亮了,九泉城的太阳太多,夜太短,真的不适合莱斯特。

莱斯特无力的点点头,“进屋休息吧,天亮了,你若好了,就离开吧!”

猜你喜欢

  1. 穿越小说
  2. 重生小说
  3. 玄幻小说
  4. 奇幻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