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重生 > 坑作者系统 >

坑作者系统小说 拓跋余柳墨卿在线阅读

时间:2020-01-02 22:47:12编辑:月殇魂

主角叫拓跋余柳墨卿的小说叫做《坑作者系统》,这本小说的作者是落离九霄残创作的穿越重生类型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求您不要……不要什么?柳墨看着眼前这个瘦弱的少年,看着人那凄惨的模样,丝毫没有长大后的一半冷峻,柳墨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跟个孩子过不去。他不想,可T23想。他是不得已而为之。柳墨这样安慰着自己,为了蒙...

《坑作者系统》 坑作者系统小说 拓跋余柳墨卿在线阅读 免费试读

求您不要…不要什么?

柳墨看着眼前这个瘦弱的少年,看着人那凄惨的模样,丝毫没有长大后的一半冷峻,柳墨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跟个孩子过不去。

他不想,可T23想。他是不得已而为之。

柳墨这样安慰着自己,为了蒙蔽自己,他厉声打断了拓跋余的话,他道:“闭嘴!”

也不问其他,柳墨直接拖着拓跋余回了屋,他步履很匆忙,就连开门都是用踹的。

片刻后,柳墨的屋内已是一片狼藉—门大敞着,正对着门的桌子也难逃危机,翻倒在地不说,还被只“拖把”压了个稀碎。

柳墨抿着嘴,暗自想着:“门是我踹的,人可不是我扔的,这锅太黑,老子不背。”

淡定的关上门窗后,柳墨低声道:“这下真得赔店家钱了。”

就在柳墨尴尬之时,T23在柳墨的脑中蹦了出来,它道:“男主他做了什么惹您不高兴的事吗?”

“…”默了会儿后,柳墨才回道:

“我只是在认真的学做后爸。再说,今天我本意就是挑他几根刺,没想到他给我来了个智商欠费,我能怎么办。”

的确,柳墨今日就是要挑拓跋余的毛病,考虑到拓跋余优良的表现,他都做好鸡蛋里挑骨头的准备了。

只是没想到,平日小毛病都少的可怜的拓跋余今日出了个大毛病—看样子还是脑子里出的。

T23也没接话,柳墨便自觉的将拓跋余拽了起来,力道有些大,拓跋余晃了几下后才站稳,这会儿倒不是柳墨下绊子,而是拓跋余自己有些飘忽。

见人虚的厉害,柳墨便想关心一下,却被脑中荡气回肠的警报吵得住了嘴。

T23道:“请立即停止您此刻的行为,您此刻已经违背了任务二的相关要求,还望您配合我们!”

柳墨在脑中咬牙切齿的回道:“我让你见识下什么叫后爸的关爱!”

吼完T23后,柳墨又开始骂拓跋余,他道:“站都站不稳,身子差到这个地步,也不知道当初你是怎么成我徒弟的!”

闻言,T23和拓跋余齐齐噤了声,得到寂静的柳墨也不觉有异,难得有心细看了眼拓跋余。

而这一眼吓得柳墨差点背过气—拓跋余的眼中出现了重瞳。从人那直不起来的身子上足矣看出他的痛苦之大。

吸取了上次教训的柳墨没敢乱作为,在脑中疯狂艾特T23无果后,柳墨发自内心的骂了句:“你家的网线最好被人剪了,八辈子接不上更好!”

果断放弃T23的柳墨忙扶住将要倒下的拓跋余,还未等扶稳,柳墨又被下了个激灵—拓跋余的脖子上蔓延着黑色的细线,差一丝便爬到人脸上。

见状,柳墨忙板起拓跋余的脸,唤道:“拓跋余!拓跋余!能听到吗?”

拓跋余颇为艰难的找着聚焦点,一字字蹦道:“师…师尊…”

师尊…

一个词,如火星般溅落在柳墨的耳畔,伺机引燃那沉眠的记忆—柳墨忽觉的这个场景似曾相识。

然,不待他细想,T23边重新联上了WIFI上了线,与之相伴的,是一阵悠长且低沉的警报声,以至于柳墨想起葬礼上的哀乐。

T23道:“我要是要求您袖手旁观,您会同意吗?”

柳墨道:“那我刚才问你的时候你怎么不说这些。”

“…”T23沉默了几息,似做重大决定前的思考,它道:“您越帮他,他越痛苦。”

闻言,柳墨再次细观起拓跋余,发现其呼吸似有些困难,手也捂着心口,这让柳墨有些局促,他:“我该怎么办?”

T23没有回话,却停下了警报,换成了一段笛曲,那曲子缓而低,略有诉说意味。

这段笛曲截取的不是很好,无头无尾,却恰好包含了昨日柳墨一直重复的那句曲调。

曲子戛然而止,却未让柳墨生出回味之意,直觉一阵脑仁疼—这首曲子他熟悉的可怕,以至易于无意识的哼出,难于刻意的去辩识。

就如柳墨分明未见过拓跋余吹笛,却在听到曲子的那一瞬,脑中闪过了拓跋余吹笛的景象一般,无由可循。

T23缓缓的,以一种类似悲哀的语调道:“殿下,如果当年您也如此紧张那位,您也不至于从头再来了。”

说完,T23也不给柳墨反应的时间,快速而又简明的道:“在下虽无法解除他的所有痛楚,但…但可以缓解一部分。请殿下按在下说的做。”

按T23的指示,柳墨将右手贴在了拓跋余心口上,左手顺到其脖颈后,之后…之后发生了什么柳墨也不得知,他陷入了。

迷糊间柳墨感到有什么东西从自己身子里抽了出去,又仿佛看到有一白一黑两个影子似的东西站在窗口。

“后会有期,殿下。”

T23的话音未落,柳墨便彻底失了意识。

一切都宛若一场梦,虚实交错,难以分辨,但现实的血刃终会把一切重新呈现,只是时间的早晚罢了。

次日,日上三竿之时…

“哔—”

一阵类似心电图止息时发出的经鸣声在柳墨的脑中炸响,将其从浅眠中轰醒了来,这让柳墨有些头昏脑胀。他在脑中道:“T23,你发什么神经呢?”

脑中无人回应,柳墨也懒得理会那尚有余音的警鸣声。

本想翻身继续睡得他忽的碰到了个“异物”闭着眼摸索了几下后,柳墨忽然有了个可怕的想法:“我不会把哪家公子给非礼了吧…不应该啊…”

就在柳墨胡思乱想之际,一只手将他揽进了怀里,许是个子的缘故,柳墨险些撞上那人的额头。

来自人体的温度吓得柳墨猛地睁开了眼,映入眼帘的便是拓跋余那张大脸。见两人衣物完好,柳墨也没想挣开,也就由着拓跋余这样抱着他。

在21世纪,柳墨时常与拓跋余这样相拥入睡,因这他没少见拓跋余的睡颜,但像现在这样的还是未曾多见—拓跋余此刻纯色苍白,眉头一直未得舒展,很不安稳。

见此,柳墨下意识的想揉开拓跋余的眉头,不料手刚搭到人眉心上方,拓跋余便猛地睁开了眼。

拓跋余眼底冰冷宛若实质,柳墨也因此彻底醒神,抽回手便猛地坐起身—颇有种落荒而逃的架势。

看柳墨那眨的飞快的眼睑,便知他又在给自己洗脑,柳墨心道:“不不不,怎么可能呢,那个影像一定是错觉,和之前那个梦一样,都是错觉。”

“师尊…”拓跋余略沙哑的噪音在身后响起,柳墨的脑海中应景的闪过一副画面,也就是这两天柳墨一直看到的错觉:

拓跋余身着鲜艳的婚服,不知什么缘故,他的面貌犹如隔了层纱一般模糊不清,等到拓跋余凑近抬了抬手,那纱般的感觉便消失了。

这时柳墨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那纱是新娘带的头纱,而他…便是这荒诞的婚礼中的新娘…

他在恐惧着谁,在恐惧着什么,无人知晓—起码柳墨自己不知晓,当然,这种错觉他也不会让第二个人知道。

这个新婚场面便是方才与拓跋余眼神对上时,柳墨产生的错觉,只不过那次的画面两人都更**些。

几日下来的错觉连缀成篇,致使柳墨都无法再睁眼说瞎话,骗自己那些是错觉。

“小家伙,你手怎么了!”拓跋余猛地拽住柳墨的右手,毫无防备的柳墨直接被他带入了怀里。

尚未回神的柳墨:“你叫我什么?不是,你先放开我,我觉得这个姿势不是很妥当。”

也不知拓跋余听没听见,反正是没放开柳墨,他继续道:“师尊,你手心上怎么会有这个东西?”

见状,柳墨也无心与人争执,随意扫了眼自己的右手心,却只感到一阵眩晕,什么也没看见。柳墨在脑中:“T23,我这儿是什么情况?”

出乎柳墨意料的是,回应他的竟是他最想打的那个。

“叮咚,接受到您的意愿,小愿将为您服务。”熟悉的电子音让柳墨登时有些石化,但这阻止不了“读者心愿”的脚步,它也不管柳墨乐不乐意见它,自顾自的道:“您此时的状况是因为XXX导致的,只要您XXX就可以缓解了。”

“…”柳墨近乎呆滞的听完小愿的话,忍不住的在脑中吐槽道:“小愿,你是被净网了吗?怎么还有自动屏蔽词了?”

小愿道:“叮咚,接受到您的意愿,小愿将为您服务。这并不是我的原因哦,是因为您的权限不够,所以有些词汇会被自动屏蔽呢~”

柳墨道:“权限?”

小愿道:“叮咚,接受到您的意愿,小愿将为您服务。是的呢~权限的开放程度是根据您的任务完成度和XXX来评定的,最重要的影响因素是后者哦。”

听完这句话,柳墨只感觉自己头顶有个乌鸦飞过—他真的是无语到了极点,乃至于吐不起来槽了。

柳墨强忍着无语道:“你把后者屏蔽了我怎么能知道开权限的法子…”

这边柳墨和小愿的交流紧锣密鼓,也因此,柳墨错过了自己身后拓跋余的反应—可以理解为他错过了一条求生的机会。

趁着柳墨状似发呆的时间,拓跋余迅疾的握住柳墨的右手,也不知干了什么,反正松开手后,拓跋余看着更虚了…

坑作者系统

坑作者系统

作者:月殇魂类型:重生状态:已完结

很喜欢作者的故事和文笔,能让人深思的小说,赞!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