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穿越 >

《盛宠之将门嫡妃》小说章节免费阅读 叶翎云尧小说全文

时间:2020-02-24 18:09:15编辑:冷清清

主角叫叶翎云尧的小说叫做《盛宠之将门嫡妃》,这本小说的作者是三木游游写的一本穿越架空类型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叶翎,你不会再变回去了吧?”叶旌蹙眉,看着叶翎问。叶翎伸出双手,把叶旌的小脸揉搓成奇奇怪怪的形状,眼中带着戏谑的笑:“你叫我美丽的二姐,我就告诉你。”“叶翎你是个丑八怪。”“叶翎你脑袋被驴踢了!”“...

盛宠之将门嫡妃 006.抢我花花 免费试读

“叶翎,你不会再变回去了吧?”叶旌蹙眉,看着叶翎问。

叶翎伸出双手,把叶旌的小脸揉搓成奇奇怪怪的形状,眼中带着戏谑的笑:“你叫我美丽的二姐,我就告诉你。”

“叶翎你是个丑八怪。”

“叶翎你脑袋被驴踢了!”

“叶翎你的脸被胭脂水粉糊了,脑子也被糊了吗?”

“叶翎你以为楚明恒真喜欢你?别傻了!他就是个**!”

“叶翎你知不知道叶莲背地里都叫你小**?你还傻乎乎地把她当亲姐妹!”

“叶翎…”

“嗯,怎么?接着骂呗,没词儿了?”

“你真的气死我了你!”叶旌的脸被揉得通红,叶翎一放开手,他就别过头去,一瞬间,眼底也泛了红。

叶翎强行把叶旌的脑袋扳过来,靠在她的肩头,拍了拍他的肩膀:“可怜的小弟,想哭就哭吧!”

“叶翎你这个**!你才可怜!你才想哭!”叶旌故作傲娇,声音却闷闷的。

“你再不叫我一声美丽的二姐,我就哭给你看。”叶翎说着,拧了一下叶旌的耳朵。

“叶翎你脸皮怎么这么厚?”叶旌反问。

“叫不叫?不叫我就犯蠢给你看!我现在去找叶莲玩儿,去找叶烁玩儿!”叶翎轻哼了一声。

叶旌抬头,小脸红红,气鼓鼓的,像个炸毛小狮子:“你敢!美丽的二姐是不会再犯蠢的!”

叶翎闻言,乐不可支,把叶旌拥入怀中:“可爱的小弟,真的对不起啊!过去那个蠢蠢的叶翎,辛苦你了。”

叶旌努力想要控制自己的眼泪,结果还是被一层薄薄的水雾朦胧了双眼。天知道过去那五年,他有多少次想要打死叶翎!曾经无数个恨得牙痒痒的时刻,皆是因为爱之深…

一次次的期待,一次次的失望,日积月累,结成幽寒坚冰。而今一个笑脸,一个拥抱,寒冰便融化成涓涓暖流,汇入心间。

若是美梦,叶旌希望不要醒。

平复了心情,叶旌擦干眼泪,坐到叶翎对面去,脊背挺直如松,神色严肃,故作老成,如同审问犯人:“你还喜欢楚明恒吗?”

“从未喜欢过,谢谢。”叶翎很淡定地回答。

“那你还相信叶莲吗?”叶旌再问。

“她才是小**,哦不,丑**。”叶翎唇角勾起一抹危险的弧度。

“她是比你丑很多!”叶旌脱口而出,对此十分认同。

姐弟俩相视一笑,叶旌又立刻板起了小脸:“不准笑!我还没说完呢!”

叶翎表示洗耳恭听。

“你在战王府过得好吗?”叶旌故作高冷地表达对叶翎的关切。

“不好,有人想让我给云尧陪葬呢。”叶翎语气幽幽。

“谁这么**?陪什么葬?云尧本就病入膏肓,药石无医,他死了关你什么事?若有人不想让云尧一个人下黄泉,自己去陪着啊!干嘛对你如此歹毒?”叶旌又炸了。

“就是!那个礼部尚书,人模狗样的,还不如我家小弟明事理!不过不必担心,姐姐我已经解决了,差点把他气吐血。”叶翎说。

“礼部尚书?”叶旌愣了一下,“那个姓孔的傻缺吗?”

“小弟你认识孔瑀?”叶翎表示好奇。

“不认识!但你要嫁给战王的时候,我打听过。孔瑀爱慕三公主,三公主痴恋战王。你把战死了,还占了战王妃的位置,三公主想让你死,姓孔的通过此举讨好三公主罢了!**小人!”叶旌小脸沉沉。

之前的殉葬风波,简而言之一句话,孔瑀这个舔狗,为了讨好心上人楚灵芸,意图逼死叶翎!

叶翎挑眉:“原来如此。不过小弟,你知道的也太多了吧?你才十岁,一个小屁孩,张口闭口爱慕痴恋的?真是不害臊!”

叶旌气哼哼地瞪着叶翎,一副“我这都是为了谁啊你这个**竟然还吐槽我”的样子。

“你说咱们爹对云家有恩,所以战王府的人不会为难我,什么恩?”叶翎正色,询问叶旌。

叶旌摇头:“我也不清楚,是听大姐说的。”

“大姐…”叶翎脑海中浮现出一张温柔美丽的脸庞,开始梳理关于叶缨的记忆。

叶翎是八月十五的生辰,上月刚及笄,就被安排给云尧冲喜了。

叶晟长女叶缨,比叶翎大三岁,曾是楚京赫赫有名的才女。十岁那年,宫宴之上,叶缨一曲成名,楚皇盛赞其为小琴仙。而后不久,叶缨与太子楚明恒定亲。

三年前,因一场意外,叶缨受辱失贞,婚约取消。而她随即离开忠勇候府,住到城外胧月庵,怀孕生子,青灯古佛,中间再没回来过。

很显然,叶旌不久之前与叶缨见过面,才会知道叶晟对云家有恩这件事。

而叶翎记忆中,从叶缨离开忠勇候府那天起,原主再没见过她,以及她的孩子。因为原主认为,叶缨这个长姐,让她蒙羞。

“大姐还好吗?”叶翎心中轻叹。

叶旌沉默了片刻,开口:“我不想说,你若真想知道,自己去看。”

“好,我会去的。”叶翎点头。

“什么时候?”叶旌追问,像是怕叶翎只说不做。

“要不就今天吧。”叶翎并不打算在忠勇候府过夜,现在时辰尚早,去一趟胧月庵,天黑之前回战王府。

“真的?”叶旌神色一喜,“那你快去吧,大姐很惦念你!”

“你一个人留在这里,行吗?”叶翎问叶旌。她要把叶旌带走,不是不可以,只是需要创造合适的机会,不能冲动行事。

叶旌无语:“你出嫁之前倒是跟我在一起,整天犯蠢坑我!现在你走了,我一个人过得别提多开心了!”

“这样啊?那我必须找个机会把你带走,让你天天看到我,你不开心,我就开心了。”叶翎煞有介事地说。

叶旌很想怼回去,但忍不住翘起的唇角,出卖了他的好心情。终归他还是个孩子,生存不易,逼迫他成长,但心底一直渴望能有个依靠。

最后,叶旌砸了叶翎的梳妆台,摔了叶翎的茶具,大摇大摆地走出秋翎院。

亲姐弟如仇敌。叶翎“一气之下”带着雪晴和雪莺,连声招呼都没打,离开了忠勇候府。

传到孙氏耳中,她毫不意外,满面嘲讽:“一个比一个蠢。”

出了侯府,叶翎吩咐马车出城。

胧月庵在城外月阑山上。时值深秋,层林尽染,美不胜收。

在山脚下车,叶翎让雪晴和雪莺都留下等,她一个人拾级而上。

前世明面上的身份是个顶级花艺师,这会儿叶翎两手空空去见姐姐和小外甥,看到山中各色花草,决定自制礼物带去。

于是,一路走,一路采花折叶,叶翎精心搭配,徒手“修剪”用藤蔓扎上,做了一束色彩绚烂的捧花。

叶翎抱着花,表示满意,抬头就看到一个在视线中急速逼近!

破空而来的利箭顷刻近在咫尺,叶翎瞳孔一缩,尚未作出反应,身后袭来一片“阴影”蒙住叶翎的脑袋,将她带倒在地。

一道墨色人影如鬼魅般出现在叶翎身旁,徒手抓住射来的箭矢,俯身,从叶翎手中取走那束花,眨眼的功夫,消失在山林之中。

一切发生得太快,叶翎扯掉蒙着她的“阴影”发现是一件男人的外袍。

旁边地上扔了一支箭,叶翎的双手空空如也,无语望天:“死,抢我花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