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穿越 >

《这仙谁爱修谁修》小说章节列表在线试读 风桑晚薛不惊小说全文

时间:2020-02-26 21:35:00编辑:风苍溪

小说主角是风桑晚薛不惊的小说叫《这仙谁爱修谁修》,本小说的作者是远陶最新写的一本穿越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曾经有一份真挚的感情摆在风桑晚的面前......等一下,走错片场了。让我们重新再来,现在摆在风桑晚面前的有两个选择:一:老老实实说出实情,然后被人当成神经病,受尽众人耻笑。二:按照云执事的剧本,假装自...

这仙谁爱修谁修 第八章:你俩夫妻对拜呢 免费试读

曾经有一份真挚的感情摆在风桑晚的面前......等一下,走错片场了。

让我们重新再来,现在摆在风桑晚面前的有两个选择:

一:老老实实说出实情,被人当成,受尽众人耻笑。

二:按照云执事的剧本,假装自己是被,这样,她能活得尊严一点。

她很清楚,自己有修为这件事暴露了之后,剑穹派说什么都不会放她下山的。虽然薛不惊的单灵根珠玉在前,但是她的三灵根也不是随处可见的大白菜好吧,这等天赋,放在现在的隋洲大陆,怎么着也能被称为天才。

“你的秘法确实高深,若换个人来为你检查修为,恐怕也不能发现其中端倪。”

方解真人盯着风桑晚,他的脑袋上仿佛带着名为“学霸”的光环。

“方解兄的见识果非我等所及。”指苍真人真心实意地赞了一句。

“不,并不是我的见识高深,我只是在她身上,闻到了一丝熟悉的味道。”

那味道,仿佛和他自己同出一源。

风桑晚还能说什么?师尊果然流弊!

“掌门!关于风小友修为这件事,弟子猜想这背后一定有她不能与我们言说的隐情。”

坚定“风吹”云执事站了出来:“弟子今日去外门的时候,正好看见有个外门弟子在大庭广众之下造谣风小友就纠缠不惊师弟,还煽动了一堆女修要让风小友滚出剑穹派呢!”

一听这事,指苍真人脸上的笑容更深:“真有此事?不惊,你可有听闻?”

一直默默地坐在棋桌旁边当背景板的薛不惊被猝不及防地点到了名字,他错愕地抬起头,就看见了指苍真人那带着几分揶揄的笑容、还有云执事隔着老远都能感受到的期盼的目光。

“回师尊,弟子这几日都没有去过外门,对此事并不太清楚。”薛不惊老老实实地回答道。

与此同时,他又在心里叹了一口气。

刚才他虽然是个背景板,但是也将几个人之间的话听了个清清楚楚,他知道现在只有顺着云执事的话说下去,才是对风桑晚最有利的。

可是一想到自己要帮着她说话,他就觉得肝疼。

“但是,关于风师妹纠缠弟子这件事根本就是无稽之谈,风师妹皓月之姿,又岂容他人亵渎。弟子只是因为自己见识浅薄,难以担当早课重任,这才推卸外门讲课一职的。”

一个“风吹”倒下了,另一个“风吹”又站了起来!

云执事看了薛不惊一眼,向他发送了一记wink。

薛小友果然是同类啊!

“不不不,薛师兄丰神俊朗!师妹我仰慕不已!”

风桑晚的后槽牙隐隐作痛。

不过,这也许是个可乘之机,借着“纠缠”师兄的名头激起民愤,让她顺利地被赶出山门。

“还是师妹你国色天香,又天资聪颖,师兄我万分之一都比不上。”

薛不惊回头朝着风桑晚的方向遥遥一拜。

“还是师兄人美心更美!”

风桑晚看薛不惊都拜了,那她也得拜不是?

“师妹谦虚!”薛不惊拜得更低了一点。

“师兄心善!”风桑晚紧接着跟上。

“得了。”指苍真人实在是看不下去了,“你们俩夫妻对拜呢?”

他语气中带着明显的揶揄,薛不惊和风桑晚的老脸不约而同地一红,两个人都把头转了过去。

指苍真人沉思了片刻,转头问云执事:“那你可将外门造谣之人处置了?”

云执事点了点头:“弟子罚她去了执法堂。”

“嗯......那依你们看,应该如何处置风师侄呢?”指苍真人似笑非笑地看向风桑晚。

虽然他只是似笑非笑,并没有真的笑,但是为了避免自己中绝技“少女杀”风桑晚还是把头低了下去。

“掌门!风小友虽然欺瞒在先,但是她也是逼不......”

“行了,让她自己说。”指苍真人微笑着打断了云执事的话,“风师侄,你切说说当日进山门时,到底发生了什么才让你甘愿隐藏自己的修为?并且这一个月来除了第一次早课之外,你竟然一次早课都没有去上过。”

指苍真人看似温和,可他好歹也是活了几百年的人,怎么说也是一个元婴大佬,又如何看不出来云执事有心偏袒风桑晚?

风桑晚心里清楚,绕来绕去终于还是绕回了那个话题,所以,她到底是说还是不说呢?

“弟子......”风桑晚又跪了下来,这一幕看着着实眼熟,“弟子实在有苦说不出啊!”

“叮咚!”您的戏精好友风桑晚已上线,请您签收。

“那日在风家校场,弟子原本欢欢喜喜地朝着风家校场走去,可没想到半路被人拦了下来,他们以弟子的娘亲做威胁,让弟子隐藏自己的修为不得进入剑穹派,好在后来遇到了薛师兄,再后来的事情,掌门也知道了。”

听见风桑晚的声音,薛不惊一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可是他还得装出一副为她扼腕叹息的模样。

“至于那日为何不肯说出实情,实在是因为弟子不敢呐!家母的性命还在他们的手中,弟子不敢轻举妄动。这些日子以来,他们一直用家母的信物威胁弟子,让弟子不得不做出一副怠惰样子,让他们放松警惕。”

指苍真人点了点头,又道:“如此倒也情有可原......”

“弟子今日只有一个请求!恳请掌门成全。”

“你但说无妨。”

“弟子希望掌门能放我下山,让弟子能护住我风家老小的性命!等大仇得报,弟子自会归于门派,生是剑穹派的人儿,死是剑穹派的死鬼儿!”

风桑晚抬起头,表情“坚毅”地说到。

“不行!绝对不行,你不能下山!”

薛不惊吓得直接从棋桌上跳了起来,他就想不通了,这个风桑晚怎么这么能搞事情呢?人家想修仙都没有机会,她倒好,一个拥有飞升之姿的人,却整天想着当咸鱼。

长生不老是得罪她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