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穿越 >

新书《宋徽宗是我老丈人》小说全集阅读 杨司锋香香小说免费精彩章节全文

时间:2020-05-17 15:45:24编辑:朕好萌

主角叫杨司锋香香的小说叫《宋徽宗是我老丈人》,是作者本色农民创作的穿越类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第14章一个好汉三个帮虽然杨再成和自己似乎没有任何关系,但现在却是他杨司锋名义上的父亲。大宋朝可是以孝治国,占着这个道义的高度,哪怕是皇帝都不敢越雷池一步。莫说杨再成只是去了外地,就算杨再成把杨司锋打...

宋徽宗是我老丈人 第14章 一个好汉三个帮 免费试读

第14章一个好汉三个帮

虽然杨再成和自己似乎没有任何关系,但现在却是他杨司锋名义上的父亲。

大宋朝可是以孝治国,占着这个道义的高度,哪怕是皇帝都不敢越雷池一步。

莫说杨再成只是去了外地,就算杨再成把杨司锋打死,世人都不会说杨再成半句。可若是明知道杨再成身陷险境,身为儿子的却不去想办法搭救,那杨司锋就干脆别在这个世上混了。

杨司锋很快就想通了这些道理。

救是一定要救的,可是如何去救,却是个头痛的事情。

前世的杨司锋,也只是个弱得不能再弱的菜鸟,可在这个世道的杨司锋,只怕比前世的杨司锋更菜,要不然就不会被一个小小的球就击得差点没了小命了。

“先别急,杨全,你且慢慢告诉我,到底是怎么回事,”杨司锋将杨全带进了堂屋,坐下来道。

“我哪知道啊,他们就莫名其妙地把老爷和夫人抓了去了,小的、小的只是一时贪完,没有跟着老爷夫人们一起,这才逃了出来。可是,少爷啊,小的身上一个铜子儿都没有,这段日子,小的都是一路乞讨过来的,小的这过得苦啊,”杨全一边抹着眼泪,一边断断续续地说道。

瞧着杨全也就十七八岁的样子,看着比自己也大不了多少,杨司锋有些于心不忍。可是,他到目前为止,都不知道老爷子怎么就带着老妈离家,把自己一个人扔在家里了,于是不耐烦的挥挥手道:“说重点的,从头说起,先说你们是怎么离的家,一路上都经历了什么,说详细点。”

“好吧,”杨全喝了口水,缓缓说道,“只是听说夫人得了个梦,说是要去曲阜拜祭孔圣人,就能替少爷乞来一颗慧心,也能让少爷替杨家光宗耀祖。”

杨司锋听了一愣,这对父母跑一千多里外替自己去乞一颗莫须有的慧心,看来,这妥妥的是真爱啊。

只是可怜了天下父母心,这么看来,以前的杨司锋确实不是什么好东西,肯定是让老杨操碎了心,才会让父母操如此不辞辛劳的去奔波的。

不过,也估计是因为家里就这么一根独苗,要是还有别的选择的话,父母应该就不会这么费神了。

虽然和自己并无多大的关系,可莫名的还是有一点感激。父母的舔犊之情,千百年来都几乎是不重样的啊。

“我们拜祭了圣人之后,本来顺风顺水的,很快就能回来了。可经过黄河之后,老爷听说阳谷那里出了个什么打虎英雄,不知动了什么心思,便想和夫人一块去看看,这不,小的还不知道是怎么回来呢,就听说起了祸乱,一群不知哪里来的匪贼,打着杀贪官,均贫富的口号,到处烧杀抢掠,便把老爷和夫人抓起了。”

杨司锋更加无语了。

宋江你们这群东西,怎么喊起杀贪官的口号喊得那么得劲?可你要杀贪官就杀贪官呗,我老爷他只是个小小的商贾啊,你抓什么?

“我爹…他怎么样了?”杨司锋接下来紧张的。

“我不知道啊,”杨全再次哭丧起脸,“那伙贼兵一来,我吓得马上就跑,差点就被他们抓住了。少爷,是奴才没用啊,奴才以后一定不乱跑了。”

杨全就只是个眉清目秀的小青年而己,看起来也文文弱弱的,大宋的官兵都拿宋伙那伙人没辙,杨全又有什么办法。

“好了,一路上辛苦了,香香,带杨全下去先休息一番吧。咦,高强那厮呢,这么快就不见人了。”

走出院门时,却发现高强的马车已经不见了。

“杨全,那边是厨房,锅里还有些剩饭,你自己找点吃的。没有带你的衣服,你呆会找杨实拿他的衣服先换一下,脏死了,”香香指了指厨房,就跟了出来,瞧着杨司锋出院,马上就跟过来,紧张地,“少爷,你要干什么。”

“我爹现在生死未卜,我得马上去救他,”杨司锋坚定地说。

“不要,少爷,”香香一声惊呼,俏脸通红地说道,“你的伤势还没有好,你不能出远门的啊。”

杨司锋当然知道自己的伤势不好啊,可若是自己连老爹的性命都不顾了的话,那他还是人么?

香香还想说什么,杨司锋却是蛮横地一挥手道:“香香,你不要多说了,好好的陪福伯看好家,另外,给我取300两银子,其它的你们自己留着家用。不管如何,总之我一定得想办法去救我爹去。”

香香虽然只是杨司锋的贴身小丫头,但现在已经俨然杨府的内务总管家了,家里所有的钱账现在都归她。

再说了,庄园里还有十几个人,大家现在全部心思都在蒸酒,养活一家子不是问题。就是怕钱财多了之后,会让坏人惦记上,杨福已经打算去聘请护院家丁了,杨司锋可是许诺了每月五两银子,想必一定要过不好的壮士前来应聘的。

这一点可以放心,大宋朝现在虽然局势不稳,但大家伙的职业道德还算不错,只要是雇请了的护院,人家就会用心的做事的,正因为杨福这样保证过,杨司锋才敢说出远门。

香香知道劝止不了杨司锋,只得默默的帮杨司锋收拾着行李。

快天黑的时候,杨玉立怯怯地凑过来,弱弱地说:“少爷,我在庄子里也没什么用,杨全毕竟还年轻,要不让我跟在你身边,一路上也好有个照应。虽然我现在腿脚有点不方便,但我不会耽误少爷的正事的。”

通过这两天的相处,庄子里的人虽然都有各种缺陷,他们都特别想在杨司锋面前证明自己的价值,以证明他们不是吃闲饭的。杨玉立有这种想法也不稀奇。

可他是要出去救人的,并不是出去旅游,倒不是他嫌弃人家身有。

“杨玉立,你还是在家里呆着,我给你这个,你这段时间把这个做出来,先做上十套八套的,到时候我告诉你有用处。咱们的酒现在虽然好卖,可就怕官府不会让我们做很久了。”

象他们这样糟踏粮食的,这几天时间就买回来一两千斤酒了,这得多少粮食啊?官家们吃掉多少酒不是事,要是让上面知道他们的酒这么好的利润,铁定会派人来关心一番的。

杨司锋再次提笔,刷刷的写了几十个字交给杨玉立,吩咐道:“你就按着这个去做,放心,只要做得好,咱们以后就做这个,说不定都能赚钱了,而且,家里的老人都能派上用场,少爷我出门是去救我爹的,放心,我会自己照顾自己的,本少爷没有你们说的那样不识人间五谷。”

次日一早,杨司锋便让杨实备马,早早的进了城,来到了高府的门口。

高俅家的府第虽然门高院深的,但门房看到是杨司锋,倒没有为难,一听说他要找高强,呶呶嘴便让他自己进去了,甚至连通报都没要。

这就让杨司锋为难了,自己没来过高府啊,这让自己怎么走。

还好,恰好见到富安进院,赶快叫住他道:“富安,你家主子在么,在哪里,快带我去。”

“咦,杨兄,我该给你的酒钱,昨天一并都交给香香了啊,你又来找**什么?”见到杨司锋,高强奇怪地。

“高兄弟,你这话可就见外了,都说了不要你的钱,你偏给,”杨司锋哈哈一笑,“高兄,你不是要跟着叔夜相公去剿匪么,把兄弟我也带上如何。都说一个好汉三个帮,咱们兄弟合壁,一定能立下大功的。”

将高强生生就吓了一跳:“杨兄,你不是玩真的吧,咱们这样的纨绔,去混个军功还差不多,真剿匪?你嫌咱们的命不够长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