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穿越 >

《凤谋无疆》小说全集免费在线阅读(苏辞镜流琊)

时间:2020-05-22 20:30:09编辑:学不乖

热门小说《凤谋无疆》是鸭圣婆倾心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主角苏辞镜流琊,内容主要讲述:第二章休做玩物可就在这时候,压在她身上的人却突然停止了侵犯。只听他轻蔑又带着一丝不甘的声音传来:“黎国第一美人也不过如此,着实无趣。”苏辞镜明白,薛洋这话摆明了就是想羞辱她。但她还是暗暗的松了口气。不...

凤谋无疆 第二章 休做玩物 免费试读

第二章休做玩物

可就在这时候,压在她身上的人却突然停止了侵犯。

只听他轻蔑又带着一丝不甘的声音传来:“黎国第一美不过如此,着实无趣。”

苏辞镜明白,薛洋这话摆明了就是想羞辱她。

但她还是暗暗的松了口气。

不管怎么样,薛洋的动作还是停止了。

只是......他停止的原因,真是他刚刚说的那个吗?

是的话,他话里的不甘又是怎么回事?

我知道你看不上我,你想嫁的人是我弟弟。

可那又怎么样?

你现在还不是落到了我的手里?

不,不只是落到我的手里,你的命运还会更惨。苏辞镜沉默思考,却被薛洋当做是不屑与他说话,所以更是生气。

苏辞镜则快速捕捉到了他话里的重点,眸底的幽光一闪:不只是落到你的手里?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苏辞镜隐隐有种感觉,这个答案一定跟薛洋刚刚突然停止动作有关。

“什么意思?呵。”薛洋冷冷一笑,却并没有直接说出答案。

而是拿起桌子上的酒杯,朝苏辞镜递了过去:“按照宫里的意思,这应该是我们的合卺酒,交杯时候喝的。”

薛洋虽然没有明说,苏辞镜却立刻就反应了过来:“这酒有毒?”

“不管有没有毒,不管是什么毒,这是宫里的意思,我劝你还是喝了吧。”薛洋显然没有跟她解释太多的耐心。

苏辞镜看着薛洋硬塞到她手里的酒杯,唇角竟然缓缓勾了起来。

到底还是被她料中了,宫里那位果然不会轻易的放过她。

利用薛洋来羞辱她还不够,竟然连她大婚用的合卺酒都换成了毒酒。

不过......宫里那位这次恐怕是失算了。

比起委身薛洋,死对她而言简直是一种解脱。

想到这,苏辞镜就立刻将手中的酒杯一口饮尽,轻轻道了声:“好酒。”

酒香扑鼻,甘冽醇厚,能死在这样的酒下......

苏辞镜本想说就算是死而无憾了,闭上眼睛,安静等待死亡。

可酒一下肚,她的双眼就立刻瞪大了起来,手中的酒杯也快速滑落,在地上摔成了碎片。

这......这并不是致命的毒酒,而是类似软筋散之类的东西。

一杯下肚,全身发软,别说是要挣扎了,她现在就连保持这个坐姿都十分艰难。

“这到底是什么东西?”苏辞镜强咬着牙。

“或许你很快就会知道了。”薛洋淡淡说着,便转身去开门:“贵人们进来吧,事情都已经办妥了。”

薛洋的话音落,便有一阵脚步声从门外传了过来。

苏辞镜不用看都知道,是宫里的人。

“休书写好了吧?”宫里的人冷冷说到。

显然也没有怎么把薛洋放在眼里。

“已经写好了。”薛洋回答。

耳边又传来纸张的声音,想必是把休书拿出来了。

宫里的人接过休书快速看了一点,这才满意的嗯了一声:才新婚的妻子,转眼就要被送到军营里去当军妓,这一次真是委屈薛公子了。

不过薛公子放心,你对皇上的忠心皇上都知道,一定少不了你的好处。

才新婚的妻子,转眼就要被送到军营里去当军妓?

苏辞镜的身子猛然一颤,突然就明白了薛洋刚刚停止动作和如此不甘的原因。

自己的新婚妻子却要被如此羞辱,这对任何一个男人而言都是奇耻大辱。

但他什么都做不了,因为......这是宫里的意思。

好一个宫里的意思。

她到底还是太嫩了一些,竟然天真的认为宫里那位会让她以死亡为解脱。

原来,嫁给薛洋,合卺酒下毒,都只不过是他羞辱她的前戏。

真正的好戏......

苏辞镜只觉得一颗心狠狠地摔到了寒潭最底,寒得连最后的一丝希望都幻灭了。

黎皇,既然我愿意安静死去的时候,你剥夺了我的这个权利。

那从今以后,我苏辞镜一定会好好活着。

哪怕身子残败,哪怕苟且偷生,也一定会活到把你拖下地狱的那一天。

苏辞镜恨得咬牙,无奈药力霸道,根本容不得她多想,便将她整个人都拖进了无尽的黑暗之中。

见苏辞镜,宫人们也不耽误时间,一左一右便把她从床上架起,拖了出去。

而一直守在门外偷窥的林娉月,看到的苏辞镜被宫里的人架走,悬着的一颗心也终于放了下去。

如果她没有记错的话,前世苏辞镜被宫人从房间里带出来的时候,并没有。

也正是因为前世宫中给出的毒药药力不够,才会让苏辞镜在被送往军营的途中有机会逃走。

不仅遇到了流琊,还漂亮的打了一场翻身仗。

而如今,她偷偷加重了那杯毒酒的药力,苏辞镜也是被宫人给架出来。

历史已然被改变。

未来的一切也将因此有所改变。

苏辞镜,前世被你夺走的一切,今生我都会夺回来的。

而你就等着为自己曾经做过的孽付出代价吧。

......

苏辞镜是被女子的哀嚎声吵醒的。

顺着声音的方向看去,只见一个瘦弱的女子正被几名士兵残忍的压制。

她竭力的反抗着,却一点作用都没有。

士兵大手一扯,她身上的布衣便被撕开了一个大口子,露出大片雪白的皮肤。

而那衣服撕裂的声音传到苏辞镜耳中,就仿佛雷电劈下,震得她心底发颤。

因为她很清楚,这名女子就是她的前车之鉴,她很快也会落到这样下场的。

是死,还是被这些人蹂躏。

答案非常清晰。

但......她就这么认命了吗?

她就只有这两条路可以选吗?

不,她一定要想办法摆脱这个困境。

她一定不可以就这么认命。

苏辞镜快速扫了一眼四周,在心里暗暗揣测从这里逃出去的可能性究竟有多大。

她爹苏严之所以可以当上黎国唯一的异性王,就是因为战功赫赫。

而苏严也一直希望她可以继承他的衣钵,成为黎国第一女将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