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穿越 >

相公,我是金手指by苏浅浅陆湛完整版 苏浅浅陆湛小说全集在线阅读

时间:2020-05-22 22:32:34编辑:笑红尘

经典小说《相公,我是金手指》由扶酥最新写的一本古代穿越风格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苏浅浅陆湛,书中主要讲述了:第五章白水心白水心心中纳罕,只是看苏浅浅脸上带笑,眼神真挚,不似有恶意,这才渐渐放松了戒备。“你们到底是何人?”白水心色厉内荏的又问了一遍。“姑娘莫要着急,我是昨日上山砍柴遇到姑娘你的,看姑娘周身狼狈...

相公,我是金手指 第五章 白水心 免费试读

第五章白水心

白水心心中纳罕,只是看苏浅浅脸上带笑,眼神真挚,不似有恶意,这才渐渐放松了戒备。

“你们到底是何人?”白水心色厉内荏的又问了一遍。

“姑娘莫要着急,我是昨日上山砍柴遇到姑娘你的,看姑娘周身狼狈便将你救了回来。”

苏浅浅笑眯眯的,又道:“至于这里便是陆家村,床上是我夫君,陆湛。”

说着脸上露出一丝郝然:“并非有意唐突姑娘,只是家里地方狭小,无奈为之。”

白水心一听说这里居然就是陆家村,顿时惊喜万分:“那你可知晓陆长生?”

苏浅浅早就做好完全应对,也佯装惊讶道:“姑娘,你、你为何知道我公爹的名字?”

白水心这下真的是踏破铁鞋无觅处,想起自己路上活活饿死的父母,眼泪瞬间砸下来,猛地跪在苏浅浅面前:“还请姑娘救我啊!”

没想到白水心的膝盖这么不值钱,苏浅浅吓一跳,连忙把她从地上扶起来:“姑娘这是作甚,有什么委屈直说便是!”

白水心却觉得心里百感交集,抽泣半天才总算平复情绪,欣喜的:“那姑娘你婆婆陆白氏可在家?”

人之常情,苏浅浅了然一笑:“在呢,只是怕有些不方便......”脸上便露出为难之色。

紧接着便将昨日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告诉了白水心。

看着白水心满脸震惊,苏浅浅身为当事人却丝毫不慌乱,见此白水心也只能强笑:“原来还有这番内情。”

说着便拉着苏浅浅的手道:“姐姐你莫要害怕,既然如今姑母不方便我就不去打扰了。”

苏浅浅恰当的表露出惊讶:“姑母?姑娘你......”

白水心有几分落寞的说道:“其实也勉强算是远房而已,我家住沧州,半年前遭了灾,我一路逃荒而来的罢。”

“不瞒姑娘,昨日我掉落山崖以为自己性命不保,若不是姑娘你救我回来,只怕我早就魂归西天。”

闻言苏浅浅有几分心虚,面上却只感激万分:“好妹妹,只是我们二人有缘罢了,我见你第一面就觉得熟悉。”

说着拉着白水心坐下,白水心却看着床上的陆湛有几分迟疑。

苏浅浅见状便换了凄苦之色:“我夫君前些日子从崖上滚下来,至今不醒,妹妹,我有一件事求你!”

趁白水心没反应过来,苏浅浅马上从怀中掏出那株千叶玲珑草,跪下哭道:“这株神药是我昨日救妹妹的时候从妹妹怀中发现的,妹妹是外来客,不晓得在我们这陆家村,一直有个传言那茗烟山上有神药。”

“昨日姐姐我也是为了这神药才半夜冒死前往茗烟山的,没想到却在妹妹身上得了,姐姐今日只想求妹妹把这神药卖予姐姐可好?姐姐就是做牛做马也心甘情愿!”

白水心脸色大变,慌忙把苏浅浅从地上扶起来:“这是说哪里的话!姐姐救了我一命,这药只管拿去用,哪里说这般话!”

苏浅浅大喜:“妹妹是答应我了吗!”

白水心点点头,目光却不受控制的瞟了一眼床上的男子。

苏浅浅将一切尽收眼下,不易察觉的翘了翘嘴角。

......

陆家。

陆德潜是村子里的里正,他祖上虽然也是泥腿子,不过显然是个聪明的泥腿子。

早年太祖起义,陆德潜的祖先瞅准时机,把村子里面的财主绑了,拿着财主家的粮食做了自己的投名状。

几百担粮食换不来大官,可是却救了急,等到先祖登基为帝,陆家先祖也咸鱼翻身,成了这方圆百里最大的财主。

不过泥腿子眼界有限,钱权有了,教育没跟上,后面一代不如一代,到陆德潜这一代已经混成了一个小小里正。

但是陆德潜却觉得自己儿子陆秉才定然是个潜龙之才,老来得子本就溺爱,陆秉才又打小功课就好,不怪陆德潜把他捧在心尖尖上。

陆家再落魄,底子也比常人好一些,加上陆德潜尤擅欺压掠财,现如今还维持着一间二进的宅子,也有两三个丫鬟伺候。

大丫鬟冬青屏气凝神放下一杯热茶,踮着脚尖出去,看也不敢看屋子里面跪了一天一夜的陆秉才。

陆秉才跪在地上神情淡然,反倒是端坐上位的陆德潜脸色铁青。

看到不孝子这副模样,陆德潜只觉心头火起,拿起杯子往陆秉才脸上砸过去:“看你这副蠢样子!”

陆秉才不慌不忙躲开,开口却带着几分阴骘:“父亲害怕什么,一个马上进棺材的值得忌惮?”

陆德潜痛心疾首道:“你懂个屁!你可知道昨儿那陆家媳妇已经打算去茗烟山找神药?倘若真的找到,你吃不了兜着走!”

陆秉才却嗤笑一声:“我还真没看出来爹是如此谨慎之人。”

他脸色一冷:“苏浅浅一个蠢货说什么父亲还真信了不成?茗烟山的神药,呵,还不如说路边的来的真实!”

看陆德潜还欲再说什么,陆秉才不耐烦的“啧”一声:“好了父亲,此事我心里面有数,你不过就是怕陆湛醒来反咬我一口罢了,儿子会让他乖乖闭嘴的。”

陆德潜本还想再说什么,却被陆秉才眼中的很厉震住,终只能长叹一口气。

......

话说苏浅浅却对着眼前烟熏火燎的灶台。

那千叶玲珑草原书中说只是用热水随便熬制即可有效,可是陆湛数日,原主只顾着偷情,陆白氏又心怀鬼胎,等到苏浅浅面对比脸都干净的柴堆傻了眼。

好不容易从邻居家借了一堆粗柴过来,没有任何经验的苏浅浅出师未捷身先死,柴都扔了进去,火却一点儿没看到,还被烟熏得剧烈咳嗽。

正当她一筹莫展之际,白水心也注意到外面的滚滚黑烟,慌慌张张跑出来看清楚眼前景象之后顿时失笑。

“苏姐姐,让我来罢。”

苏浅浅不是争强好胜的人,讪讪笑了笑,便站起身把地方让开,却也没走远,而是一脸认真的看着白水心动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