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穿越 > 县令夫人好凶的 >

《县令夫人好凶的》小说全文免费试读 夏秋陆庭修小说阅读

时间:2020-08-04 22:21:46编辑:终遇你

经典小说《县令夫人好凶的》是欣悦染倾心创作的一本古代穿越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夏秋陆庭修,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吴渔震愕不解,夏秋虽不太清楚,但隐约能猜测到是两人同一个灵魂的缘故。刚才急着揍吴老三,并没觉得身体有异样,如今才察觉到越是靠近吴渔,身体下意识会排斥,头痛欲裂难受至极。两人触碰那一下,感觉魂魄都要被扯...

《县令夫人好凶的》 《县令夫人好凶的》小说全文免费试读 夏秋陆庭修小说阅读 免费试读

县令夫人好凶的 第4章 饶他一条狗命 免费试读

吴渔震愕不解,夏秋虽不太清楚,但隐约能猜测到是两人同一个灵魂的缘故。

刚才急着揍吴老三,并没觉得身体有异样,如今才察觉到越是靠近吴渔,身体下意识会排斥,头痛欲裂难受至极。

两人触碰那一下,感觉魂魄都要被扯出身体。

夏秋退出一丈远,身体的不适才消失了些。

吴家村民风剽悍,确实不宜久留。

夏秋心情复杂地望向吴渔,半晌才道:“好好保护,别再让她了,或许…”不行,她不会让祸事再次发生的。

想到锦氏的惨死,夏秋对吴老三的恨意又深了几分,提醒吴渔道:“这种男人,不配为人夫为人父,你们越是忍着,他打的越是狠。以后他若再敢动手,你就杀了他!”

夏秋的话,吓得吴渔瞪大了眼珠子。弑父,她疯了吧!

无视她的骇然,夏秋继续道:“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打不过他没关系,可以趁他喝醉酒,睡着了,或是病的时候,要了他命。”

吴渔脸色惨白,整个人都懵了。

“你们忍了十几年,换来他的体谅跟疼爱了吗?”

锦氏跟吴渔被她的悖论吓傻了,而夏秋说的却是掏心窝的话,“别妄想他会悔改,家暴有一次,就会有无数次。你们越是默默忍受,他越是嚣张。想要抵抗暴行,你只有反抗,再不济离开也行,我保证你们会活得比现在好。别等到失去了,你才来后悔。”

她以前只会逆来顺受,太过愚蠢才会家破人亡。如今有机会重来,只希望她们也能早日清醒过来。

吴渔已经彻底吓懵了,久久回不过神来。

临走前,夏秋再次瞪了眼被缩在角落里的吴老三,威胁道:“别把我的话当耳边风,我今天能打你,他日照样也能打你。你哪只手打她,我就剁了你哪只手。”

“你…”吴老三气得吐血,心里恨不得将她剁成八块,可嘴上却不敢逞强。这个疯女人,她是真敢呐。

夏秋深深望了眼的锦氏,心中纵然万般不舍,可自己这陌生的身份根本找不到理由留下来。

但愿亲爹别辜负她对他仅剩的仁慈。

刚走到院门边,只听到传来一阵匆匆的脚步声,“老三,你咋啦?”

来的,除了吴家人,还有附近种田的村民,都被他杀猪般的嚎叫声引过来了。

平日听惯了他打骂锦氏,大家都见怪不怪了,谁知今天倒是反常了。

“老五快来,有贼婆啦。”听到自家兄弟的声音,被打怂的吴老三胆子顿时壮了。今天不弄死她,他不姓吴!

听到吴家来人,吴渔立即将锦氏护在身后,眼睛里的害怕是与生带来的。今天,怕是非但她跑不了,连自己跟娘亲都会遭殃。

吴家人的凉薄跟绝情,夏秋深有体会。

她顺手拿起柴堆上的镰刀,揪住吴老三的衣领拖了起来,刀架到他脖子上。

“你要干嘛?”吴老三没想到她胆子这么大。

锦氏惊呼,母女俩紧抱成团,害怕的瑟瑟发抖。

“你做初一,我做十五而已。”夏秋冷哼道:“今天我要有闪失,自然要你陪葬。”

吴老三快疯了,这婆疯子可别乱来。

吴家兄弟跟邻里闯进来时,见到吴老三被陌生女人挟持,愣然之后纷纷操起家伙将人围了起来。

吴操着扁担往夏秋砸来,“臭娘们,居然敢打我弟弟,今天别想迈出这门半步。”

夏秋将吴老三往前一推,扁担打在他身上,推搡中镰刀在脖子上划了道小口子,鲜血渗了出来。

吴老三痛嚎,吓得差点尿崩,哆嗦道:“别别别…别乱来。”

“欠债还钱,天经地义。”面对凶神恶煞的吴家人,夏秋眼皮都不眨,“吴老三欠赌坊五十两银子,我今天是来讨债的。”

一提到钱,吴老三激动了,“胡说,我根本都不认识你,又怎么会欠你银子。”

“你敢说,没欠长胜赌坊五十两?”前世被赌坊逼得没活路,她跟娘亲还差点被抓到窑子里抵债,而他这个便宜爹居然外逃躲债,受了别人蛊惑走上盗墓之路。

吴老三顿时蔫了,半晌才道:“你…你根本不是长胜赌坊的人。”

“没错,赌坊忌讳女人出入,又怎么会派女人来讨债。”吴老五去过赌坊,有些规矩自然清楚,不由理直气壮道:“你根本就是冒充的,识相的快把我哥放了,我们还能放你一马。”

“女人怎么了?”夏秋环视了眼众人,“总比欺儿虐女的男人强。”

“你…”吴老三的恶行,吴家人向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虽然有点理亏但不代表可以让外人欺负,这个人多半是锦氏私下请来教训自家男人的,于是凶狠道:“既然你是来讨债的,那把债条拿出来。如果没有,你就是冒充的,大家说是不是?”

围观的村民纷纷附和,“对啊,讨债就要拿债条出来。”

“我拿不拿出来,关你们屁事?”夏秋瞪了他们一眼,冷笑道:“你们这么爱管闲事,吴老三殴打妻女,卖儿恶赌时,你们是瞎了还是聋了,怎么没有人出来说句公道话?现在吴老三欠债不还,你们倒一个个出来瞎嚷嚷,既然你们这么厉害,不如替他把赌债还了。别说放了他,让我喊他亲爹都行。否则,我今天若是在这伤了一根寒毛,信不信长胜赌坊的两百多名打手,将你们吴家村踏平了。”

她的话带了威慑跟嘲讽,村民本就来看热闹的,乡里乡亲的借势做做样子而已,如今被她臊了几句,不禁有些尴尬。她一个女人居然能将吴老三打成这样,看来也是有能耐的。

谁会无故上门呢,肯定吴老三在外面干了不好的事。赌坊的打手可都是凶恶之徒,庄稼人哪惹得起呀。

“欠债还钱天经地义,我们也不好过问啊。哟,我家里还煮着粥呢,得回去看看火。”

“我的菜苗还在地里头呢,再不浇水就死了。”

村民各有心思,谁也不想掺和吴家的烂事,一个个找理由走了。

夏秋盯着吴家兄弟,挑眉道:“你们替他还钱吗?”

“我…我哪来的钱。”吴气死了,恨老三不争气。瞧他那死样,肯定又赌红眼了。

“你呢?”夏秋晃了晃手中的镰刀,瞥向吴老五,“还不还?”

吴老五郁闷道:“三哥,你是不是真欠钱了?”

吴老三既惊又怒,“我…我是欠了,但她不是长胜赌坊的。二哥,五弟,你们要相信我呀,她就是个疯婆子。”

“我不但知道你欠了多少,还知道你哪天去赌了。”每次喝醉酒,他都管不住自己的嘴巴,那些破事她全都记着呢。

他何时赌的,赌了多少,夏秋毫无保留全说了出来。吴家兄弟听得心惊胆战,五十两呀,就是将吴家的田地全卖了都凑不出来。

她如果不是赌坊的,怎么会知道的那么清楚。这老三心黑啊,一人欠债想拖**。

屡教不改的烂赌鬼,他要死就死去好了,可不能再拖累吴家了。自己赚的血汗钱,可是要存起来给儿子娶媳妇用的。

这种,不打不长记性。最好剁了他那两只手,看他还怎么赌!

“钱肯定会还的,但是现在没有。”想归想,吴不敢将心底话说出来,敷衍道:“你就是现在杀了他,也拿不出来呀。倒不如放了他,他会想办法尽快还的。”

夏秋嘲讽道:“我是想饶他一条狗命,是你们不让我走的。”

两人默默收回扁担,心有不甘地让道了。

夏秋一声冷笑,将吴老三踹在地上,拿着镰刀晃悠着步子,慢腾腾走了。

倒地上的吴老三急了,大喊道:“你们相信我呀,她根本不是赌坊的人,不能放她走呀。”他这顿打不是白挨了嘛!

吴家兄弟压根不想管他死活,生气道:“你快点想办法把赌债还了,别让他们来骚扰到爹娘。赌赌赌,你再赌就家破人亡了!”

夏秋捡小路离开吴家村,刚到村口却被人叫住了。

县令夫人好凶的

县令夫人好凶的

作者:终遇你类型:穿越状态:已完结

很喜欢作者的故事和文笔,能让人深思的小说,赞!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