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都市 > 妙手狂婿 >

苏羽晴叶知秋阅读_苏羽晴叶知秋《妙手狂婿》

时间:2019-07-13 15:22:49编辑:勾嘴笑

主角是苏羽晴叶知秋的小说叫《妙手狂婿》,本小说的作者是方寸山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你说什么?”孙冰兰脸上的笑容凝固,冷冷盯着叶知秋。叶知秋正色道:“只要红雨不点头,谁也不能逼迫她。”“你算个什么东西?我们苏家的事还轮不到你插嘴!”孙冰兰顿时大怒,叶知秋抢走苏羽晴,坏了苏、陈两家的...

妙手狂婿

推荐指数:

《妙手狂婿》在线阅读

《妙手狂婿》 苏羽晴叶知秋阅读_苏羽晴叶知秋《妙手狂婿》 免费试读

妙手狂婿 第19章 第一嫌疑人 免费试读

“你说什么?”

孙冰兰脸上的笑容凝固,冷冷盯着叶知秋。

叶知秋正色道:“只要红雨不点头,谁也不能逼迫她。”

“你算个什么东西?我们苏家的事还轮不到你插嘴!”孙冰兰顿时大怒,叶知秋抢走苏羽晴,坏了苏、陈两家的联姻,她还没找叶知秋算账,叶知秋倒好,居然又要插手陈辉和苏红雨的事,简直就是蹬鼻子上脸。

“孙阿姨,看来羽晴找的这个上门女婿不简单啊,还没结婚就想当一家之主,以后进了苏家,搞不好会引狼入室,觊觎苏家的产业......”

陈辉抓住机会,在一旁煽风点火。

孙冰兰哼道:“他想得美!结婚证还没领,我明天就让羽晴和他去做婚前财产公证,他往后休想拿我们苏家的一分钱!”

“还是孙阿姨聪明。”陈辉笑道。

不管怎么说,孙冰兰毕竟是苏羽晴的亲妈,是叶知秋的丈母娘,即使蛮横无理,叶知秋也不能打,不能骂。

可是陈辉......

“我昨天好像提醒过你,千万别惹我,这才短短一天,你就好了伤疤忘了疼,又在这里搬弄是非,挑拨离间,是我昨天太仁慈,下手有点轻了吗?”叶知秋扭头看向陈辉,突然扬起了右手。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昨天那一顿暴打,对陈辉来说是一种奇耻大辱,红肿的脸直到现在还没有完全消下去,他如何会忘?见叶知秋扬手,他下意识后退两步,躲到了孙冰兰身后,叫.嚣道:“当着孙阿姨的面,你敢动手打人?”

“头皮有点痒,挠挠头而已,瞧把你吓的,像你这样的怂蛋,还是不要出来丢人现眼了吧。”叶知秋笑了笑,装模作样的挠了挠头。

“你!”

陈辉咬牙切齿,有种跳出去和叶知秋拼命的冲动,但是男子汉大丈夫,能屈能伸,回想起昨天被叶知秋暴打的那一幕,先屈了。

苏冰兰挡在陈辉身前,疑惑道:“昨天怎么了?”

陈辉黑着脸,没好意思说。

这时,苏红雨在宴会大厅门口喊道:“姐夫快来,婚礼开始了。”

“来了。”

叶知秋转身走开。

苏冰兰盯着叶知秋的背影哼道:“小辉你放心,进了我们苏家,没他的好果子吃,看我回头怎么收拾他......”

婚礼有向父母敬酒的环节,于是孙冰兰安慰陈辉几句,就跟着去了宴会大厅。

陈辉站在空荡荡的走廊里,脸色转眼间就变得无比阴沉起来,掏出手机,拨了一个号码出去,“医院那边的情况怎么样了?”

“一切顺利,陈香的死讯已经传开了,整个医院都乱了套,以为是叶飞宇昨天的施针导致了陈香的死,钱学森报了警,警察刚到,带队过来的刚巧是苏羽晴的妹妹,苏寒雪......”手机另一端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

“好,干得漂亮!”

陈辉大喜,朝宴会大厅看了一眼,心说叶飞宇你个蛋,看你还能嚣张到几时,待会儿苏寒雪亲自带人过来,从婚宴上把你抓走,那场面......哈哈,想想就觉得痛快!

挂掉电话,陈辉大步走向宴会大厅,坐等好戏上演,随手一抛,手里的红酒杯在半空中划出一个优美的抛物线,啪嗒一声落在走廊的地板上,摔的粉碎......

......

市医院。

正如电话里的男人说的那样,陈香的死,在整个医院引起了轩然大.波,医生也好,护士也罢,甚至其他病人和病人家属,都在议论这件事,矛头直指叶知秋。

怪只怪叶知秋昨天“十分钟唤醒植物人”的事情实在太过震憾,一个下午的时间就传遍了医院,被称作神医,然而今天,仅仅过了一个晚上,就又传出陈香突然暴毙的,事情发生了惊天大.逆.转,这样的巨大落差,就像是在水池中丢了一枚重磅炸弹,瞬间掀起一股惊涛骇浪。

人命关天啊!

即便是医生治死了人,还经常会引来家属的“医闹”更何况叶知秋根本不是市医院的医生,连行医资格证都没有,擅闯ICU病房,强行给病人施针......这一桩桩,一件件,原本还是叶知秋救死扶伤的善举,转眼之间,就成了害命的罪状,**着所有人的神经,把舆.论推向了顶点。

今天是苏羽晴大喜的日子,作为妹妹,苏寒雪由于工作性质特殊,没有请假,本来是想中午十一点提前下班,赶到金福来大酒店参加苏羽晴的婚礼,可是突然接到报警,只能第一时间带人来市医院了解情况。

ICU病区,三零六病房。

陈香和昨天一样,依然静静的躺在病床上,就像睡着了一样,但是和昨天不一样的是,她已经失去了所有的生命体征,这一睡,便永远也醒不过来了。

王梅英伤心欲绝,当场哭晕过去,被送进了抢救室。

陈天霖坐在轮椅上,依偎在病床前,低头看着自己的女儿,禁不住老泪纵横,痛哭流涕,四十多岁的男人,此时此刻,却哭的像个孩子。

钱学森把陈香的情况对苏寒雪详细说了一遍,从住院开始,到昨天突然转醒,无一疏漏。

听完以后,苏寒雪的眉毛皱了起来,“一个年轻人,擅自给病人施针,你们既然在场,为什么不阻止?”

“我们也想......”钱学森暗叹一声,解释道:“当时我们正在会诊,得到赶过来的时候,那个小伙子已经施针施了一半,据朱老师说,如果强行中断施针,就会导致病人当场死亡,所以我们只能等,而且那个小伙子施完针以后,病人确实醒了过来。”

“醒过来以后呢?这种情况不需要备案上报吗?”苏寒雪追。

钱学森一脸懊悔道:“是我的失职,事后我检查病人的身.体壮况,没有发现什么异样,所以就......唉。”

苏寒雪想了想,又:“可以确定施针和病人死亡之间的因果关系吗?”

“那个小伙子送来的药,我已经让人拿去化验了,至于施针对病人的具体影响,还需要对病人的尸体进行全面检查才能知道,暂时还不能......”

“肯定是他!”

钱学森的话刚说到一半,突然被旁边一脸愤慨的赵大夫打断了。

“从昨天到现在,病人只被他施过针,只吃过他拿来的药,不是他还能有谁?”赵大夫理直气壮道。

听起来很有道理的样子......

赵大夫马上说道:“我们不认识,但是医院里有个叫苏红雨的大夫认识他,苏大夫说,他姓叶,小名叫叶飞宇,大名叫叶知秋,而且是苏大夫的姐夫,今天要和苏大夫的大姐结婚!”

“什么?”

听到这话,苏寒雪脸色刷的一下就变了,沉如死灰......

妙手狂婿

妙手狂婿

作者:勾嘴笑类型:都市状态:已完结

很喜欢作者的故事和文笔,能让人深思的小说,赞!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