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都市 > 秦魔 >

《秦魔》苏秦沈玉霜大结局免费阅读

时间:2020-01-16 18:00:37编辑:笑红尘

《秦魔》由中二饼最新写的一本都市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苏秦沈玉霜,内容主要讲述:第十七章撮合周家,周辰言恨恨的一脚将凳子踹开,将几个茶杯摔的粉碎,才是消了气。“哼,那个软饭男,真是可恶!”周辰言一脸怒气,他自己也没料到,花了好大心思请来的张真人,居然被一个软饭男拆穿了。一个中年人...

秦魔

推荐指数:

《秦魔》在线阅读

《秦魔》 《秦魔》苏秦沈玉霜大结局免费阅读 免费试读

秦魔 第十七章 撮合 免费试读

第十七章撮合

周家,周辰言恨恨的一脚将凳子踹开,将几个茶杯摔的粉碎,才是消了气。

“哼,那个软饭男,真是可恶!”周辰言一脸怒气,他自己也没料到,花了好大心思请来的张真人,居然被一个软饭男拆穿了。

一个中年人走进来,道:“哼,这又有什么值得生气的?联席投票之后,沈家迟早会被吞并。娶不到沈玉霜,不过是失了些先机而已,你不会真对一个有夫之妇动心了吧?”

“爸。”周辰言连忙收敛怒火,道:“我只是有些不忿而已,凭什么沈玉霜看中一个窝囊废软饭男,却看不上我?我哪点比他差了?”

中年人正是周家之主周弘,周弘淡淡道:“情爱之事,很难说的准,不过我却听说了一事,樊家的樊素回来了。”

樊素?周辰言顿时心中一动,一个俏丽的声音浮现脑海。

“樊素乃是樊家的商业奇才,比之性子软弱的沈玉霜要胜过良多。你对沈玉霜动心思,不如对樊素下点功夫。吞并沈家倒不如联合樊家,沈家不过锅里的肉,樊家才是可以为伍的虎狼。”

周辰言闻言,顿时道:“爸,我懂了。”

周弘点点头,道:“今日樊家送礼的事,我也知道了,我估计是樊家也对沈家动了什么心思,你早做准备吧,我会支持你的。另外,这一次的江北联席,你替我参加吧。”

“什么?我参加?”周辰言大惊失色,旋即大喜,道:“谢谢父亲。”

此刻,醉云楼。

樊素一脸不高兴,她刚正忙着正事,却被拉来陪酒,她想也不想就拒绝。

笑话,我樊素在江北虽不算鼎鼎大名,可也是颇有名头的,追求者众多,怎么能沦落到陪酒的地步?

可刚刚拒绝,爷爷就打过来电话,让自己必须去。

樊素一脸不忿坐在包间内,也不知道爷爷打的什么主意,也不等客人来,就夹着菜有一口没一口吃了起来。

这时,门开了,樊邵云拉住苏秦和沈玉霜走了进来。

“是你!”樊素素目光顿时瞪的**,险些被呛着。

在古玩市场丢脸丢狠了,她最不想见的人,自然就是这个扮猪吃虎的苏秦了,爷爷叫他去沈家寿宴她都没好意思去,就是不想见苏秦。

想到古玩市场那一幕,她脸上就发烧,这辈子,还没那么难堪过。

不过,她混迹商场多年,手段圆熟,见过的场面多了,应变能力极快,根本看都没看苏秦一眼,一脸惊喜的拉着沈玉霜道:“姐姐,真是太好了,我正想去找你聊天呢!”

樊邵云一脸纠结的看向自家妹妹,心道该不该告诉她,其实她已经被爷俩卖了,准备拉拢苏秦这位内劲,有望化劲的大高手。爷爷可是让自己谁也不许告诉,包括樊素的。

至于如何拉拢,樊大少早有打算。

男人,哪有不爱美色的?苏秦正当年少,自家妹子又是整个江北首屈一指的大家闺秀,两人只要有一丝暧昧,樊老自信通过一些手段,就能将苏秦拉入樊家阵营。

江北七家中,最有名的三位闺秀就是樊素,沈玉霜和王家的王青蝉了,然而王青蝉是天生冷冰冰的性子,生人勿进,沈玉霜又早早结婚,唯有樊素不仅长相甜美,性格更是古灵精怪,追求者是最多的,樊邵云不怕苏秦不动心。

可是樊素眼界却甚高,基本看不上其它人。

“我得想办法撮合一下。”樊邵云眼珠子一转,道:“来人,好酒尽管给我上!”

樊少是醉云楼常客,诸人是知道他身份的,他发话,哪有人敢不从?一时间,各色好酒齐刷刷开始往上端。

“苏哥,我敬你一杯!”樊邵云举杯就敬。

苏秦年轻时就最喜豪饮,然成就仙尊后,砥砺修行,除了少酌灵酒,就很少贪杯了。此番品尝人间各色美酒,突然觉得别有风味,便来者不拒,一一品尝了起来。

“小妹,你为什么不喝?嫂子,你也喝啊,这些是果酒,不醉人的。”樊邵云一脸不满的看着樊素。

樊邵云堪称富二代中的酒囊饭袋,能撑善灌,对酒研究极深,他选酒极有技巧,着重选了几种味道甜淡却后劲强的果酒。

樊素和沈玉霜哪知道其中道道,只以为是普通果酒,喝不多时便感觉晕晕乎乎。

没片刻,三人齐齐倒在了酒桌上。

樊邵云哈的一声,轻一击掌,得意洋洋道:“哈,成了,什么内劲,还不是着了我樊少爷的手段?来人,送贵客回房歇息。”

看着服务员将三人扔上一张大床,樊邵云心情极爽。常言道酒后乱性,醉成这幅样子,这性是乱不成了,但是醒来后这暧昧肯定是有的。

若是将苏秦拉近我樊家阵营,那我樊家,定然一跃成为七家之首,甚至在两江数省中,都拥有一定的发言权。

毕竟,化劲宗师难得,这样年轻的化劲宗师更是奇迹。

可惜,就是有些委屈小妹了。樊邵云想着,又一转念:不对,化劲宗师啊,小妹怎么能算是委屈呢?

万一沈玉霜和小妹打起架来怎么办?樊邵云胡思乱想到,见三人整整齐齐躺在床上,眼珠子一转,故意将床弄乱了些。

樊邵云前脚刚走,床上苏秦便豁然睁眼睛,双目清明,哪有一丝迷醉之色?

他摇摇头,本以为樊邵云贼心不死,打的什么坏主意,却没想到是这么一回事。

看着旁边熟睡的两女,苏秦无奈摇摇头,推开窗户,飞身跃了出去。

此刻,樊家。

樊老刚刚慢悠悠打完一套太极拳,浑身神清气爽。便听一个声音道:“这套拳法倒是不错,若能改进几个动作,不失为养气的绝佳法门。”

樊老大惊之下一转身,便见苏秦淡笑着站在身后。

对于苏秦的神出鬼没,他毫不意外,惊喜道:“苏小兄弟,真是稀客。”

他本就一心拉拢苏秦,此刻苏秦主动上门,他自然喜出望外。

“我此来拜访,其实是有一事相求。”苏秦直言道。

樊老闻言更是喜上眉梢,他不怕苏秦求他,就怕苏秦无欲无求。苏秦求他,便是欠他人情,哪有不欣喜之理?

“小友救我性命,大恩难以言报,尽管说,老夫能做到,一定相助。”

苏秦淡淡道:“我希望联席投票之时,樊老先生能助我一臂之力,不要投沈家。”

联席投票中,若有过半票数投沈家,那沈家就会被逐出江北商圈,苏秦此举,自是在帮助沈家。

樊老一愣,为了不得罪苏秦,其实他本已经打算不投沈家了,之前给沈家送厚礼,便已经说明了一切。

此刻却没想到苏秦居然专程为此找来,他语气带着斟酌道:“可是,我听说沈家对苏小兄弟并不好,而且甚是严苛,屡次为难。再者,沈家之人目光短浅之辈居多,迟早衰败,苏小兄弟若是有意,何不另投它门。更何况,我听说苏小兄弟与玉霜姑娘,因为沈家的阻拦,也是有名无实…既然如此…”

樊老话中,拉拢的意味是明显不过。

苏秦却是深深的叹了口气,一个沈家,他有何在意的?

可是,想起沈玉霜对自己的关心,又想起每次受辱,性子柔弱少与人争的沈玉霜每次都会第一个站出来反驳,他的心中就流过一道暖流。

他沉默半晌,瞳中划过一丝闪电:“那又如何,沈家那些人,我迟早让他们乖乖听话。只不过,现在还不是时候。”

樊老心中划过一阵惊涛骇浪,原来苏秦是想掌控沈家?

那之后呢?会不会掌控整个江北?甚至…

这绝对是一头伏虎啊!

樊老感叹着,却是更加坚定了拉拢苏秦的心思。

他想了想,语气诚恳对苏秦道:“不过,苏小兄弟,联席投票之事,乃是七家共同促成,我一家投票,也改变不了什么。”

苏秦道:“无妨,我自有打算。”

樊老思索片刻,“苏小兄弟可是精通医术?”

苏秦毫不犹豫点头,仙人几乎人人都懂医术,医武道法,终是有很多相通之处,作为曾经的仙尊,苏秦的医术同样出神入化。

樊老顿时道:“这样说来,倒有一个机会,江北钟家家主是我好友,他有一**,年方十岁,乃是钟家家主的心头肉,不过其得了不治之症,看了很多医生,都说是活不过成年。若是能治好她,什么要求钟家都会答应。”

苏秦微微点头致谢,“钟家之女的病是什么症状?”

“很古怪,经常失忆,可有时候又能突然记起来,而且时常。”樊老略略说了点,苏秦双目立刻闪过一丝好奇,他微有迟疑,樊老人老成精,察言观色笑道:“我便与你一起走上一趟。”

两人又谈了一会,突然樊邵云的大笑声从院子里远远传来:“成了!成了,爷爷,成了!”

“慌慌张张,成何体统!”樊老怒喝道。

樊邵云满头大汗的跑进来,道:“爷爷!刚才,我可是可劲的撮合苏兄和小妹了,肯定能成。”

樊老面色古怪看着不知道什么时候悄无声息站在樊邵云身后的苏秦,满脸尴尬。

樊邵云丝毫没发现苏秦站在自己身后,得意洋洋,将醉云楼的事给樊老禀告了一遍,期间不乏添油加醋。

“我和苏兄连饮五瓶白的,那时候苏兄看小妹的眼都花了,那表情哟…我见得多了,咱家小妹啥姿色爷爷您又不是不知道,我不信苏哥能不动心,这事,肯定能成!”樊邵云一脸猥琐得意,将把苏秦和樊素、沈玉霜扔上一张床的事告诉了樊老。

樊老越听越是脸黑,险些从椅子上掉下去。叫樊邵云撮合,居然就如此撮合?

更尴尬的是,苏秦明明就悄无声息,似笑非笑的站在樊邵云背后。

“那苏秦是什么表情呢?”苏秦慢悠悠的。

“就是那种男人都懂的表情呗!”樊邵云毫不犹豫道。

“男人都懂是什么表情呢?”

“就是,就是…”

樊邵云答了一半,才突觉不对,顿时回头,见苏秦双目冷清的站在自己背后,突然僵住了,冷汗哗哗往下流。

“苏…苏…苏哥啊…你…醒了啊。”樊邵云结结巴巴道。

秦魔

秦魔

作者:笑红尘类型:都市状态:已完结

很喜欢作者的故事和文笔,能让人深思的小说,赞!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