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灵异 > 子可语,怪力乱神 >

《子可语,怪力乱神》小说章节列表免费试读 韩烨姜惜言小说全文

时间:2019-07-14 21:00:48编辑:雾雨靡

主角是韩烨姜惜言的小说叫《子可语,怪力乱神》,它的作者是树下有人所编写的灵异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正统道教是允许道士们收女弟子的,特别是进入现代,道观香火旺,观主声望高的话,也会有很多信徒拜入门下。要成为道士的弟子,有出家和不出家两种情况。像常文清年轻时就出家拜了青阳观上一任观主为师,是全真派道士...

《子可语,怪力乱神》 《子可语,怪力乱神》小说章节列表免费试读 韩烨姜惜言小说全文 免费试读

子可语,怪力乱神 子可语,怪力乱神第19章 同行 免费试读

正统道教是允许道士们收女弟子的,特别是进入现代,道观香火旺,观主声望高的话,也会有很多信徒拜入门下。要成为道士的弟子,有出家和不出家两种情况。像常文清年轻时就出家拜了青阳观上一任观主为师,是全真派道士。而另一种正一派道士则不必出家,只要拜了道士为师,就是道教居士,也可以理解为俗家弟子。

从泉阳市来的两位道长见常文清口中的俗家弟子是个女的,年轻漂亮,似乎站都站不稳了,定了定神才小声问:“这一位真是您的亲传俗家弟子?”

常文清没有正儿八经地收过徒,要是传了点什么道法给有缘的俗家弟子也说得通,只是,怎么就是个女的啊?

常文清在一边热情介绍姜惜言:“我们小姜上知天文,下通地府阴曹,她爸是姜海峰—”说到**澎湃处还拉过无语的于采薇,一并介绍:“这一位是小姜的表姐,我们扬城市殡仪馆的著名二皮匠!”

常观主语气高昂,脸上仿佛写着“此处应有掌声”几个大字。

两位道长:“!”

全国上下道士上千万,闻名的道士不少,但是闻名的民间高人就非常少了。姜惜言的爸姜海峰,就是其中一个。他在家宅方面的造诣极高,曾经还被一些大学的民俗学请去当了几回演讲嘉宾,给大学生们传授这方面的基本知识。

既然是姜海峰的独女,又被常文清收做俗家弟子,道长们对姜惜言的偏见一扫而空,高兴得连声说好。姜惜言压着火客气地笑道:“您没教我怎么求雨啊…”

其中一位道长说:“小姜姑娘到道场观摩即可,到时候开坛画求雨符,你再跟我们一起。”

这就是推辞不过了。姜惜言还抱着一丝希望,皮笑肉不笑地撒了个娇:“可是我还没有单独出过远门。”虽然她现在离职了,但不代表她要去外地跟一群道长求雨啊喂!

常文清仙风道骨地一扫袖摆,道长们正以为他要当场传授姜惜言什么法器,就见他摸出来一个智能手机。

最新款。

没过两秒,姜惜言感到包里手机的震动声,摸出来一看,顿时两眼发黑!

常文清:韩烨小哥,小姜要代我去泉阳市全清观求雨,她没有出过远门,我不放心她一个人,你有空的话不知能否和她一路?也好有个照应。PS:她离职了~

韩烨:好。

姜惜言代常文清去泉阳市求雨的这个行程就这么定了下来。从泉阳市远道而来的两位道长一个叫王真,一个叫陈天洛,都是三十出头的青年人。他们道观在当地小有名气,但是没有青阳观这么出名,所以工资也不高。

怎么说姜惜言和韩烨好歹是他们请去的,泉阳市又在一千多公里以外的北方,他们俩买不起机票,退而求其次给俩人买了两张高铁票,以示诚意。

韩烨手上的工程刚好做完,为了和姜惜言外出,暂时推掉了其他客户的单子,至少空出了大半个月时间。王真和陈天洛见韩烨的第一眼就觉得这个年轻人英俊异常,气质不凡。对方对他们俩态度寡淡,两位道长竟有点发憷,不敢直问,趁韩烨去卫生间的时候悄悄问姜惜言:“这一位也是常观主的俗家弟子吗?”

姜惜言笑:“不是,他陪我来的。”

两人异口同声:“哦,男朋友?”

正巧韩烨回来,听到这三个字抿了抿唇,若无其事地看向姜惜言,后者摇头否认:“不是不是,只是朋友。”

高铁路程漫长,四人坐到一处也没事干。韩烨惜字,另外两位可能是还不熟悉,也一路沉默,弄得姜惜言郁闷加无聊,最后提议大家手机联网打麻将。王真不会麻将,于是四人麻将变成了三人,输的人换另一个上场。

姜惜言冲韩烨挤挤眼睛:

我们不当地主,联手打他们。

韩烨点头,姜惜言憋着笑埋头看手机,没注意到韩烨看她眼神异常温柔。他盯着她头顶的发旋想,这样也好,总归两人是朋友了,不能急躁,姜惜言心里似乎还没他。

这个想法冒出来以后,却不受他控制似的生根发芽,飞速蔓延。他从小到大对人就故意冷了三分,以前是因为知道别人心里歪歪扭扭的心思不想亲近,后来慢慢变成习惯,这三分冷意仿佛也随着时间刻在了骨子里。

孤然冷寂的二十多年就这么猝不及防地闯进某个人,他起初不懂何为心动,只觉得这女孩比别人有趣了些,一颦一笑或让他无语或让他高兴。后来别墅除鬼,他用勾魂引招来黄泉阴魂,失去意识的前一刻,脑中竟然只有他覆着她双眼的温热触感。

恍然回忆初见,她眼中只看到小鬼,可他那时就把她看进眼里了吧。

耳旁是姜惜言的催促声:“该你出牌啦,烨哥。”

出对子,出对子!

韩烨凝神看牌,发现姜惜言这把手气极好,飞机加连对,还剩两张,地主愣是一张牌没出。他出了一对王炸,听到对面的陈天洛心里**一声,安慰自己“稳住!我们能赢!”

他勾了勾唇,知道姜惜言手里一对二,对方的对子最大是K,淡定地甩了一对K出去。

陈天洛:“…”

“哈哈哈,我们赢啦!”姜惜言笑道。

陈天洛和王真已经站到统一战线,两人凑在一起看牌。姜惜言抿嘴笑着,转头看韩烨。

你这个功能太好用了,以前打牌妥妥赢钱吧?

“以前不打牌。”

听到韩烨的声音,道长们还以为是在和他说话,抠着脑袋不好意思地笑:“我们在观里跟着师傅每天都有课业,很少有时间玩儿这些的。”

“来来来,继续继续。”姜惜言招呼着继续游戏。

王真和陈天洛都穿的道袍,在车厢里特别扎眼。两个道士和一对年轻男女玩儿手机,这个场景看起来还蛮新鲜,旁边有人摸出手机拍照,忘了关闪光灯,强光刺到韩烨眼里,他忍不住皱了皱眉。

姜惜言下意识地伸手往他脸上一挡,几乎立刻就站了起来,另一只手护住韩烨,脸上带了点恼意,但仍客气说道:“不好意思,麻烦不要拍照。”

拍照的人悻悻放下手机,嘴里小声嘀咕一声。姜惜言微冷着脸坐下,余光却见韩烨耳根微红,在白玉般的后颈上清晰可见。于是恼意变成尴尬,以为他排斥异性突如其来的身体接触,收回手云淡风轻地笑了笑,心里开始唱国歌。

韩烨:“…”

她想出来的对付尴尬的好方法,一旦在韩烨面前发生了什么丢脸害羞的事,她就唱国歌,唱着唱着尴尬的事就抛到脑后,韩烨也不会听见啦!

听姜惜言无声唱了十多分钟国歌,韩烨耳边总算清净下来。王真和陈天洛换来换去,最后王真发现对面这两人有好牌也不叫地主,就跟说好了似的,联手炸他的牌。特别是韩烨,坐在他上方,却总觉得这人长了双透视眼,自己手里有什么牌一清二楚,出的牌总让他无法招架。

“好了好了,这牌也打够了,咱们休息会儿吧。”最后王真输得一塌糊涂,兴致恹恹地退了游戏。

不过好歹游戏拉进关系,姜惜言和两位道长熟悉了一些,聊了聊他们在西南地区交流道法的成果,能听懂的地方也深入讨论了几句,弄得王真对姜惜言是刮目相看。得知姜惜言26岁了还没谈过恋爱,搓了搓手:“小姜考虑过出家吗?”

姜惜言:“…”单身狗的出路就是出家吗…

“烨哥比我大三岁,也没谈过恋爱。”

“哦?”王真眼睛一亮,韩烨打断道:“情缘未断,出不了家。”

姜惜言闻言侧目:“你这么快就谈恋爱了?”

难怪刚才不喜欢我碰啊。

韩烨:“…”

晚上九点左右,一行人终于到了泉阳市。下了车姜惜言才知道,这次全清观的求雨祈福活动得到了当地政府和省道协的大力支持,王真他们邀请常文清不是没有道理,因为泉阳市周边地区有名的道观都有派人出席,届时还会有信众到场。

换句话说,就是一场小型的地方明星粉丝见面会。

高铁站外有很多的私家车,陈天洛在和司机砍价,微胖的司机唾沫横飞,说得满头大汗:“师傅、道长!你们那儿全清观太远太偏了,一个人二十块,我打个来回刚够油费!你们不是出家人吗?慈悲为怀,也体谅体谅我们嘛!”

陈天洛拮据地捏着衣服口袋,语气有些服软,但还是不肯让步:“一个人二十,我们四个就八十了,够你加油还是不亏嘛。”

姜惜言上前问:“师傅,你说多少钱一个人?”

司机比出四根手指。

“行,四十就四十,上车吧。”姜惜言拦住陈天洛,抿嘴笑着说:“两位道长带我们到了泉阳市也辛苦了,这点儿路费我来给。”

司机顿时笑眯了眼:“哎呀,还是这个妹妹慈悲为怀。”

泉阳市自五月底就开始一反常态地高温不下,每天逼近四十度的均温不仅导致农作物旱死、连受不了,半个多月里出现了好几起中暑死亡的病例。姜惜言坐在后座,看着车窗外渐渐落下的夜幕,也觉得燥热烦闷起来。

全清观在处在郊区地带,司机走的应该是没怎么修整过的农村土路,一路上坑坑洼洼不少,小车开得灰尘弥漫,甩得姜惜言差点当场晕车。之前对她连声夸赞的司机也不笑了,慌慌张张朝后说:“美女,你可别吐我车上啊。”

王真赧然:“我们观是有点偏,小姜再坚持半小时,很快就到了。”

居然还有半小时?

姜惜言狠掐着左手虎口,脸色泛白,双鬓之间都起了冷汗,黑色的眼瞳在惨白的脸上更显乌黑深沉。韩烨皱眉,揽臂将她拉进怀里,一手抚在她太阳穴,指尖轻擦冷汗,凑在她耳边道:“口吐污秽,丹元神通自在净,急急如律令。”

反复念了三四次,姜惜言因为晕车挣扎的动作慢慢小了,呼吸和吞咽也比之前轻松不少,胸口一轻,总算能说点话了:“可算好点儿了…谢谢啊烨哥。”

她晕车晕得迷糊,身上都没什么力气,暂时靠在韩烨胸口闭目养神。副驾驶上的陈天洛听到韩烨念咒,好奇地转过头来:“小韩会念清心咒?”

说好的只是个陪行的朋友呢?也是道上的?

清心咒我学了好久才学会!

这车上拉了三个?擦,这个美女不会是被下了药吧我去!

韩烨停顿了许久,才说:“偶然接触过几位道长,从他们那里学来的。全清观是泉阳市道教协会的标杆,这次求雨祈福大会的主办单位,这些咒语对两位道长来说应该信手拈来吧。”

靠,原来不是,是真道士!吓老子一跳!

韩烨看了司机两眼,司机从后视镜里瞥到那人深邃如古井的眼,惊了一跳,猛踩油门。

韩烨收紧了怀里的人,道:“开慢点。”

姜惜言迷糊间睁开眼睛,夜色中一座道观的轮廓巍然伫立,全清观到了。

子可语,怪力乱神

子可语,怪力乱神

作者:雾雨靡类型:灵异状态:已完结

很喜欢作者的故事和文笔,能让人深思的小说,赞!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