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灵异 > 虚盈 >

《虚盈》免费阅读 甘秣蒋水生小说免费试读

时间:2020-02-13 19:52:18编辑:雾雨靡

主角叫甘秣蒋水生的小说是《虚盈》,本小说的作者是沐昆仑创作的灵异风格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舅佬爷,我家甘秣又丢魂了,麻烦给我家崽伢子喊下魂。”一个身穿碎花衬衫二十来岁的女性,面目姣好,怀里抱着个小男孩,焦急的对着半躺在堂屋门槛上剪纸的中年眨公喊道(眨公也就是瞎了一只眼睛的意思)。男子是个...

虚盈

推荐指数:

《虚盈》在线阅读

《虚盈》 《虚盈》免费阅读 甘秣蒋水生小说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虚盈 第三章 喊 魂 免费试读

“舅佬爷,我家甘秣又丢魂了,麻烦给我家崽伢子喊下魂。”

一个身穿碎花衬衫二十来岁的女性,面目姣好,怀里抱着个小男孩,焦急的对着半躺在堂屋门槛上剪纸的中年眨公喊道(眨公也就是瞎了一只眼睛的意思)

男子是个四五十岁的独眼龙,一脸和气,高高瘦瘦的,扶着门槛站起来,一瘸一拐带着满身酒气走到女人跟前,瞄了男孩几眼,没好气的骂了几句。

“呵,真丢魂了,不是跟你男人说了,不要带他去水边吗?”

女人红着眼睛没吭气,眨公看着这个自己表妹的大女儿,一脸无奈的摇了摇头。走进了屋内,端出来个装着清水的破瓷碗,上面还飘着像是纸片烧成的黑沫。

“喝了这碗符水,你先回去,晚上去你家。记得准备几个鸡蛋,一小刀肉。”

男孩看起来有个一两岁模样,穿着蓝白短袖,几缕黄毛贴在头顶,偏着脑袋枕在肩膀上,身子像是立不起来,嘴上还流着哈喇子,两眼傻傻的不知道望着哪里,眼白泛青。

母亲则甩着个大麻花辫子,望着即将黄昏的天色,满脸愁容的回到家中。

此时正是春种时分,黄昏的光线逐渐将昼夜分成两半。

几栋土茅屋和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比较流行的红砖楼房穿插组成的村落,稀稀拉拉的屹立在一处山坡底下组成个小村子。

屋子对面种着两颗小樟树,后面则是几排竹子,不远的旁边就是村里面共用的亩来大小的池塘,供村子里面的人洗衣、浇地、喂用。

女人抱着小孩顺带拎着路上买的一小刀肉,进了其中一栋稍微有点破旧的红砖楼房,屋子里面幽幽暗暗的吊着一个尚未亮起来的钨丝灯,铝制电线沿着墙角缠的到处都是。

墙壁上,还有村里会点门道的蒋姑嗲贴的红红绿绿符纸,内里摆放着几款在那时农村并不流行的粉色木质家具,几张有点斑驳的红色喜字粘在墙上将落未落。

女人则安抚着夜幕来临有点哭闹的小孩,进了厨房端了一碗中午剩下的肉粥,一点一点的喂着小孩。

小男孩吃了几口,来了困意,没多久便睡过去。

只是没一会,闭着眼睛脸带惊恐的在床上滚来滚去,一直醒不过来。而女人则因为在厨房忙着生火做饭,没有留意到自家儿子在床上翻滚的模样。

太阳不知何时已藏入夜幕,一个独眼龙随手拎了个布袋一瘸一拐的从山坡上走下来,看起来温温和和的。只是少了一只眼睛总归是给人狰狞的感觉。

此时布袋突然亮起了阵阵红光,拿出来一看是一根白色面条,不,应该是一根白色伞骨上发出来的。

独眼中年人此时看到这根销魂伞骨,没由来的一阵索然。

兴许是运气照拂,那日解散后,心灰意冷了蒋水生本想一气独自离开湘地。

偏偏在骑着纸鹤离开不远,又觉得不甚甘心,想着拉几个平日交好的兄弟姐妹做做生意什么的也不错,绕回了原地。

结果江中陆地上空空荡荡,连个鬼影子都没有,觉得委屈,站在那里哭了一场,却躲过了铜鬼们联合桂地火神教的袭杀。

平时看着销魂伞骨总觉得不是个滋味。

唯独自己留在老家,靠着几亩薄地过活,因为是个眨公,又瘸了只脚,目前还是个单身汉。

这两年来,因为甘家这根独苗苗,从自己表妹口中知道不少,当日喝喜酒也跟着来过。

今天鬼使神差的带上了鬼老大留下的销魂伞骨,没想着居然有了反应。

他不是不知道血祭这个法器能保自己一命,但如今刚刚热火朝天的进入改革年代,正值太平,自己也没想着再行走江湖,炼入体内干嘛?

留个念想不挺好的吗,再不是万一有个后代,留给子孙也不错啊。

脑中想着往昔,脚却不停歇的来到了屋前,走了进去。

看到一直在哭闹的甘秣,额上隐隐有黑色气体浮现。

“这孩子估计除了丢魂,还撞邪了。”

直接拿出袋里的销魂伞骨,轻轻敲了甘秣额头一下,销魂伞骨此时红色毫光大亮。

蒋水生内心闪过一丝成全的念头,不过理性马上就压了过去。

这孩子与销魂伞骨的契合度,怕是跟当年蒋老大有得一拼了,可是毕竟与自己没多大血缘关系,干脆又强行收了回来,用一个面目古怪的小纸人贴在销魂伞骨上面。

“还是先封住的好,实在不行以后自己用,卖钱也行。”

甘秣被销魂伞骨定了神,却是安静了下来。

“舅佬爷,你过来了?快来吃饭吧”

听到屋里有动静,甘秣的母亲跑过来瞅了瞅,发现蒋水生已经到了,连忙招呼着过来吃饭。

此时,在外忙活的一家人已经围拢在饭桌前家长里短的聊着。

当得知自家儿子、孙子又丢魂了后,连忙围着水舅爷问个不停。

蒋水生简单的说了几句,安抚了一下也没多聊。

由于冬季刚过,桌面上就炒了几个鸡蛋,煮了点酸菜汤,摆着已经吃过一周的肉蒸豆酱和半碗腐乳。

在当时看来,这个菜已经是难得丰盛的晚宴了。

蒋水生吃着并不是很满意,当年行走江湖吃的喝的甩这好几条街。

又让这家人去一里多地外的杨家铺子买了点酒,甘秣的父亲赶紧扒了两口饭,骑着一辆有点陈旧的二八大驾,带着腿上的泥淖,风风火火的去了又回。

一口抿着劣质白酒,一口吃着这家人舍不得吃的豆酱肉,蒋水生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有肉有酒,才像话。

甘秣家人对此也没什么意见,毕竟身为蒋家出来的后代,知道一个江湖人不管有多么落魄,也不是寻常人家该得罪的起。

尤其是,这个通晓纸人纸马傀儡术的水舅嗲脾气远不像表面上的这么温和。此前,已经再三跟家里打过招呼,所以一家人不管心里怎么表面上都是得恭恭敬敬的。

蒋水生缅怀了一会蒋家四十八把烂伞行走江湖的生活,看了看外面早已黑透的天幕,时间差不多了。

“走,到那水塘边看看去。”

虚盈

虚盈

作者:雾雨靡类型:灵异状态:已完结

很喜欢作者的故事和文笔,能让人深思的小说,赞!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