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灵异 > 冥婚当道:鬼夫太难缠 >

冥婚当道:鬼夫太难缠小说试读_孟小白禹末乡小说全文章节列表

时间:2019-04-11 14:33:20编辑:笑红尘

主人公叫孟小白禹末乡的小说叫《冥婚当道:鬼夫太难缠》,它的作者是玉漱最新写的一本悬疑灵异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声音在空洞的房间里面有了回声儿,孟小白走进去,漆黑的房间差点儿让她看不清了只的五指。突觉背后有人一般,孟小白感觉到便立刻回头。待看清站在身后的冯宛之后,孟小白顿时惊出了一身的冷汗来。“冯宛?你怎么在这...

《冥婚当道:鬼夫太难缠》 冥婚当道:鬼夫太难缠小说试读_孟小白禹末乡小说全文章节列表 免费试读

冥婚当道:鬼夫太难缠 第二章 二十岁这天 免费试读

声音在空洞的房间里面有了回声儿,孟小白走进去,漆黑的房间差点儿让她看不清了只的五指。

突觉背后有人一般,孟小白感觉到便立刻回头。

待看清站在身后的冯宛之后,孟小白顿时惊出了一身的冷汗来。

“冯宛?你怎么在这里?”

面色苍白的冯宛,一双好看的杏仁眼此时却幽怨至深,“救我小白…”

“救?为什么要让我救你?”

孟小白想要上前去询问个清楚,但是一步过后,冯宛便如同人间蒸发了一般消失在了空气当中。

“冯宛,你是不是已经死了!”

心底油然而生的一种莫名的强大恐惧感觉,瞬间将孟小白紧紧包裹住。

说不害怕,孟小白心里却骗不了任何人。

很小的时候,她一次偶然意外之间从家人的口中得知了自己有双阴阳眼。

但是,那个时候年纪小,又岂能明白阴阳眼是什么意思。

孟小白将这个奇怪的想法深埋在心底,随着年龄的增长,阴阳眼的真正含义却让孟小白渐渐感到恐惧。

这段时间,孟小白总能不经意间看到许多令人匪夷所思的东西。

譬如出现在出租屋窗外的红色脸颊,坐在出租车后座上的透明人,以及出现在宝色跑车外面的冯宛。

孟小白急出了一身的汗,她不断在房间里面摸索着灯的开关。

“冯宛冯宛你出来,你到底要让我怎么救你?”

“小白,你怎么了?”

刹那间,一道熟悉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孟小白回过神儿来的时候,房间里的灯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大亮了起来。

而此时站在孟小白身后的,却是一群的人,各个手中彩色拉花,以及许许多多的气球。

毛毛雨一身低调的白色连衣裙将她那本不太出众的容貌衬托地十分白洁,手中拿着一个粉红色金边的生日帽。

走到满头大汗惊慌未定的孟小白面前,狐疑:“小白,我们只是跟你开个玩笑,想要给你一个惊喜,不会是我们吓到你了吧?”

孟小白从惊慌失措中回过神儿来,待真真切切看清满屋子的熟悉面孔之时,方才逼迫着自己冷静了下来。

“什么惊喜?”

被孟小白这么一问,毛毛雨愣了愣,随即便将手中的生日帽往孟小白的头上一戴。

随即高兴说道:“当然是你的生日了!”

孟小白再次一愣,是了,今天是她二十岁的生日。

已经过去二十年了,那二十年里她从未过过生日。

听说当年她刚刚出生时候,家里来了个疯癫的道士,满口胡话,扬言孟小白二十年后会遭遇不测。

也正是从出生开始,家里人就不允许给孟小白举办任何形式的生日派对嘱咐。

眼前发生的这不真实的一切,头一遭,却让孟小白尤为感动。

一束火红的红玫瑰赫然出现在眼前,几十只含苞欲放的红玫瑰被一张漆黑颇有格调的黑色软卡纸包装好,连带着一条黑色网状丝带将其缠绕起来。

“孟小白,祝你生日快乐。”

孟小白吃惊抬头,眼前的男人皮肤白皙光亮,五官俊俏正规,是个让人眼前一亮的美男子。

“王宇轩,你怎么来了?”

王宇轩笑容灿烂,将手中的花束往孟小白的怀里一塞,说道:“怎么,你的生日我还不能来给你送祝福了?”

孟小白接下红玫瑰,连连摇头,说道:“不是不是,只是咱们同学这么多年了,今天差不多是头一次交集,很感谢你,记得我的生日。”

王宇轩笑了笑,没有再说什么。

今晚,真正属于孟小白的生糕很大很大,孟小白十分幸福。

毛毛雨头一次喝酒,没几杯便不省人事了,生日宴会便早早散场,大家各自回家。

毛毛雨也被王宇轩送回了学校,孟小白留在最后收拾了一下残局后,出发回家的时候也已经是傍晚七点多钟了。

此时正是老城区小吃街最热闹的时候,孟小白只觉自己头昏脑涨。

路过十字路口,白日里来的拿起车祸现场此时也已经被警察给封锁了。

地上仍旧能够看到一些车辆的残骸,一块一块儿,像是碎掉的人头骨一般。

孟小白叹了口气儿,响起咖啡馆遇见的冯宛,心中迷茫不已。

那种触手可及的灵魂实感,孟小白怎样也不会去接受看走了眼这个事实。

死于车祸的冯宛,出现在咖啡厅的冯宛,焦躁着让孟小白去救她的冯宛。

孟小白从地上站起身来,心头是一团的乱绪,终究哪个才是真正的冯宛?

十字路口游魂涌荡,虚鬼徘徊,一路的跌跌撞撞,孟小白好不容易甩开了身后的游魂,没入了回家的夜色当中。

打开灯,孟小白才看到了镜子中那一身狼狈的自己。

今晚,自从冯宛出现在眼前开始,孟小白却发现自己能够看到许多世界上不存在的人。

最忌便转身进了浴室,直接打开水龙头冲了个凉水澡。

孟小白待自己完全清醒过来之后,第二天睡醒接连着打了两三个喷嚏,一摸,身体早已经滚烫了起来。

翻身下床,身体笨重不已,手忙脚乱之间只觉力气一点一点被抽走。

一不小心,床头桌上的一抽屉被孟小白打翻在地,洒了一地的药丸子。

耳边一声儿呼啸,孟小白只觉眼前头顶一黑,刹那间的冷气便席卷了全身来。

一袭鹅黄长裙赫然出现在孟小白的眼前,瞳孔突然间一缩,复而抬头向上望去,冯宛一脸微笑低头看下来。

滴滴答答,一滴滴血珠从冯宛的眼角处留下来,恰好滴在了孟小白的手背上。

孟小白大惊,连连后退,发觉窗外面的阳光大赦,白日灿灿。

“孟小白,我求你救我,你就是这么救我的?”

冯宛步步紧逼,孟小白连连后退,后背却磕在了床角上,生疼生疼。

“我为什么一定要救你,我没有理由!”

冯宛听此,突然间凄惨一笑,瞬间飞身上前,狰狞着一把死死钳住了孟小白的脖颈。

那冰凉刺骨的真实感觉,让孟小白滚烫的身体冰冷下来了不少。

眼前这个熟悉却又陌生的大学同学,早在一年前就已经不在一处相处了,命运弄人,孟小白再次见到冯宛却是眼前这幅荒唐却又危险的景况。

冯宛一副狠了心要了诀了孟小白的模样,力道不减一分反而递增几分。

“因为你,我没了肉体,因为你,冯家决定抛弃了我!”

孟小白不明白冯宛这番话的意思究竟在表达着什么,只是拼了命地去颓唐地想要将禁锢在脖子上的双手扒开,企图呼吸一下救命的氧气。

“来陪我来陪我…”

不等冯宛凄惨着吼完,孟小白只觉眼前一亮,眼前恐怖至极的冯宛突然间一摊,整个人悬浮到了半空之中。

随即,孟小白便被一个大手反手从地上抱起,抬头一瞧,尽管看不清男人的脸庞,但是如此之近的距离,仍旧能让孟小白感受到此人脸上的俊秀以及异常强大的气场与冰冷。

“冯宛,你该走了。”

冯宛阴沉着荡在一旁,脸上是忌惮,却又有着几分的轻蔑。

“禹末乡,这辈子你是找不到她的!”

冯宛的声音刚刚落下,孟小白便只听到一声儿凄惨,随即,整个房间便刹那间安静了下来。

后的很长一断时间里,孟小白做了个很长很长的梦,梦中她再次见到了去世五年多的奶奶。

奶奶步伐沉稳,任由孟小白如何追赶,却始终追赶不上奶奶的步伐。

她心中那一团始终无法解开的谜团,想要从奶奶身上寻找一个答案,奈何,孟小白却始终无法如愿。

鼻尖儿飘来一阵儿香气,孟小白悠然醒来,寻到厨房,此时的毛毛雨正忙活在厨房里面。

“毛毛雨,你怎么在这里?”

毛毛雨回头,连忙丢下了手中的勺子跑了出来,“小白你终于醒了,你可知道我有多担心吗?”

“小感冒而已,不要介怀不要介怀。”

孟小白刚欲转身,便见到了端坐在客厅椅子上的长腿男人。

那人眸光冰冷,五官深刻,尽管坐在椅子上仍旧能够看得出他身高并不低。

但是,让孟小白感到心生排斥的,却是男人通身的冷漠。

“这?”

不等孟小白说完,毛毛雨便提高了几分嗓音,说道:“小白,要不是你这个朋友给我打电话,你现在可能就一病不起了!”

孟小白一愣,朋友?

男人从椅子上起身,淡然走到孟小白面前,说道:“既然你没事儿了,我该走了。”

孟小白眼睁睁看着男人开门离去,她赫然想到的却是昨天帮她从冯宛禁锢下解救出来的男人。

面对毛毛雨的八卦之心与追问,让孟小白只好选择闭口不谈。

冯宛的事情,加上十字路口的惊魂鬼魂,以及男人的出现,统统都让孟小白心觉事情的不简单。

出生之时,那名道士所说的话让孟小白突然间明白了过来,属于她的那双阴阳眼,算是在二十岁生日之后,彻底属于她了。

冥婚当道:鬼夫太难缠

冥婚当道:鬼夫太难缠

作者:笑红尘类型:灵异状态:已完结

很喜欢作者的故事和文笔,能让人深思的小说,赞!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