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玄幻 > 太古魔尊 >

太古魔尊全文免费阅读 叶孤城林若水小说最新章节完整版

时间:2019-07-13 16:20:18编辑:终遇你

主角是叶孤城林若水的小说叫《太古魔尊》,本小说的作者是城外的人倾心创作的一本玄幻类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四人看着院内唯一亮灯的屋子缓缓接近,莫山脸上已现出狞笑,手中长剑提起。身后,有人轻声问道:“山哥,进门之后直接动手吗?”莫山说:“不急,叶孤城不过是一个废物,进门之后,必须要先好生羞辱一番,以此偿还他...

太古魔尊

推荐指数:

《太古魔尊》在线阅读

《太古魔尊》 太古魔尊全文免费阅读 叶孤城林若水小说最新章节完整版 免费试读

太古魔尊 第二章 世外凌云渡 免费试读

四人看着院内唯一亮灯的屋子缓缓接近,莫山脸上已现出狞笑,手中长剑提起。

身后,有人轻声:“山哥,进门之后直接动手吗?”

莫山说:“不急,叶孤城不过是一个,进门之后,必须要先好生羞辱一番,以此偿还他上午的一拳之仇!倘若他敢不服或还手,便一剑杀了他!”

说话间,四人已经来到门前,莫山挥手,身后有人走出来一脚踹门。

于是房门内的情况在这些人眼前一览无余。

莫山看清楚屋内的情况后眼前一亮,已然想到了一个主意,一个能让叶孤城在那些女孩面前也声名扫地的主意,忍不住猖狂一笑,跨步走进屋子。

莫山边走边道,“叶孤城,中午时分我们还在说爷年纪不小恐怕时间不久,下午就死了,看来你得感谢我,让你提早有了心理准备。”

屋子里,叶孤城依旧背对门口,坐在浴桶里一动不动,隐隐有风雷声,正如人的低鼾。

“嘿!睡着了!”莫山回头冲众人一笑,走到浴盆前伸手重重拍在叶孤城肩上。

叶孤城依旧悄无声息。

莫山这才觉出不对劲,伸手在叶孤城鼻尖探了一下,只觉得虽有余温却没有呼吸,心里一惊一喜,回头喊道:“死了!”

死了两个字刚出口,一只手拍在了莫山的手上。

莫山一惊,回头,“叶孤城!”

在莫山身后,几名手下眼见情势不对正要上前,浴桶里的叶孤城站起了身,再一回头,眼中青芒闪烁。

“放开山哥!”一个少年冲出大喊,却见莫山面色狰狞,发出非人的惨叫。

几人同时一惊,有人颤抖道:“山哥。”

莫山的身体,就在他们的面前逐渐干瘪,皮肤松弛地拖在身体上,骨头的形状微微隆起。

叶孤城眼中的诡异绿色光芒,竟逐渐转向红色,淡红,鲜红,直至鲜血似的深深殷红。

昏黄的灯光里,面前一幕让所有人后背渗出寒意。

终于有人承受不住转身夺门而逃,“怪物!”

几名十五岁的少年相继逃走。

屋子里,叶孤城眼中的血色缓缓变淡,抓着莫山的手慢慢松开。

莫山地干瘪尸体倒在地上,身边长剑同样落地,发出几道清脆的声音后归于寂静。

圆月西移。

叶孤城眼中的血色许久后方才褪去。

他伸出双手,感受着在体内流动的,这绝非自己的力量,再看地上莫山干瘪的尸体,门外微风一拂,不禁后背一凉。

“难道?这就是碧血丹的天赋吗?”

叶孤城伫立许久,看着脚下干尸最终一叹。这碧血丹衍生出的天赋闻所未闻,竟可以吸收

别人的能力和全身精气,也不知是好是坏。

不论如何,经过今晚这件事,陈谷镇恐怕再也待不下去了,不如连夜离去。

第二日。

凌云渡山脚下。

叶孤城看着面前高达数十丈的青石,上书龙飞凤舞三个大字,“凌云渡!”

这块青石在二三里之外便依稀可见,凌云渡三字更是意气锋锐,让人不可逼视。

叶孤城心生赞叹,这青石一看就是被人埋进了这里,否则不会这么整齐,不知道当初是怎么弄来的。

凌云渡山下跪着许多人,上山的路上左右各站着一名少年,穿着天蓝色的锦衣华服,看样子是凌云渡弟子,双手背在身后下巴微微抬起,带着凌人的傲气。

叶孤城从包裹中将瓷瓶攥在手里,上前走了几步,正欲开口,只听上方一阵怒喝,“大胆!”

一阵劲风忽过,叶孤城胸口遭受一击,一声闷哼后仰飞起,重重倒在山下,捂着胸口再起身时,一声咳嗽,嘴角溢出鲜血。

四周,是人们的异样目光,或惊诧,或嘲笑,或同情。

山上,一名锦衣华服的少年缓缓走下来,“我凌云渡山门,岂是他人能随便踏入的,刚才一掌只是让你吃个教训,倘若再有一次,必取你的性命。”

另一名华服少年也紧跟着走了下来,“如若想拜入我凌云渡,需先在山下跪满七天。”

“嘿!”旁边的少年一笑,“跪满七天又如何,看你刚才连我一掌都受不住,想来也是一个妄想一飞冲天的,不如趁早回去罢!”

叶孤城垂下眼睑,耳边是凌云渡门人盛气凌人的嘲笑,四周是人们的低低议论同情。

恍惚间,似乎又回到陈谷镇上。

叶孤城紧紧握着手中瓷瓶,咬着牙缓缓抬头,“我是带着信物来的!”

“信物?”少年一愣,接着又是冷笑,“我便是凌云渡的接引门人,还从未听说有什么接引信物!”

叶孤城露出手中瓷瓶,“此物,是贵派一位名为华真上人的信物。”

“华真?”两个少年同时变色,互相对视一眼,嘴唇微动,低低私语。

“师兄,你怎么看?”

另一人一阵不屑,“华真上人乃是我派长老,你看此人的穿着打扮,怎可能认识华真长老?”

“那该如何?”

另一人侧过身上下扫视叶孤城一眼,“你我守山也有些时日了,这段时间以来,像这样的骗子不知凡几。我曾听山上的师兄说,遇到这种人,大可以捞一点油水,山门就算知道了也只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你看他手中的瓷瓶纹路明晰,翠色粼粼,想来也是不错的物件儿。而且在他身上还不知会有什么宝贝,你我大可以带他上山,在途中夺了这瓷瓶儿,轰他下山!”

两人一阵商量,站在右侧的少年上前一步,冲着叶孤城道:“既是华真长老的故人,那便与我上山吧!”

叶孤城紧紧攥着瓷瓶上前一步,“好!如此便谢谢阁下了!”

在众人艳羡的目光里,叶孤城跟着接引门人一步步上了山去。

凌云渡山道狭窄,山势陡峭,行路难,难于上青天!

一路上接引门人多有催促,极不满意叶孤城的速度。

叶孤城咬着牙一声不吭,跟在接引门人,到了山腰时已经步履蹒跚。

前方,接引门人左右看了看,忽然停下,回头道:“把瓷瓶给我。”

此处渺无人烟,山上的门从不会走这条山梯,因此他已是图穷匕见,要强取豪夺了。

叶孤城抬头见接引门人面色不善,心里咯噔一下。方才他在山下就觉得此行未免太过顺利,现在看来果然有诈。

但他上山时已经有了不上山便不会罢休的决心,一咬牙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接引门人笑道:“我派华真上人岂是你这种獐头鼠目的俗人能够见到的!速速将瓷瓶给我!”

说着话,他已经上手抢夺。

叶孤城连连后退,咬着牙踹出一脚,正中门人腰间,让其一个趔趄,转身奔逃。

接引门人一时大怒,心头已经起了杀心,“蝼蚁一样的,竟也敢对我动手!”

他身形一闪快速追了上去,同时掌上升起莹莹光芒,一掌排在叶孤城的后背上。

叶孤城口吐鲜血立时倒地,浑身绵软无力无法站起,心中骇然,凌云渡上简单一个门人都有这样的实力,不知高人众多的山上又是什么样的风光。

接引门人步步上前,微俯下身,“我本不想要你的命,似乎这样的蝼蚁,就算杀你也只是脏了我自己的手。但你既然不识抬举,此处也就是你的栖尸之所,一个能葬在凌云渡,算是你的福分了!”

接引门人手臂高高挥起,这一次对准的正是叶孤城头顶。

绝境之下,叶孤城骤然听到接引门人口中的两个字,浑身不知哪来的力气,大吼一声抱住了接引门人的双腿。

接引门人没想到叶孤城还会枉做挣扎,猝不及防之下身体右倾,脚下又恰巧踩空,一个趔趄摔倒在地。

两人滚作一团,由山腰直直向下滚去。

不知滚了多少节台阶,叶孤城只是紧紧抓着接引门人的肩膀,带着恨意,带着极深的执念。

许久之后。

两人停在山腰阶梯的一处空台上。

一声**,叶孤城推开压在他身上的接引门人,浑身酸痛难当,最重要的是此刻丹田处胀痛欲裂,令他痛苦欲死。

他曲起身体跪在空台上,脑袋狠狠撞击空台,丹田处胀痛越来越强烈,直叫人生不如死,喉咙处压抑的叫声已然压抑不住,“呃啊!”

面目狰狞,有奇异的气流在面庞蹿动,由额头到脸颊到下巴最终蹿向喉咙。

痛苦直欲昏厥。

这种痛苦持续了不知多久才如潮水般褪去,浑身上下的气流全部归于丹田,叶孤城躺在地上大口喘息,再一回头去看接引门人,当时愣在了那里。

接引门人已经死得不能再死,尸体一如当初的莫山,干瘪如死去多时的僵尸。

叶孤城将接引门人的尸体拖入山腰丛林,最终扔在一处杂草丛生的地界,心知此刻再从山道下去恐怕立即会被发现,正想办法从其他地方下山,耳边忽然听到一阵轻微的动静,“谁?”

“啧啧啧!”有人赞叹三声。

叶孤城抬头,原来这人在树上。

树上的人带着一副狼头面具看不清面容,他从树上一跃而下,“原想在这里好好睡一觉,没想到看到了一场越货的好戏。”

叶孤城心里一惊,莫不是他看到了刚才的事?

那人继续开口:“你如今杀了凌云渡的接引门人,接下来想怎么办?”

叶孤城闻言垂下眼睑,饶是他少年老成,此刻也忍不住露出悲色。

那人却说:“我倒有一个法子,能让你留在凌云渡。”

叶孤城抬头正欲开口,却见那人忽地上前一步。

这一步,便是千万步,身后带出道道残影。

叶孤城正欲反抗,下巴却以被人捏起,弹进了一颗微甜的丹药。

接着,耳后忽听一阵风声,接着意识便渐渐模糊。

那人面上露出颇觉有趣的神色,低头看着昏厥的叶孤城,“此子心性绝佳,只要天赋不是太差,日后在凌云渡的地位便不会太低。今日我喂他一颗蛊虫丹,随时能让他听命与我,也算藏一个后手。”

他将叶孤城拖在上山的阶梯上,脚下向山外疾掠,一声高喝传遍凌云渡,“凌云渡,我计明来了!”

太古魔尊

太古魔尊

作者:终遇你类型:玄幻状态:已完结

很喜欢作者的故事和文笔,能让人深思的小说,赞!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