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玄幻 >

《毒妃惊华:冥帝大人轻轻宠》小说完结版在线阅读 月浅璃墨辞小说全文

时间:2020-11-17 22:27:17编辑:朕好萌

主角叫月浅璃墨辞的小说是《毒妃惊华:冥帝大人轻轻宠》,它的作者是墨夭夭倾心创作的一本穿越架空类型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月浅璃闻声,瞳孔一缩,眼神锋锐了许多。她勾唇冷笑:“呵,还挺快!”“这些人可真烦。”墨辞微微蹙眉,似乎没了耐心,“不如,我去帮你都杀了吧。”否则,就跟苍蝇一样,没完没了地扰他与小璃儿的独处时光。“不用...

毒妃惊华:冥帝大人轻轻宠 第14章 不要太想我哦 免费试读

月浅璃闻声,瞳孔一缩,眼神锋锐了许多。

她勾唇冷笑:“呵,还挺快!”

“这些人可真烦。”墨辞微微蹙眉,似乎没了耐心,“不如,我去帮你都杀了吧。”

否则,就跟苍蝇一样,没完没了地扰他与小璃儿的独处时光。

“不用。”月浅璃拒绝道,“要慢慢玩才有意思。”

说罢,看了他一眼:“你先在内殿待着,哪也别去,我去会会他们。”

墨辞也不再勉强,一手撑着脑袋,斜靠在贵妃榻上,慵懒道:“去吧,自己小心。”

他想,这点小麻烦,璃儿自己能解决。

“嗯。”

月浅璃推门而出,而此时,冰儿已经在门外急得团团转了。

“小姐,我们该怎么办啊?”就差哭出来了。

“看见我的家丁都死了,死无对证,你急什么?”月浅璃不紧不慢,“随我来!”

只要她不承认,就没人能咬定她。

“是!”

水月榭外,几个五大三粗的家丁持着武器,攥着绳子,一个个凶神恶煞,毫不客气。

“大小姐,老爷和老夫怀疑你行凶,跟我们走一趟吧!”说罢,就要上前来绑她。

月浅璃冷冷斜了家丁一眼:“我自己会走!”

清冷强大的气场,让他们怔了怔,出神的片刻,月浅璃已拂袖走在了最前面。

她刚离开水月榭,内殿中就浮现一抹青烟,下一秒,一位俊郎的白袍少年出现在墨辞跟前,跪了下来。

“冥帝大人,小白救驾来迟!”

白袍少年身形瘦高,一头白发,戴着一顶纯白高帽子,妆容惨白,手持铁链,正是那冥域而来的白无常。

墨辞漠然瞥了他一眼:“等你这个来救驾,本座早就死了千万次了。”

“陛下恕罪。”小白吓出了冷汗。

“自己回去领罚吧。”

“是…”

见他还不走,墨辞冷冷道:“还有何事?”

小白这才吞吞吐吐开口:“冥域生了些事端,需陛下回去一趟。”

“知道了。”

侯府,赤云堂。

坐在正座上的中年男人,神情肃穆,脸色漆黑,正是定国侯,月临,月浅璃的小叔。

而一旁衣着华丽,掩面而泣的美妇人,正是定国侯夫人,月宁氏。

“曦儿啊,我的女儿,你死得好惨啊。”

“放心。”月临出言道,“我一定会还咱们女儿一个公道的。”

“大小姐到!”

这时候,伴随着通传声,月浅璃莲步轻移而来。

身着一袭月白色长裙,披着件云锦披风,发丝用一支银簪半盘而起。

就算脸上有毒疮,也掩饰不住她的清冷绝尘。

“逆女,跪下!”月临呵斥道。

月浅璃瞥了他一眼,云淡风轻:“我上只跪天地,下只跪父母!”

这种靠着残害兄长上位的小人,可不值得她跪。

“你大胆!”月临更是怒火中烧,“为什么要废曦儿内丹,为什么要残忍杀害自己的妹妹?”

月浅璃开始装疯卖傻了:“曦儿妹妹死了?”

那悠然的语气,像是在幸灾乐祸。

“你少装蒜了。”月宁氏气的头晕,“就是你杀了曦儿!”

月浅璃不慌不忙道:“宁姨娘,你莫不是在说笑吧?整个帝城都知,月曦妹妹是天之骄女,天赋卓越,我一个不能修炼的,如何有本事能杀她?”

这话,听上去倒是合情合理。

“还敢狡辩!”

“你们说我杀了妹妹,也得拿出证据来吧。”月浅璃的眼神,十分无辜。

“就凭,曦儿昨日白天去了水月榭!”月宁氏咄咄逼人。

“呵。”月浅璃被她逗笑了,“就凭妹妹来了水月榭,姨娘就断定人是我杀的?这理由,是不是太牵强了些?”

“你…”

“姨娘有这工夫来栽赃我,倒不如好好去调查一下妹妹的死因。”月浅璃打断了她的话,“哦,不过,人死不能复生,姨娘还是好好反省反省,要如何教导子女,才不会犯贱被杀吧。”

“你闭嘴…”

月宁氏抡起手,就要给她一个耳光,却被月浅璃紧紧抓住了手臂。

四目相对,月浅璃的气场丝毫不弱:“宁姨娘,别在这闹笑话丢人了,传出去,跟我母亲的贤良淑德相比,姨娘与泼妇无异呢!”

说罢,一把甩开月宁氏,力道之大,险些将月宁氏摔在地上。

“小叔若无其它事,我先走了。”

说罢,月浅璃拂袖转身离开:“冰儿,我们走!”

她不承认,就是死无对证,没人能把她怎么样,她也无须害怕。

“逆女,站住!”

月临终于按捺不住,一道狂暴的劲力丢出,化作屏障,挡住了两人的去路。

砰—

“小姐,小心!”

两人被屏障阻隔在殿内,寸步难移。

月临已是七星天灵师,若是真打起来,月浅璃现在确实不是他的对手。

“你不仅强占青青的水月榭,还残忍杀害你的妹妹,其罪当诛!”月临怒目圆睁地瞪着她,“今日,你若不认罪,就别想走!”

这语气,是要逼迫着她认罪了。

“小姐无罪。”冰儿争辩道,“水月榭,本就是原侯爷留给小姐的住所,什么时候变成了二小姐的…”

“住嘴,这里哪有你一个下人说话的份!”月临最忌讳的,就是旁人提起原侯爷,下令道,“来人,给我拉下去,杖刑五十!”

“是!”

得令,一个家丁上前去,还未动手,就被月浅璃一脚踹翻:“放肆!”

冰儿被自家小姐护在身后,安全感爆棚。

“哎哟!”丫鬟被踹翻在地,吃痛出声。

“月浅璃,你…”月临气得龇牙咧目,“你敢忤逆我的话,真是胆大包天!”

月浅璃眯着眼睛,冷笑道:“小叔,你一个鸠占鹊巢的奸诈小人,又有什么资格说我侵占了妹妹的住所?这偌大的定国侯府,你们的吃穿用度,哪一点不是属于我爹爹的?”

“你、你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月临气急败坏,“如今,我才是定国侯,掌管整个侯府的生杀大权,就算我要你死,你也不得不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