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言情 >

《娇蛮毒妃:王爷请走开》凤长歌君墨炎全文免费试读

时间:2020-05-17 08:56:47编辑:云中君

主角叫凤长歌君墨炎的书名叫《娇蛮毒妃:王爷请走开》,这本小说的作者是云九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来人!把剪春一家人杖责三十大板,轰出府去!这些个作乱的恶奴,杖毙,丢去乱葬岗!”凤晋忠冷声说着,恶狠狠的瞪了张氏一眼,复又道,“夫人最近身体不适,那管家之权,暂且交给刘姨娘!”张氏一听,当即双眸噙泪...

娇蛮毒妃:王爷请走开 第12章 剖腹取子 免费试读

“来人!把剪春一家人杖责三十大板,轰出府去!这些个作乱的恶奴,杖毙,丢去乱葬岗!”凤晋忠冷声说着,恶狠狠的瞪了张氏一眼,复又道,“夫人最近身体不适,那管家之权,暂且交给刘姨娘!”

张氏一听,当即双眸噙泪的望着他,泣声道:“侯爷,我…”

“爹,话说刘姨娘如今正怀着身孕呢!哪能这般操劳啊!”凤长歌正色道,“她肚子里的,可是咱们侯府未来的小世子,闪失不得!母亲虽然这次失察,但素日里掌管咱们侯府也是井井有条的啊!”

她这一番话,却是让凤晋忠摸不得头脑了。

闹了这么一出,她还能向着张氏?

她是真的没有看清这内里的纠葛不成?

不止是他,连张氏母不由诧然。

凤长歌却似没有留意到他们的表情,继续义正言辞的道:“母亲做事最为稳妥,这是所有人有目共睹的事!对不对妹妹?”

被点名的凤若雪,自然点头应是。

毕竟她也不希望自己母亲被夺了那管家之权,这会让她们面上无光!

见状,凤长歌继续道:“所以,我觉得让母亲来继续掌管管家之权,且看护刘姨娘腹中的小世子,是最为合适不过的了!”

此言一出,张氏却是瞬间冷下了脸色。

好啊!原来是在这等着她呢!

让她看护刘姨娘母子,那么一旦她们出了什么问题,第一个要问责的,必然是她!

她再想对刘姨娘下手,却是不可能了!

这凤长歌!这凤长歌…

张氏转头,却恰恰捕捉到了凤长歌眼中一闪而逝的讥诮。

她骇然的瞪大了眸子,再去细看的时候,却见她分明还是那惯常的草包模样。

是她看错了吧?

张氏抚着胸口,却听凤晋忠道:“长歌言之有理!就这么做!”

眼下折腾了半宿,他早就心力交瘁了,巴不得赶紧解决了了事。

不过到底顾念着君祁煜在此,他赶紧恭声道:“今日叨扰了王爷,都是下官的不是!改日,下官一定登门致歉!”

事已至此,君祁煜自然没有留下的必要了。

本以为今日终于可以摆脱这段屈辱的婚约了,却不曾免费看了一场精彩的大戏。

他败兴离开,凤晋忠未待舒一口气,却听到大夫汇报说是,刘姨娘不好了!

登时凤晋忠也顾不得那满身的疲惫,赶紧便快速的跑进了刘姨婉馨苑。

凤长歌也跟着跑了进去,方一入园,她便发现了异常之处。

不得不说,张氏这次害人的手法着实高明。

明面上看来,的确叫人查不出刘姨病症。

若是今夜没有她来搅和破局,刘姨娘和腹中的孩子,便能够光明正大的死在那巫蛊之术上了。

但很可惜,她们母子,命不该绝!

一行人快步涌入了刘姨屋子,此时里面已经响起了低低的啜泣声。

“侯爷,姨娘她…她没气了…”此番刘姨贴身丫鬟香兰,哭的上气不接下气。

其他人的面色,也是格外的沉重。

凤晋忠沉着脸走过来,看着刘姨娘那面无血色的模样,眸中透出了浓浓的伤痛之色。

“可惜了!可惜了!可惜了我的儿子…”凤晋忠哀叹道。

闻言,凤长歌在心里狠狠的送了他几巴掌。

但与此同时,她又不得不承认,在这个时代,女人于他们来说,本就是附属品。

而妾室更惨,直接就是他们的玩物和生孩子的机器。

这才不是她想要走的路,也更是坚定了她解除婚约的决心。

这个时候,张氏给那大夫使了眼色。

大夫赶紧上前道:“侯爷节哀顺变!老夫还有一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事到如今,还有什么不当讲的!说吧!”凤晋忠颓然道。

“如今刘姨娘新去不久,她腹中的孩子也已经足月,若是生下来,也能活了!”大夫说着,意有所指的看了刘姨肚子一眼。

凤晋忠却是没有理会他话中的含义,只是顾自叹道:“她人都死了,还怎么生?”

“剖腹取子!”大夫说着,赶紧恭敬的行了个礼,低下了头。

闻言,凤长歌却是暗暗的吸了口凉气。

好一个歹毒的女人,这种损招也能想的出来。

刘姨娘如今只是吸入了过多的催眠成分的药物,陷入了闭气的状态。

只要用银针**一番,便能恢复如常。

而张氏竟然想要趁此机会,要了她的命!

毕竟这法子有些残忍,凤晋忠一个饱读诗书的学究,自然也有些反感。

但想到这好不容易得来的儿子,他又不免犹豫了。

而这个时候,张氏却假惺惺的上前哭道:“可怜的刘妹妹,好端端的,怎么遭此厄运!最可怜的还是那孩子,都不曾睁眼看看这个世界,便要随着去了。”

大夫也趁热打铁的劝道:“侯爷,不能再耽搁了,耽搁久了,孩子会有窒息的危险。保不齐,会影响智力!”

一听会影响孩子,凤晋忠顿时打起了精神,急声道:“赶紧剖!别憋坏了孩子!”

大夫闻言,应了一声,便赶紧去取自己的器具去了。

凤长歌则趁机来到刘姨娘面前,痛哭道:“刘姨娘啊!可怜的刘姨娘!你辛辛苦苦怀了孩子这么久,难道就不想见他最后一眼吗?你难道忍心,这么点的孩子,生下来就没了娘吗?没孩子多可怜啊…”

一边哭喊着,凤长歌趁众人不备,取出了银针刺入了刘姨头上,顺势还给她塞了粒药丸。

周围之人,听了凤长歌的话,也跟着呜呜咽咽的痛哭了起来。

而此时,一片哭喊声中,凤长歌压低声音,附耳道:“再不起来,你的孩子就要被人给生剖出来了!届时是死是活,你都无能为力!”

话音方落,却见刘姨娘忽而剧烈的咳嗽了起来。

一边咳嗽着,她骤然睁开了眼睛,厉声道:“我的孩子,谁也不许动!”

“啊!诈尸了!”凤长歌做出一副被吓到了的样子,尖叫一声,便弹跳起来,恰恰撞翻了大夫的药匣子。

顷刻之间,里面的东西,都滚落了出来。

好巧不巧的,凤长歌一把摁到了一包粉末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