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言情 >

《黑暗中属于她的光》小说章节在线阅读 宋泽一刘思锐小说全文

时间:2020-05-17 15:45:51编辑:笑红尘

小说主角是宋泽一刘思锐的小说是《黑暗中属于她的光》,这本小说的作者是灿澈最新写的一本浪漫青春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热腾腾的饭菜被端上桌,宋泽一简单收拾好桌子,起身去洗手吃饭。“今天脸色不太好,是不是感冒了?还是有哪里不舒服?”宋欣把碗筷放在桌上。“有哪里不舒服要赶紧说,别把自己真的拖病了,还影响学习。”“没呢,就...

黑暗中属于她的光 016 盯着 免费试读

热腾腾的饭菜被端上桌,宋泽一简单收拾好桌子,起身去洗手吃饭。

“今天脸色不太好,是不是感冒了?还是有哪里不舒服?”宋欣把碗筷放在桌上。“有哪里不舒服要赶紧说,别把自己真的拖病了,还影响学习。”

“没呢,就是体育课在外面吹太久了,有点难受。”

“那今天晚上早点睡,作业写得怎么样?”宋欣微微皱眉。“下次要是再吹那么久,你提前穿厚点去学校,上个体育课就把自己弄病,你也是。”

“嗯。”

“作业呢?”

“家里的也差不多快写完了,附加题还差点。”

“吃完饭去把作业都赶紧写完,直接去睡觉,今天早点休息。”

“好。”

妈妈向来不准她和学校里那些不好的学生有任何接触,她当然也知道妈妈指的那些学生究竟是哪些。今天发生这样的事情,完全在她的意料之外,但既然已经过去,那就不需要再跟妈妈开口。

害怕固然害怕,但…算了。

宋泽一回到书房,安安静静地坐在书桌前,翻开练习,心里却始终平静不下来。她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在想什么,脑子里乱糟糟的,好像灌进了大堆大堆的浆糊,耳边倒是不断地回荡着那阵子听到的各种声音。

他的地盘…

所以他的能力有多强呢?他的人脉有多广呢?是不是她根本无法企及的程度?

其实她自己也在好奇,为什么来了二中之后,好像比当初在新宇还不稳定呢?

宋欣端着水果走进书房的时候,宋泽一已经开始写作业了。把果盘放在女儿手边之后,宋欣简单翻了翻宋泽一已经完成的那些作业,这才转身离开。

目送妈妈出去的宋泽一松了口气。

幸好刚刚速度够快,不然要是被妈妈逮到她在发呆,那可有好果子吃了。

大院里。

卫儒孟刚拿起筷子,一碗汤突然被放在他面前。

“饭前先喝汤。”

少年微微皱眉:“我吃不了那么多东西。”

“以后去训练了也跟你的教官说吃不了那么多?浪费是绝对不允许的行为。”中年男人的语气完全不容拒绝。“安排给你的量就这么多。”

男生无奈地拿起勺子。

行吧。

早就答应了爸爸以后直接去部队参加训练,爸爸会给他打通关系,让部队里的官兵直接负责他的学业。又能训练又能学习还不会惹事生非,他家里人不同意才有鬼。从那以后,他在家里就完全按照部队的生活习惯来规范作息了,甚至周末还要去爸爸那里参加一些简单的体能训练。

按照部队的标准,他从小就跟在爸爸身边做格斗训练。长年累月下来,平时在外面做点什么,别人欺负他那基本不可能,他不把别人揍到满地找牙都已经算手下留情了。

“这个周末我让刘教官过来接你。”

“随意。”

“每周都让孩子去吃那么多苦,撑不住怎么办?”坐在儿子身边的中年女人似乎有些忧愁。“得适当休息休息。”

“你也知道的,他从小都这样过来了,现在只是在慢慢加大训练力度。以后真的入伍了,这点苦吃不了还怎么参加接下来的训练?这是为他好。休息是肯定的,他在我那儿自由着呢,想干什么就干什么,看他自己了。”

没人说话。

卫儒孟眼前突然闪过一张脸。

“怎么在分神。”头顶立刻落下严厉的字眼。“快吃东西。”

“想了点事情。”少年回过神,迅速解决面前的那碗汤。“我吃完了。”

“等一下让王医生下班之后过来给你看看手,好像那伤口还是拖拖拉拉好不起来。”中年女人拍拍儿子的肩膀。“以后都注意一点。”

“知道了。”

卫儒孟直接起身,收走自己的碗筷,放进厨房的水池。把手洗干净之后,钻进卧室。

手机屏幕上已经满是未读,刚打算回复,程俊的电话突然打进来。

“在哪儿?出不出来?”

“家里,我爸今天回来了,你觉得我还出得去?”卫儒孟把自己扔在床上。“你们自己玩吧,有事打电话给我就行。”

“怎么今天回来了?还是找你说以后训练的事情?”电话那头的人明显有些震惊。“安排这么紧张?”

“估计是,刚吃完饭。”

“那行,你要是还郁闷的话晚上就翻墙出来,我去找你。”

“军区大院你让我翻墙出去?我不要命还是你不要命?”卫儒孟突然笑出声。“万一当场被嘣了,你给我准备棺材?”

“我的小你能不能说点好听的?”

“行了行了,冯康杰那边怎么说?处理完了没?”

“处理完了,王茵当时说的是不会找那个转学生的麻烦了,但是谁知道以后会不会找?这种人的话能信?你就当她放了个屁吧。冯康杰估计也手下留情了,不然明天我们学校又要上报纸。”

卫儒孟掐掐眉心。

烦透了。

挂掉电话,房门突然被敲响。

“进。”

他佩服这样的男人不是没有道理的,走路的时候带着一股完全不输任何人的架势,不管何时何地都是这样。再者,爸爸说话的时候也底气十足,他就没见过爸爸没有气势的时候。

少年立刻坐起来。

男人随手拖了一张椅子,在儿子面前坐下,卫儒孟下意识坐好。

“肩膀。”

男生乖乖挺直。

“三年时间,你觉得够不够?”

“意思是初中毕业之后还有一年时间?”男生微微皱眉。“怎么空了一年出来?”

“我和妈商量过,我们都不希望你从学校出来之后直接去部队里,她舍不得,我不放心。你去训练的地方肯定不在我身边,我要先把你放在我身边放一年,你先适应环境。正式进部队之后,我就不在你身边了。”

“教官那边都谈好了?”

“会有人替我看着你的,刘教官到时候会调过去,他会经常过去看看你。妈放心不下,我会尽量多抽空过去盯着你。”

“好。”少年轻轻地答应下来。“我知道了。”

男人伸出手,在儿子的头顶上揉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