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言情 >

《红烛烫罗帐暖》大结局在线阅读 《红烛烫罗帐暖》最新章节目录

时间:2020-05-22 17:30:24编辑:雾雨靡

独家完整版小说《红烛烫罗帐暖》是久别生欢最新写的一本穿越架空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苏黎陆宴北苏知微,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院内。一旁的皇后扶了扶头上的一支凤钗,似笑非笑道:“岸儿啊,你不许我动宋知微分毫,却对她妹妹这般不留情。本宫还想着,这丫头嘴这么硬,把舌头拔了才干脆。你这一顿鞭子打下去,姑娘家家的落得一身伤不说,命都...

红烛烫罗帐暖 第5章 竟让她一路跪上万佛寺 免费试读

院内。

一旁的皇后扶了扶头上的一支凤钗,似笑非笑道:岸儿啊,你不许我动宋知微分毫,却对她妹妹这般不留情。本宫还想着,这丫头嘴这么硬,把舌头拔了才干脆。

你这一顿鞭子打下去,姑娘家家的落得一身伤不说,命都只剩半条了,倒是让本宫不好再罚了。

沈岸的眉头微微皱了皱眉,只是淡淡道:“母后,比起知微,宋长风更疼这个宋知霜。您又何苦一定要与知微为难呢?”

皇后依旧是笑:“可是,我把住了宋知微,才能把住你呀!岸儿,若你同母后是一条心,母后也断然不会为难你,可惜呀,儿大不由娘!”

说罢,皇后幽幽的叹了一口气,又接着道:“对了,昨儿个夜里,宋家大小姐自你府里回去后便晕倒了,据御医来报,说是中了毒。不知你可知道了?”

沈岸眼神一动,紧张道:“母后!知微她是无辜的!”

皇后轻笑了一声:“岸儿,本宫怎么会做这样的事呢?当然了,你也不会去害宋家小姐。下毒之人,当然是宋知霜了!你说,对吗?”

“对!”沈岸的语气,极是隐忍。

是夜,皎洁的月亮挂在枝头,晃出了一个修长的身影。

宋知霜的房门被人轻轻推开,房里点了一盏灯,她趴在床上,不知是睡过去了,还是因为疼痛而晕了过去。

沈岸轻手轻脚地走上前,看她后背伤痕累累,他不禁眼眶酸涩。

拉开背上轻掩的衣衫,他的眸子里闪出一道水光。兀自从怀里掏了一只精致的小药瓶,仔细的为她上药。

“若是你姐姐嫁过来,何至于让你吃这些苦?你这人,性子倔,脾气偏偏也不好,母后手段狠辣,又得父皇偏宠,你怎是对手?”知道她听不到,沈岸只是低声呢喃道。

一夜睡醒,背上有些凉飕飕的,倒是没那么痛了,想来是挽月已经给自己上了药。

好在她是从小长在北境,自幼跟着父兄习武,身子骨比长安那些娇滴滴的世家贵女要好上许多,五十鞭子,也只是些皮外伤而已。

“挽月。”宋知霜趴在床上,轻轻唤了一声。

门应声而开,只是她循着门口望去,进来的却不是挽月,而是沈岸。

沈岸的脸色晦暗,一双阴鹜的眸子紧紧盯着她。

“宋知霜!你好狠的心啊,竟下毒暗害你长姐!”

姐姐中毒了?宋知霜心下一跳,忙挣扎着从床上爬起来,拉住了沈岸的衣角:“你说什么!姐姐她如何会中毒?”

沈岸满脸怒气,死死捏住她的手腕:“你何苦在这里装蒜!毒不就是你下的吗?你嫉妒知微。所以下此毒手!”

姐姐一向与人为善,断然不会有什么仇家,若说真想下手的,便只有皇后娘娘了。

那日赐酒不成,皇后定是又暗地里做了什么手脚害得姐姐中了毒。

想到这里,宋知霜几乎是脱口而出:“分明就是皇后…”

可话还没说出口,沈岸便厉声喝道:“你可知无凭无据攀咬皇后是何罪过!你别忘了,如今宋长风远在北境,可顾不得你!”

宋知霜心下一凛,是啊,她没有证据指证皇后,若是这话传了出去,自己倒是没什么,可断不能连累了宋家和兄长啊。

“既是如此,你认定我下毒,何不将我送进大牢?何必多费口舌!”宋知霜心中愤恨,可是她压根无法为自己辩解,也不能为自己辩解。

哪怕有证据,她这般贸然行事,也只会为自己和宋家招来杀身之祸,便只得隐忍下来。

沈岸眼神黯淡,似是无奈,也是不忍,却仍冷声道:“你以为你没有留下证据本王就奈何不了你吗?刑部大牢去不得,那你就上万佛寺为自己赎罪!若是知微有什么事,本王就让你生不如死!”

上万佛寺赎罪!宋知霜知道,万佛寺在极寿山顶,上万佛寺之人皆要自山脚一路跪拜叩首上去,才能为自己求一柱洗罪香。

“我宋知霜自问从未做过伤天害理之事,如何需要赎罪?若我不去,你又奈我何?”

沈岸的声音寒彻人心,一字一句,只道:“你若不去,你欺君代嫁之事,本王必定追究到底!此事可大可小,你去是不去?”

古往今来,都是罪大恶极之人才会一路跪上万佛寺求香。

如今,自己心爱的男子却将她视作万恶之徒,竟生生逼她跪上万佛寺!当真是好,好得很啊!

当初皇后求了皇上要将姐姐指婚给沈岸,可姐姐与言候家的公子两情相悦,本是天作之合,姐姐宁死不愿负了言公子。她无法眼见一道圣旨害了姐姐一生,便自愿代姐姐出嫁,本想着沈岸对她情深义重,只要沈岸不追究,此事陛下绝对不会过多怪罪,可不曾想竟是如今境遇。

“好,我去。”看似轻巧的三个字,却将心底最后的温柔打碎。

鞭伤未好,秋寒深重。

偏生今日还是阴暗天色,指不定什么时候便会下雨。

宋知霜愣愣的抬眼看了一眼天空,再低头,青硬的石板在脚下铺出一条曲折蜿蜒的佛道,道上经筒竹板都刻了佛经,用红绳挂在竹竿石栏上边。远远看去,竟还有些恢弘之感。

她面上毫无波澜,曾经眼眸里盛起的星亮秋水,如今也幽幽无光。

她苦笑一声,缓缓跪下,叩了一个头。

身后皇后身边的嬷嬷在一旁死死盯着她。

“望佛祖保佑姐姐逢凶化吉。”